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3章 老将官垂垂第老矣

    “所以……”古远达说完,转头看看(身shēn)后跪着的其他人,对柳雅说道:“所以,请二小姐不要带走其他的弟兄们。以后这里的古家军只有一路,那些来自山寨的兄弟们也不会再被孤立和排斥了。”

    从古远达说话的口气里,还有他甘心(情qíng)愿跪在柳雅的面前开始,就能够知道他的心(情qíng)已经改变。

    这些军营里的男人会有脾气,会桀骜不驯,会自以为是。但所有人都是真正敢于面对的人,他们对于强者有着更加敏锐的直觉和崇拜。

    所以在柳雅提出一个个看似苛刻而且近乎不可能完成的项目之后,这些古家军就已经有心臣服了。

    柳雅所取得的不仅仅是一场比赛的胜利,更是赢得了这些人对强者的绝对尊重。

    “你们现在认为,女人也可以进军营了吧?”柳雅笑着,更希望听到被肯定的答案。

    古远达怔了一下,把头低下了。然后说道:“二小姐是想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柳雅道:“当然是要听真话。面对着所有的古家军,我就是要听真话。”

    “二小姐,我还是认为……女人不可进军营,更不能去打仗,因为那是我们男人的责任。”古远达说完,在看到了柳雅出于意外且散发出寒意的眼神时,紧接着说道:“但是我们已经把你们当成了同伴,只有能够成为同伴的人,才能够一起上战场。同伴不分男人或是女人,只有对彼此的信任。”

    她们是同伴,无关乎男人或是女人!

    柳雅听完笑了。继而问古远达道:“老将官,我觉得你应该弃武从文,因为你说的话很有哲理哦。而且,我正准备开几间免费的学堂,让一些穷人家的小孩去学习。你或许可以去我办的学堂做个会武功的老先生,把那些穷人家的孩子都教导好。”

    古远达愣了一下,低头看看自己腰间的佩刀,又抬头看看柳雅,嘴角缓缓地勾了勾,再勾了勾,憨憨的笑了。

    古远达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就是出自贫苦的农家,七岁的时候随我爹一起进了古家做家奴,后来有幸成了主帅的跟班,再后来就跟着主帅上战场,一直就到了现在。我妻早亡,膝下无儿无女,若是二小姐真的愿意让我去教小孩子读书、练武,我也是求之不得。只求下一位将官能够带好这古家军,我便此生无憾了。”

    这次倒是换成柳雅和古尚卿发愣了。他们两个都没有想到,柳雅随口一句玩笑,竟然勾起了古远达的伤心,让他萌生退意。

    不过柳雅又细细地打量了一下古远达,发现他鬓角霜白,额头皱纹如壑,也确实年纪不小了。

    可能他还在这军营里待着,并非是为了手中的权利,而是因为无家可归吧。若是能够给他一个很好的安置,他可能早就放弃这里的事务,专心去养老了。

    所谓英雄迟暮,很多沙场的战将都不怕流血、牺牲,但是却害怕最后垂垂老矣,老无所依。

    而且很多的战将常年坚守军营,要么是和家人并不亲厚,要么就是已经难以回归家庭。当然还有一部分是因为遣散费太少,(日rì)子过得更加含辛茹苦。

    所以这些英雄们心中矛盾重重,渴望家的温暖,却又害怕最终的孤单,甚至有人会期盼能够死在战场上。

    想到这里,柳雅走过去双手将古远达搀扶起来,又朝那些还跪着的将士们抬抬手,示意众人起(身shēn)。

    柳雅对古远达道:“老将官,先不要说这样的话了。我明白你们有些人跟了古家军一辈子,已经把这里当成了家。一直没有对你们更好的安置,是我们的疏忽。我保证这次回去,就想出一个最佳的方案,让大家都能够安度晚年。而且还不会因为卸甲归田而感觉到孤寂和落寞。”

    古远达抬头看着柳雅,又看看古尚卿,重重地点了点头,带着深深皱纹的脸,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容来。

    古远达又问道:“那么……那些山寨的兄弟们?”

    “我还是要将他们带走的。”柳雅看向了远处的篝火,说道:“我虽然是小女子,可是一言既出,也是驷马难追。我知道兄弟们留下会得到您的善待,大家也会更加融洽的好好相处。只是这样一来,又容易造成另一个过度放松的局面。所以,人我先带回去,等到他们都成为了合格的士兵,再把他们送回来。”

    说完,柳雅看了看所有的士兵,说道:“不过,从你们踏入这个军营那天开始,你们就全都叫做古家军。不管是谁跟我走了、谁留下,这都是不会改变的事实。你们要记得,所有的古家军都是一家亲的兄弟,包括远在罗丘的那些将士们。”

    “是。我们是一家亲的兄弟!”所有的将士们都高声回应着柳雅的话。

    柳雅眼望着所有的人,眼眸深处有炙(热rè)的火焰在跳动,那是澎湃的心潮动力,她仿佛觉得自己将要迈上另一个新的征途。

    古远达又看了一眼天色,道:“可是现在天色已晚,军营里也实在调不出三千匹马,距离京城这一百多里的路只怕要走一个晚上吧。”

    柳雅当然也知道时间晚了。想了想却道:“回去,就当作是一次夜训了。若是有军务在(身shēn),就要风雨无阻的启程,也不能够因为任何因素就停止行军。现在也是一样,我们要随时做好准备,迎接任何一次可能的突发(情qíng)况。”

    古远达点头,他也没有想到柳雅会对于军纪有如此深的领悟。他在感叹之余,立刻下命令列队。

    人马分为两边,一边是跟随柳雅离开的,另一边则是准备送行的。

    而跟随柳雅走的这些人,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步向前,就好像真的是要开往战场一样,满心都是豪(情qíng)和骄傲。

    柳雅再次向古远达告别,笑道:“老将官,我们三个月之后再见吧。你们的训练也不要放松哦,不然可能就真的被我超过了。”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