第2739章 柳雅回来了

    罗祥的笑声再次(阴yīn)森的响起:“若是柳雅和沧千澈想追就追吧,说我在天山等着他们。”

    说完,罗祥将那鬼脸面具往脸上一扣,一纵(身shēn)也扑进了夜幕之中。

    溯儿一个人站在院子里,面前是那只爬进了数不清蛊虫的水桶,周围是一阵阵凄冷的寒风,让他不由得缩了一下肩膀。

    又等了一会儿,那只桶的周围已经不见红色或是青色的蛊虫飘舞了,他才走了过去。低头朝水桶里一看,差点恶心的吐了出来。

    只见那桶里的水已经变得浑浊不堪,大批的红色或青色的蛊虫几乎把水桶填满了。

    有些蛊虫还没有死,在水里挣扎着,密密麻麻搅动起来让人看了头皮发麻。

    溯儿摸了摸落在自己肩头的圣蛊王,心里才稍微安定了一点。

    他记着卿墨的话,去找来柴火堆在了水桶周围,然后点起火来使劲儿的烧。

    直到水桶里的水烧开了,最后都快要烧干了,还发出阵阵恶臭,溯儿才不再往火里添柴了。

    处理完了这些蛊,溯儿就点起一盏油灯,一间屋一间屋的去给中蛊的人解蛊。

    其实解蛊并不难,只要让圣蛊王在每人的脖颈上咬一小口就行了。

    不过溯儿御蛊术并不如小芷玥熟练,所以((操cāo)cāo)作圣蛊王有些许的难度。他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把拓跋将军和珞珈、阿修给救过来。

    当溯儿急得满头大汗的去救锦梅的时候,外面终于传来了马蹄声。然后又听见柳雅焦急的喊着:“芷玥,溯儿?”

    “娘亲。”溯儿叫着朝外面跑去,眼泪也终于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柳雅和锦蓝合力,终于把冯叔盛体内的蛊虫给压制下去了。往回走的时候,柳雅那种不好的预感再次浮了上来。

    可是当他们快马加鞭的回来时,远远看见太子别院没有任何的灯火,心就凉了一片。

    当柳雅看到溯儿流着眼泪跑向自己的时候,心更是紧紧的一揪,迎着溯儿跑过去,将他抱了起来。

    “其他人呢?”柳雅一边抹去溯儿的眼泪,一边柔声的问着。

    溯儿使劲儿的把眼泪憋回去,言简意赅的把罗祥来了的事(情qíng)说了一遍。然后道:“姐姐和卿墨哥哥就这样被一群猴子抬走了,还有那个罗祥,说是让你们去天山。”

    “罗祥竟然还活着。”柳雅也对此表示不解。

    但是想想当时的(情qíng)况,当时他们是面对着突然裂开的地缝,下面黑漆漆的深不见底,任谁也没有勇气下去探个究竟的。

    可能罗氏兄弟并没有直坠到底,卡在了半路的某一处。也有可能那个裂缝只是一个视觉的错误,因为光线和当时的危急(情qíng)况,使人心里造成了压力,但实际上并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深。

    总之,罗氏兄弟没死,只是造成了难以想象的重伤。而且多年之后,他们又卷土重来了。

    柳雅虽然担心小芷玥,但还是努力的安慰自己,也安慰溯儿说:“没事的,既然他是想要天机册和传人,就不会对小芷玥怎么样的。”

    锦蓝一直听着,此时说道:“如果我派人在回天山的路上拦截,会不会把芷玥救回来?”

    柳雅权衡了一下,点点头道:“卿墨很聪明,他应该会想到一些办法。叫你的人机灵点不要硬来,关键的时候配合卿墨就好。”

    锦蓝答应一声,出去调派人手了。

    出去之后锦蓝发现,太子别院周围部署的暗卫全部中招,都被蛊虫撂倒了。

    只不过这些人中的蛊都不是太严重,最多就是麻痹和昏迷。只有一个人(身shēn)上有重伤,但不是蛊虫留下的,看样子像是被猴子攻击了。

    锦蓝把这些人的蛊毒解了,然后让他们立即去传令。

    等到锦蓝回来的时候,柳雅已经和溯儿把太子别院剩下的人都救治了一遍。

    不过锦梅的状况也不怎么好,她本来(身shēn)子就弱,被蛊虫折腾一次之后几乎起不来(床chuáng)了。

    舅舅显得很着急,等到柳雅给锦梅针灸之后,锦梅睡着了他却不肯离开。

    柳雅并没有说什么,离开的时候轻轻的把门关好,还摒退了下人。

    如果锦梅能够撑过去,或许他们还有几年的时间,如果锦梅坚持不住了,只怕就剩下最后这么几天时光了。舅舅想要多陪陪她也好。

    离开锦梅这边,柳雅又让人去四处查看。从回报来看,大的损失几乎没有,只是厨房被烧了一片。

    柳雅亲自去厨房看了一下,发现最开始的那些青色的蛊就是从厨房散播出去的。

    如果说罗祥能够控制猴子的话,很可能是派猴子悄悄溜进来,把带有蛊的容器放在了火炉旁边。

    等到炉火旺盛的时候,(热rè)力可以催生蛊虫的活(性xìng),直到最后所有的蛊直接爆发了。

    柳雅又叫人把溯儿烧过的那只水桶提进来,将里面烤剩下的蛊虫倒出来。

    最后,在桶的最下面找到了那只细长的、已经是半焦糊状态的母虫。

    溯儿和锦蓝都凑过来看看,柳雅用一块雪白的帕子托着那只母虫仔细的观察之后,问锦蓝:“你看出什么了没有?”

    “是……蜈蚣、蚯蚓和蚂蚁?”锦蓝根据那只母虫的外形猜测着。

    柳雅用一根银针拨了一下母虫的(身shēn)子,指着母虫头部说道:“这里还有一个细小的口气,我怀疑还有蚊子的异种。”

    这种蛊虫并不难养成,都是普通的几种昆虫,毒(性xìng)也不强。但是同时具有了蚂蚁数目的庞大、蚯蚓的再生、蚊子的叮咬,以及蜈蚣的毒(性xìng),这就比较厉害了。

    最难对付的就是数量占优,这也是为什么母虫要有蚂蚁特(性xìng)的关系。

    锦蓝吸了一口气,道:“并不难对付,我们之前只是没有这样一只母虫。”

    柳雅点点头,抬头看看外面的天色,道:“澈还没回来,估计皇宫里的(情qíng)况也不好。你留在这里,我去看看。”

    锦蓝却道:“主子,还是带上溯儿,我们一起去吧。”说完,他双手按在溯儿的肩头,重重的拍了拍。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