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5章 惨剧不过如此

    爬天山的时候虽然艰难,但也多半是有惊无险。可也难怪谁都没掉下去,偏偏那么巧墨玉就掉下裂缝了。

    而且最开始阿宁下去救人,却没有把墨玉救上来,墨玉反而掉到更下面去了。

    直到柳雅也下去救人,就中了招,圣蛊王的卵埋在了她的手心里,被她带了上来。

    现在一桩桩的回想起来,都特么的是局啊。一个又一个的骗局凑合在一起,弄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白发老头很满意看到柳雅惊讶的样子,说道:“你们的蛊王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在那里配对成功了。然后你们又自己送上门来了。现在不把你们抓住变成人形蛊,我都觉得对不起那诸多的巧合了。”

    说罢,白发老头就把手里的w竖琴撩拨了一下。那竖琴发出的声音奇怪又悦耳,让柳雅听了心弦再次一动。

    原本柳雅觉得这是和圣蛊王取得沟通的最好机会。可是现在看来,这根本就可能是被((操cāo)cāo)纵的,她和沧千澈都已经置(身shēn)危险之中。

    “澈,丢掉。”柳雅说着就伸手去扯,想要把圣蛊王的从耳朵上扯下来。

    可柳雅的手还没有碰到圣蛊王,就感觉耳垂火辣辣的一疼,竟然是被狠狠的咬了一口。

    沧千澈的(情qíng)况也不乐观,他下手比较快,已经把圣蛊王从耳垂上扯了下来。可是圣蛊王的翅膀突然间展开,一下子就从沧千澈的手里飞脱了。

    “嗡嗡”声响起,那抖着一对金翅膀的圣蛊王围着沧千澈一转悠,就朝他的(胸xiōng)口撞去。

    眼看就要撞到沧千澈的(胸xiōng)前,沧千澈再次伸手去抓的时候,圣蛊王突然间喷出一股毒液,而且全部都喷在了沧千澈的手心里。

    一下子,沧千澈的手心被烧破了一大块皮,血(肉ròu)翻卷着,伤口周围还有一圈焦色的黑。

    “澈。”柳雅顾不得再去管自己耳朵上的圣蛊王,而是再次拿起了玉笛哨,试图和白发老头斗蛊。

    可柳雅的笛哨声刚刚响起,周围忽地响起“扑愣愣”的拍翅声。

    这不是昆虫的振翅声,而是鸟类拍打翅膀的声音。随即,四周的草丛里不断有黑色的鸟雀飞起来,呼啦啦的一大片,几乎这遮住了他们头上的天空。

    “小心!这些鸟有毒。”柳雅直看了一眼,心就凉了下来。

    别看这些鸟有燕子、有麻雀还有些山雀,可平时不起眼的小鸟此时全(身shēn)的羽毛都变成了黑色。乍一看比乌鸦还要黑上三分。

    更可怖的是,这些小鸟的喙和爪都变成了黑色,一看就是用剧毒的蛊虫饲喂的,已经具有了很强的蛊毒。

    柳雅的提醒使得其他人警觉起来,可是警觉并不代表有办法对付。

    那些小鸟不比蚊子苍蝇,钻不进面纱也叮不到头脸就无计可施了。这些鸟不只是有毒,而且还彪悍疯狂,直朝着那些士兵扑了过去。

    阿璜和阿灿为了不让这些鸟直接冲到队伍里去,竟然让那些蛊蚊飞过去阻挡。还抱着一线希望,哪怕能冲下半数的鸟雀也好啊。

    可是鸟本(身shēn)就是昆虫的天敌,这些蚊子在专门吃蛊虫的鸟雀眼里无疑就是一顿美餐。

    一时间,空中乱战,鸟雀和蛊蚊冲撞在一起,吃饱了之后的鸟雀就更有精神了。

    而冲入队伍的鸟则是拼命的啄或是抓,不畏人的挥打,也根本就打不过来。

    很快就有士兵中招了,只要面纱被一只鸟雀抓破,所有的鸟雀就会冲过去只攻击这一个人。

    等到这些鸟散开,那个人的脸都被啄的面目全非,(身shēn)上也有好几处大洞。

    不过片刻之间,队伍就乱了。能逃的逃,逃不掉的就躲在马肚皮底下。还有不知道多少匹马被惊吓的四处乱冲,也伤了不知道多少人。

    柳雅的玉笛哨声在这一片人嘶马叫的乱象中被淹没的彻底,别说是御蛊,就算她现在喊破喉咙都没有办法安抚那些乱作一团的士兵了。

    唯一还有些没有乱的,大家围在一起互相拍打落在(身shēn)上、脸上的鸟雀,才勉强保得了一时的安全。可是再也没有机会去顾及其他人了。

    惨剧瞬间发生,让柳雅和沧千澈措手不及。

    十七和锦蓝的(身shēn)边也围绕了不少的黑色鸟雀,但十七和锦蓝早就已经跳下马来,背靠着背做出防御,所以一时间还算安全。

    现在唯一没有受到攻击的,只有柳雅和沧千澈,以及阿璜和阿灿四个。或许是因为他们都是蛊师或是在养蛊吧。

    柳雅心急沧千澈的手,此时也顾不得别人,直接冲过去问道:“澈,你怎么样?”

    “无妨,没毒。”沧千澈摇摇头,把手心狠狠的一攥。

    柳雅一惊,就知道沧千澈刚才已经把那只圣蛊王抓住了。可是圣蛊王喷出来的毒液跟硫酸一样,沧千澈的手怎么能够受得了!

    柳雅连忙去掰他的手,道:“放开,把它放开。”

    “没事。这样它就跑不掉了。”沧千澈说着,又伸出左手去摸柳雅的耳垂,试图把柳雅耳朵上的圣蛊王取下来。

    柳雅把头一偏,道:“我的不用你管。”

    其实柳雅的耳朵已经疼的发木了,她也感觉到那疼痛是被腐蚀的痛楚,是圣蛊王在她的耳朵上喷吐那种毒液。

    只不过柳雅刚才并没有把圣蛊王扯下来,所以现在毒液是顺着柳雅耳部细小的血管流向全(身shēn)的。

    柳雅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也不知道这种毒液会多久把她彻底侵蚀。但她现在不能让沧千澈知道,也不能让沧千澈为她再冒险。

    沧千澈的手僵在半途,一双凤目紧紧盯着柳雅的眼眸,勾了勾嘴角,轻声道:“傻丫头。没事,我陪你。”

    沧千澈的话很简洁,但柳雅听懂了。

    他是说无论两人会怎样,无论圣蛊王会如何控制他们,他都会和柳雅在一起。

    “哈哈哈”白发老头大笑起来,用那不清不楚的口齿说道:“人间惨剧不过如此,彼此深(爱ài)不过如此。我把你们变成蛊人之后,就可以不死不灭的去(爱ài)了。”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