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7章 顿娜失踪了

    珂珂璐自己说她是这甘答城的郡主,可是沧千澈却并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那么,要么就是珂珂璐在撒谎,故弄玄虚。要么就是沧千澈孤陋寡闻,没有打听到真正的(情qíng)况。

    而柳雅觉得,前一种可能(性xìng)比较大,起码珂珂璐不像是个很靠谱的人,但沧千澈的能力她完全相信。

    柳雅就道:“如果她真的是有意针对我们,那就还会有后招的。我们只要接着就好。”

    沧千澈又给柳雅添了茶,问道:“雅儿,今天距离如此近,你有没有看清楚珂珂璐的长相?”

    “当然看清了。”柳雅明白沧千澈想要问的是什么,就道:“可是我还真是没看出她和卡鲁扎哪一点想象。”

    “眼睛的颜色。”沧千澈和肯定的道:“其实面部轮廓和五官也有相似之处,只不过一个是粗旷的男人,一个是擦脂抹粉的女子,一时间很难联想到一块而已。”

    柳雅梗了一下,有些无语了。

    她是医者,自认为对人体骨骼的结构还是很熟悉的。一个人的面部轮廓也和骨骼有关,所以柳雅绝对不脸盲。

    更何况,一个杀手在对目标的辨识度上是有很深的研究的,也经过特别严格的训练。

    可是这些都没有让柳雅找到两个人的相同之处,她也实在不知道沧千澈所说的直觉是什么了。

    但是沧千澈所说的眼睛的颜色,应该也包括眼神吧。还有……虹膜!

    柳雅诧异的眨了眨眼睛,转而看向了沧千澈那双深邃的眼眸。她忽然觉得,会不会是沧千澈有什么异能,可以直接根据瞳孔、虹膜来分辨一个人,甚至直接找出两者间的dna相似之处呢?

    虽然这样说悬了点,但是一个人的特殊本领或特别敏锐的直觉都是有一定基础可循的,只不过有的人的特异功能比较隐秘,有些人的特异功能根本没个鸟用,但是有些人的特异功能却比较拉风、容易被人惊讶的发现。

    想了一会儿,柳雅发现自己有些溜号了。就转而问道:“我分辨不出珂珂璐和卡鲁扎的相同之处。但是我能够看得出,珂珂璐对卿墨的眼神很不对劲儿啊。卿墨看起来很幼年,也就是十一、二岁吧。珂珂璐就算是他姐姐的话,也不应该有那种依恋或是贪婪的眼神啊。”

    沧千澈“扑哧”一声笑了,摇摇头道:“这个我倒是没有注意。或许这是出自于你们女子才有的直觉吧。”

    柳雅耸了耸肩膀,表示她也说不清楚,只是一种看到珂珂璐就恶心的直觉,她难道要直接归纳于吃醋吗?

    一壶茶喝完了,时候也不早了。沧千澈主动起(身shēn)去收拾了茶具,柳雅则是铺好了(床chuáng)铺。

    过了一会儿,沧千澈没回来,柳雅以为他在厨房烧水,准备一会儿洗澡,也就没有在意。

    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见沧千澈回来,柳雅才奇怪起来。出了门,她见厨房的灯亮着,就朝厨房走去。

    可是还没走几步,柳雅就听见小院的侧门另一边传来急急的脚步声。

    随即来人就到了门口,拍着门叫问道:“柳相公,柳夫人,我家顿娜在不在这边串门啊?”

    是那卖房子的房东老头的声音。因为柳雅和沧千澈来到这里没报真名,沧千澈更不能说他姓“沧”,因为那是云穹国的国姓,索(性xìng)就说他们是柳氏夫妇。

    顿娜?柳雅往院子里看看,又看看左右两边厢房和厨房,然后紧走几步要过去开门。

    柳雅这边刚拔下门闩,阿宁和漠也都出来了。两人几乎是同时到了柳雅(身shēn)侧,一左一右的护在她旁边。

    柳雅这才开了门,问道:“老爹,顿娜没回去?她晌午的时候过来说了几句话,就回去了呀。我们晚饭在外面吃的,一直到现在也没再见过顿娜。”

    “没在啊?”房东老头不信似的探头往里看,一边道:“顿娜是吃了晚饭之后出来的,说是去串门啊。我以为她来找你说话了,可是这个时候也没回去,就过来叫她了。”

    “真没在,要不您自己过来找找吧。”柳雅知道老头不信,索(性xìng)就让开门口,让他进来自己找。

    房东老头嘴上说:“不用不用了,既然没在我就回去了。”可是说完了,却已经迈步进了院门,还朝左右看看。

    柳雅也不吱声,随着他(爱ài)怎么找都行,反正他们也没藏着人家大姑娘。

    可是柳雅也有些奇怪,为什么沧千澈还不出来?总不能他是在厨房洗澡吧?

    柳雅皱眉的功夫,房东老头也觉得奇怪,就问道:“你们家柳相公没在家?”

    柳雅“嗯”了一声,含糊过去了。她不能说沧千澈猫在厨房洗澡吧?

    而且柳雅直觉也好像哪里不太对劲儿,可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房东老头又转了一圈,还特意朝柳雅和沧千澈的卧房那边走了几步,见门开着还朝里面看看。然后见里外都没有顿娜的影子,才摇头道:“真是打扰了,我再去别人家找找。”

    柳雅虽然有点不高兴可是也没说什么。就把房东老头送到门口,让漠回手关了门。

    关上门之后,柳雅皱着眉头朝厨房走去。

    阿宁紧跟上来,低声叫了一声:“主子。”

    柳雅回头看看阿宁,又看看紧跟过来的漠,道:“澈好像真没在家。他应该没在厨房。”

    漠愣了一下,然后紧走几步去推开了厨房的门。

    厨房里的油灯亮着,灶下的火也烧着,锅台上的铁锅里,(热rè)水开的“咕噜噜”响,(热rè)气冒得满厨房都是,云里雾里的。

    可是却真的没有沧千澈的影子,柳雅甚至还特意朝门后和桌下看了看,都没有沧千澈的影子。

    当然,沧千澈早就不是小孩子了,也从来不玩儿这种躲猫猫的游戏啊。

    柳雅问道:“漠,你没听到你家主子出去?”

    按理说,漠是沧千澈的影卫,他应该最了解沧千澈的动向才对。

    可是漠的表(情qíng)一僵,看看阿宁又看看柳雅,然后摇了摇头,表(情qíng)很是尴尬。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