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1章 沧千澈冻伤了

    柳雅想要让沧千澈慢点跑,起码不要让这样冷风一直吹着,可能会头疼的。

    可是沧千澈单手拉住缰绳,另一只大手按住柳雅的脑瓜,将她生生的按在了怀里,然后低头柔声道:“傻丫头,你坐在前面,给我挡风了。我一点都不冷。”

    柳雅听了心中痴痴的、涩涩的。她知道,即使自己是坐在前面,可是沧千澈的怀抱把她紧紧的护着,并没有吹到多少的冷风。

    还有他的外袍将她紧紧的裹住,柳雅现在其实比刚才自己骑马的时候还要暖和。

    可是沧千澈,(身shēn)上只穿着一件普通的长袍,还已经因为玩闹被雪水晕湿了大半,头发上的雪水被冷风吹的都已经凝成了冰凌,在马匹奔跑的时候都不会飘散。

    沧千澈低头看见柳雅仰着的小脸,勾唇一笑,道:“别看了,傻丫头,我真的没事。我有强悍的内力,这点寒气算不得什么。别忘了,寒潭我都跳过的。”

    柳雅无奈,也知道说不动他,只得把(身shēn)子缩进沧千澈的怀里,享受着他给予的温暖和安定。

    纵使一路疾驰,可是雪天路滑,积雪太厚,马跑的速度是越来越慢了。

    本来按住平常的速度天黑之前可以到达,现在却比平时慢了近一个时辰。

    (日rì)落月升,天黑下去了,可是明月映着雪地反(射shè)出一片白亮亮的光芒。

    雪上细小的冰凌更是反(射shè)着月光,犹如是一颗颗细碎的七彩钻石。

    柳雅吸了一口气,满(胸xiōng)满肺都是清凉,她感觉到气温已经降的很厉害了。再抬头看,发现沧千澈呼出的气息都好像是白色的霜气。

    “澈,慢点吧。我真的不冷。反而你这样跑,对(身shēn)体不好,呼入的冷气都进了肺了。”柳雅心疼的扯了扯沧千澈的衣襟儿,示意他别再纵马狂奔了。

    沧千澈低头在柳雅的额头亲了一下,笑着道:“不要紧,我一点都没觉得冷呢。马上就到了,我已经隐约可以看到安济城的城墙了。”

    算算时间,也确实该到达了。柳雅知道再说也是无用,只得又安静下来。

    又跑了一会儿,安济城就在眼前了。好在城门还没有关,而且四门都有马六设下的车马行。

    伙计远远的看到有马匹跑过来,就出来相迎,一见是柳雅和沧千澈,立即行了大礼,然后叫后面的人准备好一点的马车,还特意给车里加了个炭炉。

    这样的马车是迎接贵宾的,进城门的时候都不需要停留检查的。

    马车里暖烘烘的,柳雅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把(身shēn)上的外袍脱下来给沧千澈裹在(身shēn)上,然后双手把他的大手握住了。

    这一握,柳雅的心就拧了起来,涩涩的疼。

    因为沧千澈的手冰凉的完全没有温度,而且关节都有些发硬了。那是因为长时间抓紧缰绳又太冷,伤了指关节。

    柳雅赶紧撩起马车帘子,叫过随马车旁边走着的小厮,道:“快给我抓一捧干净的雪来。”

    那小厮一时间不知道柳雅要干什么,但还是立刻去抓了雪过来,从窗子递给了柳雅。

    柳雅伸手去接,沧千澈赶紧把柳雅的手腕抓住了,问道:“雅儿,你要雪做什么?太凉太冰了,不能再玩了。”

    柳雅瞪他一眼,又看看沧千澈通红并已经开始发肿的关节,道:“你的手冻伤了,不能烤火,要用雪使劲儿的搓。”

    说罢,柳雅甩开沧千澈的手,抓过了小厮手里的雪,稍微按压了一下,方便拿着,然后又拉过沧千澈的手,给他的手心、手背使劲儿的搓了起来。

    沧千澈连忙躲闪,把柳雅手里的雪块抢过来道:“雅儿,给我就行,我自己来搓。你的手没冻伤就好,快点放在火边暖和去。”

    “别跟我抢,我是医者。”柳雅一记刀子眼不够,还伸腿在沧千澈的小腿上踢了一下。

    踢的沧千澈一愣神的功夫,柳雅就夺过那雪块继续给沧千澈使劲儿的搓着冻伤的手。

    手里的雪块化净了,柳雅又叫小厮抓了一把雪过来。如此反复了三次,沧千澈的手被柳雅搓的通红发(热rè),每根手指头都肿得跟胡萝卜似的。

    不过柳雅总算是舒了一口气,解下自己颈上的丝巾扯开成两半,将沧千澈的两只手都包了起来。

    丝巾柔软,还带着柳雅的体温。包在沧千澈的手上好似直接触到了柳雅细嫩的皮肤一般。

    沧千澈的心神一((荡dàng)dàng),忍不住低头把那丝巾也亲了亲。

    柳雅使劲儿的推了一把他的脑瓜,气道:“还有功夫玩暧昧?你这手要是真的冻伤了,以后只要是到了冬天就会疼痛、发痒,等你老了还会得关节炎,每个关节都肿起来,想拿筷子吃饭都不能了。”

    “我知道雅儿心疼我,放心吧,以后我会小心的。”沧千澈将柳雅圈在怀里,在她的发丝上亲了亲,然后道:“还好,你头发没有湿,不然怕你会头疼呢。”

    “别管我,我一点事都没有。倒是你,要是感冒了,大过年的没人陪我放烟火,多扫兴。”柳雅说着,抓了抓沧千澈还湿着的头发,心疼的不得了。

    两人正在互相安慰着,马车停了下来。小厮掀起帘子道:“主子,到茉莉园了。”

    柳雅“嗯”了一声,迈步就往外走。

    沧千澈先她一步跳下车去,把柳雅抱了下来。

    那小厮很有眼色,上前给沧千澈开门,一边道:“马六哥知道主子这几天要来,已经提前把屋子、院子都打扫了好几遍。实用的东西和年货也都置办了,就是还放在厅里没有收拾呢。不是不收拾,是不知道主子要往哪儿放,就那样摆着了。”

    柳雅点点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回去的时候找个干净的饭馆,叫他们给送几个小菜过来,我们还没吃晚饭呢。另外,今天就别告诉马六哥说我们回来了,明儿早上再说,免得他大晚上的还得急着跑过来。这下雪天让他在家吧,过年事(情qíng)也多,够他忙的了。”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