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4章 愿意下山吗?

    锦蓝等到沧千澈跃上独木舟,就双手按住船舷扶得更稳了,方便柳雅坐下来。

    独木舟实在很窄,柳雅这小(身shēn)板坐在里面还好,沧千澈坐下就有点局促,不过也并不难受。

    锦蓝最后上来,他轻巧的一跳就跃上独木舟,还在水里((荡dàng)dàng)了一下脚,把脚上沾的湖底的泥沙冲洗掉了,这才把脚挪到了舟上。

    柳雅坐在中间,沧千澈从背后拥着她,也是一种保护和戒备的姿势。一旦锦蓝有什么异动,沧千澈可以随时带着柳雅弃舟而走。

    在水面上轻功不易施展,但也不是全然不能。护着柳雅安全回到岸上还是可以的。

    柳雅对面则是坐着锦蓝,他脸上的笑容始终那么和煦、清丽,像是这水上唯一盛开的一朵莲。

    锦蓝的眼睛似乎会说话,他看着柳雅微微一笑。柳雅就懂了,点头道:“坐好啦,开船吧。”

    锦蓝点点头,把桨又划起来。即使独木舟上多坐了两个人,可他划桨的样子还是那么轻松惬意。

    小舟在水面上浮动,完全感觉不到摇晃。若不是那些食人鱼一路跟着,这湖面泛舟的乐趣倒是无限呢。

    柳雅好奇的盯着锦蓝,想要知道他刚才往湖水里撒了什么,才引得这么多食人鱼过来。

    可是左看右看,觉得他(身shēn)上穿着一(身shēn)简单的褂子,腰间除了腰带也没带着篮子、兜囊,不像是有鱼食啊?

    锦蓝却似乎不知道柳雅好奇的看什么,他只是一直划着手里的桨,动作专注、节奏有力。仔细看,他袖子下的手臂充满了张力,线条十分的优美。

    这如画的美景之中,诗意盎然的湖水之上,这泛舟的少年更是一道活动的美景。

    终于再次来到湖心,之前那些食人鱼跟着独木舟一来一去好像是也感到无趣了,就离开了不少。

    此时围着独木舟的食人鱼也就是寥寥的十几条,而且已经恢复了一脸的凶相。

    柳雅坐在独木舟上近距离看着水里的鱼,可以清楚的看到食人鱼那咧开的嘴里两排刀锋一样锋利、锯齿一样细密的牙齿。

    柳雅的心有些悬,她回头看了看沧千澈。

    好在沧千澈的手臂始终扶在柳雅的腰上,给她安慰。也是暗自告诉她:不用担心,一旦有变他立即带她离开。

    柳雅这才舒了口气,看着锦蓝一笑,指了指湖水里的食人鱼,又指了指天空。意思是问他,这鱼怎么不闹腾了?

    锦蓝弯起眉眼笑了笑,很和煦温暖的笑容里带着几分的得意。

    随即就见锦蓝用手在独木舟的边缘上摸了摸,也不知道摸到了什么地方,微微沉腕用力,再抬起手来的时候指尖凝了一颗血珠。

    原来是那独木舟削的不平滑,船沿下面有根细小的木刺,刺破了锦蓝的手。

    锦蓝再把指尖用力一挤,血珠变成了艳红的血迹,越挤越多,快要从他指尖滴落了。

    锦蓝这才把手一挥,一蓬血珠纷落成一道明虹般的弧线,洒落在水里。

    那血刚刚落在水中,之前围绕着独木舟的食人鱼就是明显的一滞。好像是被施了法术般,停在水中一动不动了。

    但是远处却又(热rè)闹起来,随着水面波动,大批大批的食人鱼翻涌而来,挤挤挨挨的很快就铺满了独木舟四周的水面。

    柳雅彻底惊呆了,也不知道这是异能还是体制特殊。但那些食人鱼又仿佛开了锅一样,围着独木舟跳跃起来。

    每一次跳跃,都洒落一片水花,偶尔有些水滴溅在柳雅的脸上,轻盈沁凉,让人心尖都随之一痒。

    柳雅“咯咯”的笑了几声,差点就忍不住伸手去逗弄那水里的鱼了。

    不过手才伸出去,就看到那些食人鱼目露凶光的一呲牙,便知道她伸手出去只能做个鱼食,玩不出别的花样来。

    看了一会儿那些鱼在水里欢腾,锦蓝的血效力也慢慢消失了,鱼群才退去了。

    柳雅便回头对沧千澈道:“锦蓝的血可能对这些鱼有迷惑作用,就有点像是猫薄荷对猫的吸引力一样。”

    沧千澈倒是不太懂什么猫薄荷,不管他看到柳雅脸上笑意盈盈的,知道柳雅很开心也就够了。

    沧千澈看了锦蓝一眼,见他正把手指头放在口中含了,止住血。便对他道:“锦蓝,你愿意和我们走吗?”

    锦蓝知道沧千澈是跟他说话,不过却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所以他只是好脾气的朝着两人继续的笑。

    柳雅就问道:“澈,你要带他走?为什么?”

    “咱们家又不缺个吃饭的人。带他出去做个园丁,养鱼种花,好过他在这里被困着。”沧千澈其实的意思是,只要能够让柳雅高兴的人或事物,他都会想法子带走的。

    柳雅也笑了,点点头道:“也对。我本来也打算开个福利院,看锦蓝这样的好(性xìng)子,以后让他在福利院看着小朋友,是个很好的大哥哥。”

    锦蓝只是笑着,又执桨划水。不一会儿重新上岸,他又跳下水把独木舟拖到了岸上。

    这次沧千澈主动帮他提起独木舟的一头,和他一起往山洞里走去。

    锦蓝看着沧千澈单手就能提起独木舟,看着沧千澈的眼神里都是羡慕和崇拜的。

    等到两人再回来,柳雅就拉了锦蓝一把,叫他和自己一起蹲下来,然后用手在地上写字。

    柳雅先问他识不识字?锦蓝点点头。

    柳雅一笑,又问他:愿意和我们走吗?

    锦蓝歪着头想了想,再次点了点头。然后他也在地上写了两个字:下山?

    “是。”柳雅点头答应着。

    锦蓝那俊逸的脸上顿时露出更灿烂明媚的笑意,使劲儿的点点头,还站起(身shēn)来做了个眺望的姿势。

    看得出来,锦蓝真的很高兴能够下山去。

    柳雅转头指了指他们出来的山洞,写道:三天后,洞口等。下山。

    锦蓝再次点头,那样子很期盼很期盼。

    柳雅舒了一口气,觉得(挺tǐng)开心。不过她倒是并没有打算把锦蓝当作突破口,让他去破坏机关,然后直接带他们下山。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