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0章 究竟昏迷了多久?

    “当当当”头顶的石缝里突然间传来敲击声。随即就是一个声音在上面喊道:“下面有人吗?”

    “是太子(殿diàn)下和太子妃。”阿宁激动的先喊了一声。

    柳雅也是心脏猛缩,整个人都激动的颤抖了一下,随即就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太累了、无力、疼痛、煎熬……种种的折磨都加叠在一起。

    柳雅昏睡了不知道多久,反复的重复着以上的种种,最后终于在饥饿中睁开了眼睛。

    这一觉睡得浑(身shēn)骨头都重了,每一块肌(肉ròu)都酸麻着,就连呼吸都好像会牵动(身shēn)上的酸疼。

    柳雅“哼”了一声,浓浓的鼻音伴随着喉咙的干哑,让这声音听起来异常的艰难。

    “雅儿,你醒了!”古尚卿的俊脸凑过来,满脸都是焦急,眼神更是深切的看着柳雅。

    “哥,我饿。”柳雅一脸的委屈,眼泪都是在眼眶里打转。

    有多久没这么饿过了?柳雅自己都记不清了。

    古尚卿连忙从旁边端过一只碗,用瓷勺搅动了一下,开始喂给柳雅喝。

    是浓稠的米汤,里面还加了冰糖。那味道甜爽清凉,入喉带着甘香。

    柳雅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喝过这么甜美的米汤,大口的喝着,吞咽的急了差点呛着。

    “雅儿,你慢点。”古尚卿只好每勺都少盛一点米汤,以免柳雅真的喝的太急呛着了。

    柳雅几口粥下肚,脑袋瓜子才能够转过弯儿来,慌忙的问道:“哥,沧千澈呢?”

    按理说,自己昏倒了沧千澈应该紧收在(身shēn)边才对,怎么只见古尚卿,却没见沧千澈?

    “他……”古尚卿的表(情qíng)异常严肃,严肃到柳雅的心都狂跳起来。

    她猛地一下坐起(身shēn),顿时就感觉头晕目眩。不过还是一把抓紧古尚卿的手腕,问道:“哥,这可开不得玩笑。你快告诉我,沧千澈呢?”

    古尚卿赶紧道:“别急别急,妹夫没事,他去接旨了。”

    接旨?接什么旨?柳雅的表(情qíng)越发的迷惑了。

    古尚卿把手里的碗放在一边,以免被柳雅把剩下的粥晃洒了。然后按下柳雅的肩膀,问道:“你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吗?”

    “三天?还是四、五天?”柳雅眯了眯眸,摇晃了一下脑袋。可是昏迷之前的事(情qíng)她记得很清楚,但是之后就完全断片了。

    就算她之前受过再多的训练,也确实没法准确计算出这次昏迷的时间了。

    古尚卿叹了口气,道:“那你知道现在是在哪儿吗?”

    柳雅这才转头看看周围,就发现她不是在山洞里休息,也不是以前住过的行军帐篷,而是一间大屋。

    这屋子算不上多么华丽气派,不过从家具摆设上看也是富贵人家了。这又是哪儿?

    柳雅皱了皱眉,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古尚卿扶着柳雅躺下,道:“雅儿,这里是合丰城的太守府,你已经昏迷了十一天了。你快要把我们都吓死了。”

    十一天!难怪自己会那么饿,难怪醒来之后浑(身shēn)都是酸麻、酥软的,原来是躺的时间太久了,肌(肉ròu)都已经失去了弹(性xìng)吧。

    古尚卿就道:“那天晚上我们看到了火光,也闻到了烟火的味道。可是相隔起码有两座山的距离,我们趁夜赶过去天都快要亮了。确定了下面的是你们之后,我们又挖了近一天的时间,才挖出了一条通道。”

    古尚卿说的虽然简单,但是要在中空的山洞上面开一个天窗救人,又要防止落下的土石伤到下面的人,这个工程的难度可想而知。。

    把沧千澈和柳雅他们救上来之后,天竟然又开始下雨。四个人全都重伤,古尚卿不敢怠慢,就立即把人送往合丰城。

    而柳雅也一直昏迷着,找了合丰城的好几个大夫都没有看出什么毛病。只是说(身shēn)体太过虚弱,要好好的休息。该醒的时候自然就会醒了。

    沧千澈急得不行,立刻就调动了地方的军令快马,赶赴京城把雅府的程先生给接了过来。

    程先生(日rì)夜兼程的赶路,两天前到了这里。他给柳雅看过之后也说是没事,只要多休息就好。沧千澈这才放心下来。

    不过,动用了军令快马可不是一件小事,除非是紧急军务才行。如今沧千澈这样做自然是惊动了皇上,因而刚才圣旨也就到了。

    更糟糕的是,沧千澈本来也不应该在这里的。他是丢下了护送天泽国公主的任务跑到这里来,等同于临阵脱逃。

    只怕如今这份圣旨的威压必定不小,沧千澈这个太子怕是惹了大麻烦了。

    柳雅听了抽了几口气,不过也是无可奈何。

    她本是奉皇命来赈灾的,顺便考察一下可能开通运河的地段;只是没想到出了这样的意外。

    可是再想一想,若是没有沧千澈与她心有灵犀及时赶到,柳雅现在能否全(身shēn)而归真的是不好预计了。

    柳雅倒不是信不过古尚卿,只是古尚卿毕竟是她哥哥。那种可以同生共死的心意或许有,但也绝对不会像沧千澈这般的决然。

    要怪就只能怪那来的不是时候的地震吧。只是不知道皇上会不会把一切错误都归咎于地震,对沧千澈网开一面。

    古尚卿见柳雅若有所思,就再次拿起了碗,盛了一勺米汤送到柳雅的口边,道:“这些天,妹夫可是一直都陪在你(身shēn)旁的。每(日rì)喂水、喂粥,生怕你饿着。不过你有时候昏迷的厉害,粥水都喝不进去,还是妹夫一点点的渡给你的。再喝点吧,他走了这么一会儿你就醒了,等他回来的时候你最好精精神神的。”

    柳雅听了自然是无比的感动,点点头慢慢的又喝起了米汤。

    这次整碗米汤下肚,柳雅的脸色也慢慢的红润起来。

    之前肚子饿的她醒过来不是没有原因的。昏迷了十一天,只靠些少量的流食维持,也真是亏的她(身shēn)体底子好。

    古尚卿刚刚准备收了碗,就听见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柳雅也听见那脚步声熟悉,还隔着一道门,她就喊道:“澈,别急,我醒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