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2章 柳雅的难过

    “黑……何婆婆。”柳雅叫住了何嬷嬷,说了一声:“谢谢你,保住了明翠的命。”

    现在柳雅明白,为什么沧千澈不想听这些事了。他也一直没有主动告诉自己明翠怎么了,也是有意在保护柳雅,让她不要了解太(阴yīn)暗、残忍的一面吧。

    何嬷嬷走过柳雅(身shēn)边的时候,看了她一眼。眼神很清澈,也很坦然。

    柳雅相信,何嬷嬷真的是没有对明翠做什么,而且还出手救了她。

    可现在的问题是,面对这样的明翠,面对这样的伤痛,要如何去安慰和治愈呢?

    这种心灵上的伤实在太沉重了,柳雅都难以想象明翠当时的绝望。

    “主子。”秋影来到了柳雅的(身shēn)边,轻轻扶住她,想要扶着她离开这里。

    这毕竟是一间很小的屋子,空气、光线都不好。秋影担心柳雅又听了那样的事,心里更不舒服。

    柳雅“嗯”了一声却没动。过了一会儿才对秋影道:“让我独自待会儿吧。你在外面等我,不要让任何人打扰。”

    “可是……”秋影还想说什么,可是她看到柳雅无力的摆了摆手,还是出去了。

    关上门的时候,秋影又说了一句:“主子,我就在门口。”

    “好。”柳雅答应着,却背着(身shēn)子眼望着前方无形的一点,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听到秋影的话。

    秋影暗自叹了口气,把门关上了。

    听了明翠的遭遇之后,秋影也在愤愤不平。

    秋影也是经历过一番惨烈后重生的人,因而她在心里也是期待明翠还能够痊愈,走出来之后会变得更加坚强。

    可是现在,秋影又担心无法走出来的那个人是柳雅。

    以秋影看来,柳雅的年纪很轻,阅历也不算是太丰富。其实直到现在秋影也不能理解,柳雅(身shēn)上无意间留露出的杀气究竟从何而来。

    以秋影所知道的,柳雅除了是方家小姐和古家三将军生的私生女之外,并没有什么离奇的惨痛经历。

    最难得的可能就是柳雅小时候有过近十年的时间是完全傻掉的,村里很多人还因为这件事狠狠欺负过她。

    可是这么一个傻过的女孩,突然恢复了神志之后竟然变得如此阅历深厚,睿智超群,也实在是让秋影所不能理解的。

    同样的,越是不能够理解柳雅这种超乎想象的成熟,秋影就越担心柳雅会承受不住。

    幸福可能是一时的,但压力往往是会堆积的。秋影怕柳雅撑不住的时候,她也会弯下腰,不得已的垮下去。

    柳雅独自一个人站在屋里,因为没有人扶着,她的脚又开始隐隐作痛。

    这种疼痛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可能会作为后遗症疼上一辈子。

    柳雅叹了口气,扶着旁边一只废弃的木桶,把桶子扣过来,当凳子坐在了上面。

    她需要静一静了,她需要给自己一段时间心里安慰,来走出这一切。

    仿佛从穿越过来之后,她就把自己的弦绷得太紧了。或者说是她太要强,总想把一切都做到最大、最好。

    她也是幸运的,有亲(爱ài)的家人,有深(爱ài)的恋人。有了自己的事业,还有一大群朋友一样可以交心又绝对忠诚的手下。

    到目前为止,除了这次赈灾的时候意外受伤,柳雅都是顺风顺水的过着(日rì)子。就连神蛊王的反噬她都幸运的度过了。

    可是最近她才发现,这样的顺利好像又连接着劫难,最后全部释放出来的时候,还祸及了周围无辜的人。

    柳雅想要狠下心来,像是上辈子那样,向着陌生的人举起刀子,刺入对方(胸xiōng)膛的时候都不会眨眼。因为那是她的工作,她眼里只有组织、雇主、目标和金钱。

    可是这一世不同了,她有了另一种人生,回归了善意的本(性xìng)。

    她怕自己矫(情qíng),也懒得博(爱ài)。可是她却又(爱ài)憎分明,难以把对她抛出真心的人视而不见。

    那么,她应该保护吗?她的保护又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被她无意间连累的人,会不会原谅她,会不会忘掉伤痛,重新好好的生活?

    柳雅上辈子、这辈子都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如今突然间全部涌了出来。堵的她的(胸xiōng)口涩涩的疼。

    “咳咳”柳雅咳嗽了一声,觉得嗓子眼有些咸和腥。她压了压,做了几个吞咽动作,把那种感觉生生的给压制下去。

    柳雅努力让自己的心境平和下来,她按住(胸xiōng)口深呼吸,她最怕的是自己再出什么问题。

    现在整个太子府的(情qíng)况都不好,沧千澈也是俗事缠(身shēn),她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有事呢。

    “好吧。按照本心去做,我还是喜欢简单粗暴的方式回击。”柳雅握了握拳头,发现自己的掌心生生的刺痛。

    低头一看,手心刚才被指甲戳破了,现在结了好大的一块血痂。

    柳雅伸手将那块血痂使劲儿的抠了下去,剧痛的同时血再次涌了出来。

    柳雅赶紧按住虎口和其他的几个(穴xué)位,让血止住。手心里的(肉ròu)生生的疼,不过这种感觉让她的心却舒服了一点。

    直到血不再流了,柳雅才舒了一口气,拿出随(身shēn)带的药瓶掸了些药粉在掌心。

    按理说,这点小伤对柳雅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她怕沧千澈发现之后担心,索(性xìng)就还是用点点药吧。

    药粉效果很好,迅速止血的同时,还又很强的收敛作用,这次结成的血痂也不厚,合起手掌的时候不碍事。

    柳雅这才起(身shēn),揉了揉在木桶上做的太久而发麻的双腿,慢慢的往外走去。

    门一打开,柳雅怔了一下。

    秋影和沧千澈在门外,这让柳雅没什么可惊讶的。

    但是,小树儿也在门外,站在沧千澈的另一边,看到柳雅出来就向前一步,先沧千澈将柳雅的手扶住了。

    “小树儿,你……回来的好快。”柳雅勾唇想笑,可是她笑不出来。

    继而她眼眶一酸,埋头扎进小树儿的怀里,低低的哭了起来。

    弟弟长得很高了,肩膀宽、(胸xiōng)膛厚,手臂解释、怀抱温暖,让柳雅莫名安心的同时,又带着愧意和委屈。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