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4章 煞掉他的气焰

    卡鲁扎的问话,让柳雅和沧千澈都愣住了。柳雅只是觉得卡鲁扎的声音很熟悉,可是她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

    而沧千澈更是疑惑,揽着柳雅腰肢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应该是在暗自询问柳雅何时见过这个卡鲁扎。

    柳雅没有多想,立刻否定道:“应该是卡鲁扎首领认错人了。我并没有见过你,从来没有。”

    “哈哈,只是未曾谋面而已。但你我也曾有过一次擦肩而过的缘分呢。”卡鲁扎说完,又“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个男人自大、张狂,笑声都是那么讨厌。让柳雅听了心里一阵阵的隔应,索(性xìng)不在出声,只往沧千澈怀里依靠过去。

    可是倚在沧千澈的怀里,柳雅的脑中忽地灵光一闪,她想起这个声音是在哪里听过了。

    马车上!上次有一辆横冲直撞的马车,在巷子里和柳雅的马车擦了一下,明明是他们的责任,可是车里的人也是这么张狂,都不准车夫过来查看,就叫人赶车走了。

    当时那个声音,就是如此张狂讨厌。没错,就是他。

    柳雅的眉头皱了皱,再次抬眼向卡鲁扎看过去。

    没想到卡鲁扎也还在看着柳雅,等到柳雅的眼神投过来,就道:“哈哈,看来太子妃是想起我了?那我们的缘分可是不浅啊。”

    柳雅直起了靠在沧千澈怀里的(身shēn)子,冷眼看着他,勾起一边嘴角露出了一个冷笑。随即突然抢步上前,举起手来就是一个巴掌。

    柳雅的(身shēn)材并不矮,但是和一米九十多的大汉比起来就差了很多。

    不过柳雅这一巴掌可是绝不含糊,跳起来抡圆了胳膊的一巴掌,顿时就把卡鲁扎的脸拍的扭向了一旁。

    别说是卡鲁扎,就连沧千澈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实在没有想到柳雅会突然出手。

    不过沧千澈也只是冷笑一声,暗自给柳雅叫好。这个卡鲁扎如此猖狂,一双眼珠子贼溜溜的盯着柳雅看,他都想要挖了他的眼睛了。

    “你,你这个女人!”卡鲁扎回过神来,脸上火辣辣的疼,也是感觉到羞耻和狂怒。大步朝前一迈,喝道:“你敢打我?!!”

    “这是还你那天撞我车的。让我受到了惊吓,没有要你一只手算是便宜了你。”柳雅毫不在乎的(挺tǐng)(身shēn)而立,瞪着卡鲁扎道:“在云穹国,马车进城是不准快走的,何况这里还是京城。你是天泽国来的,我们敬你是客,准你不懂规矩,可是没有人让你胡作非为吧。既然你不识敬,就别怪我算后账。”

    说完,柳雅又高声叫道:“来人。”

    本来这边有了动静,侍卫们就早已经聚拢过来了。只不过碍于太子妃在发飙,所以没有人敢靠近,都站在一旁装作没看见。

    现在柳雅这么一叫,这些侍卫就全都围了过来,还有几个内侍和宫女也都来到了近前。

    然后就有一个侍卫头领站出来,问道:“太子妃有何吩咐?”

    柳雅指着卡鲁扎道:“这个人谁放他进来的?拖出去。云穹国的皇宫,怎能容这样粗鲁无礼的人乱闯。从今以后,这个人都不准再进宫门。”

    “这……”侍卫头领可没有这样权力和胆子,也就缩着脖子不敢应声了。

    卡鲁扎则是冷笑道:“听说皇上(身shēn)体报恙,我是来探病的。我是持礼而来,却没想到云穹国的太子妃是这样蛮不讲理的一个刁妇,动手打人、还喳喳呼呼。”

    柳雅毫不示弱的道:“来探病的还如此嚣张?知道皇上报恙还哈哈大笑,你居心何在?现在云穹国与天泽国联姻,这是好事、是喜事,你却在我父皇报恙的时候以探病为名,不尊不敬,这是有意挑衅吧。”

    卡鲁扎刚才确实笑了,还笑得声音很大、很张狂,这笑声只怕连皇宫外面都能够听的清楚。现在被柳雅揪住了把柄,顿时就哽住了。

    柳雅朝着那侍卫头领一摆手,道:“拖出去,他敢反抗格杀勿论。弄死他有我撑着。”

    柳雅之所以有恃无恐,一方面是因为卡鲁扎确实目中无人,若是没有人煞掉他的气焰,只怕他就把整个云穹国都轻看了。

    另一方面,柳雅知道卡鲁扎来的那天,皇上叫沧千澈进宫,目的也是要给卡鲁扎一个下马威。

    沧千澈做到了,但卡鲁扎有点神经大条,没当回事。毕竟是宫宴之上,用的也是官场上的口舌之辩,肯定不会大嘴巴抽他。

    而对付这种粗人,其实最好用的办法就是简单粗暴的拳头怼回去。

    既然沧千澈不好直接动手,柳雅就替他出出这口气。

    再说,天泽国可能已经在边界做了手脚,估计沧千澈这次送米伊娜公主回天泽国也必定凶险。

    柳雅要是不趁着现在把卡鲁扎震慑住,只怕沧千澈到了边界他们的地盘上,就会遇到更大更多的困难。

    沧千澈自然也是明白柳雅的心意,他也上前一步,朝侍卫头领递个眼色,示意他们动手。

    既然有了太子的暗许,侍卫们当然是不再顾忌,一拥而上就把卡鲁扎给围住了。

    只不过因为卡鲁扎(身shēn)高体壮,一时间还没法将他按住。当然,对付他也不能直接上刀子,所以用的还是相对平和的攻势,以围困为主,迫使卡鲁扎能够自己退出宫门。

    只是没想到卡鲁扎张狂惯了,被柳雅打了就一百个愤愤不平,如今又见这些侍卫哄然而上,他更加觉得没有面子。

    因而,卡鲁扎把大手一挥,竟然先一步动手,抓过(身shēn)边最近的一个侍卫,挥臂一抡,就将那个侍卫当作流星锤一般给抡了起来。

    这一下子,不但又打倒了几个,还把他手里抡起来的侍卫给弄的一声惨叫,估计是胳膊给扭断了。

    “侍卫动手。”柳雅大喝一声,手里早已经捏住的银针就飞了出去。她可不打算惯着卡鲁扎,而且可以说是就等着((逼bī)bī)他动手呢。

    现在卡鲁扎公然在宫里行凶,想给他按上个什么罪名都是轻而易举了。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