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0章 论辈份我是你叔叔

    柳雅手里的紫竹令虽然不能当作武林盟主令,但是她如果请出来吆喝一声的话,还是有人愿意给她帮忙的。

    何况,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柳雅许下的赏金也着实可观。

    这也是柳雅第一次正式的使用紫竹令。她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希望附近的所有江湖人士出面,帮忙捉拿两个人。

    一个就是召集了大批的江湖杀手,对她发出江湖缉杀令的“佟敏祥”。另一个则是西区商会的会长,目前下落不明。

    锦蓝有些不解,道:“主子,你不是怀疑他们是同一个人吗?那为什么还发两份通缉令?”

    柳雅道:“我只是怀疑而已,不能确定。所以我希望发出这份通缉令的同时,也能够帮我证明这件事。”

    要确定佟敏祥是不是西区商会的会长很简单,分别让认识这两个人的人去辨认就可以了。

    如果最后苗头都指向佟敏祥,那这个假设就能够确定了。

    就算是没有人能够将这个家伙抓住,起码也能对他造成不小的麻烦。只要有人把他逃跑的路线堵住,柳雅要追上去就更容易了。

    柳雅也不用再跟着佟敏祥转圈跑,只要等着江湖人给她传消息就好了。

    但是柳雅低估了这个佟敏祥的能力。紫竹令发出之后几个时辰,锦蓝的人没有收到丝毫消息,似乎并没有人愿意接这单生意。

    直到入夜之后才有消息说,有人找到了那个商会会长。不过对方很狡猾,像条泥鳅一样无法抓获,所以希望柳雅这边也派人过去阻击。

    锦蓝把消息传给柳雅之后,又道:“主子,那边传来的位置和我们之前要走的是同一条路。你的假设有八成成真了。”

    “走吧,应该收网了。”柳雅表(情qíng)十分的认真。

    她是怀着一种报仇的心态来对待这件事的,所以容不得半点的马虎。她一定要成功,要把幕后的人查个水落石出。

    今晚的月亮被乌云遮住了。他们所走的路也是弯弯曲曲又坑洼不平。

    走到后半夜的时候,天上居然下起了雨。细小的雨滴有点发粘,淋在(身shēn)上使人觉得特别不舒服。

    柳雅急着赶路,所以拒绝了锦蓝说给她弄一条披风的提议。就这样冒着小雨前行,走了半个时辰之后(身shēn)上也全都淋湿了。

    锦蓝又发现了一处记号,然后来回报柳雅道:“还有不到三里路。”

    “发出信号,让我们的人包抄过去,不能让他再跑掉了。”柳雅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甩去了头发上的水珠。

    她恨不得现在就把佟敏之揪住,问问他究竟和自己有什么仇?更要弄清楚,陈子远临死前说的“大水冲了龙王庙”到底是什么意思。

    夜风急吹,雨丝加大了,脚下的路也变得粘脚。估计这雨再下一会儿,地面就要变得泥泞起来了。

    前面终于出现了一个小村庄,这也是他们现在的目标所在。

    据说,佟敏祥就在村里的一户人家借宿。与他同行的还有四个随从。

    嗯,一个五个人!这和柳雅在丰安城石牌楼下面看到的人数相等。

    起码证明当时柳雅和沧千澈看到的那个绿衣男子,就是商会的会长。

    锦蓝也迅速的发出信号,潜伏在暗处的杀手死士悄悄的靠近了村子,迂回着接近了目标。

    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来到那间农庄门口的时候,木门突然间打开了。一个白衣男子站在门里面,面带微笑的看着急行而来的柳雅和锦蓝。

    “二小姐,别来无恙。我是佟敏祥。”白衣男子声音不大的自我介绍,却如雷贯耳的撞进了柳雅的耳蜗。

    “真的是你,商会会长。”柳雅站在门外,距离佟敏祥不过七、八步的距离。

    因为隔着一层细细的雨幕,柳雅看不清佟敏祥现在脸上的笑容有几分的真。但虚假是一定有的。

    佟敏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开门口让柳雅进屋。

    柳雅并没有犹豫,迈步就朝前走去,脚步也很坚定。

    既然已经把这个人当作仇人,虚与委蛇的话都不必说了,只要直击重点就好。

    锦蓝紧随在柳雅的(身shēn)旁一起进屋,他知道不能劝住柳雅,索(性xìng)就无论艰险都陪着她好了。

    农舍很小,但很干净。屋里的陈设也够简单,一张方桌四把椅子,靠墙一张木(床chuáng),(床chuáng)旁边还立着个小立柜。

    柳雅把屋里匆匆的扫视了一遍,确定屋里除了佟敏祥之外没有其他的人。

    佟敏祥先坐了下来,指着对面的椅子道:“请坐。二小姐不必再看了,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柳雅坐下来,开门见山的就问道:“你是谁的人?为什么认识我?”

    “我?哈哈……”佟敏祥听了柳雅的问话笑起来,好像这真的是很好笑的一个笑话。

    笑了一会儿,就在柳雅都快要等不及的时候,他才停止发笑,脸色顿时变得(阴yīn)沉起来,道:“二小姐是真的不知道我,还是在装傻?还是说,你没有脸见佟家的人?”

    佟家的人?!!柳雅的脑子转了两个弯儿,懵了一会儿,恍然间想到了这个姓氏的重要(性xìng)。

    师父竹心叟对柳雅说过,京城里有“三儒二商”,甚至她自己就是三儒之一的方家人。

    至于“二商”,其一是赫连家,柳雅也算是熟悉。另一个则是“佟家”。

    柳雅竟然忘了,佟家和自己的关系也是匪浅啊。因为古夫人的闺名叫“佟敏之”,难道说……

    “你是佟家的什么人?”柳雅的瞳仁缩了缩,希望这个人是佟家最无关紧要的一个。

    然而,佟敏祥再次大笑起来,道:“论起辈份来,你还应该叫我一声叔叔呢。我姐姐就是你那二伯母古夫人。”

    “你!”柳雅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

    柳雅确实很激动。不过她不是气佟敏祥充辈份自称“叔叔”,而是因为佟敏祥的这个(身shēn)份是她从未想到的。

    难怪沧千澈让自己不要管,难怪沧千澈铁了心决定把这件事(情qíng)压下去。原来他是怕牵出这深一层的关系,柳雅夹在中间难做。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