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2章 单纯的古雨绡

    柳雅不由得微微扶额,觉得这个冯叔盛怎么好像是(阴yīn)魂不散似的?而且还拉着古雨绡,两人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小姐?”明蕊见柳雅皱眉,就问道:“要不要我去说一声,就说小姐在休息?”

    明蕊的意思,应该是让冯叔盛走远点,不要在这里打扰柳雅清净。

    柳雅一笑,道:“没事,我又不是那么(娇jiāo)贵。何况,我倒是想要看看,他们到底在找什么。”

    说着,柳雅就坐起(身shēn)来,把脚从暖炉上拿下来,弯腰穿鞋。

    明蕊一看,立马蹲下(身shēn)帮柳雅把鞋子提好,又把裙摆拉正了,才起(身shēn)来扶柳雅。

    柳雅站起来,明蕊已经拿了她的貂皮大氅,给柳雅披在了肩上。

    柳雅看了她一眼,笑着道:“明娟不在(身shēn)边,你不是也(挺tǐng)会做事的吗?以后你们三个轮流跟着我吧,都(挺tǐng)贴心的。”

    明蕊听了,眼神里闪出几分的惶恐,连忙道:“多谢小姐提携。明蕊只是个粗使丫头,表面上看着是一样的,可我从来没有近(身shēn)伺候过主子,怕怠慢了小姐。”

    柳雅说道:“没伺候过,慢慢学着就好。明珞走了,总不能让明娟一个人挨累吧。”

    明蕊听了,再次道谢,脸上已经露出被主子重用的欣喜来。

    柳雅很清楚,像是明蕊这种丫头,是最容易受到感动的。给她一些好处,再动之以(情qíng),加以真诚相待,她就一定会更加忠心。

    柳雅倒不是想跟一个丫头耍心机,而是觉得只要是跟在自己(身shēn)边的人,当然是越忠心、越贴心越好吧。

    穿好了衣服、鞋子,明蕊扶着柳雅往外走。出了门就看到前面两个人影,蹑手蹑脚的,还有些鬼鬼祟祟。

    柳雅直接叫道:“雨绡,你在找什么?我来帮你啊。”

    “啊?”古雨绡因为不会武功,当然听不到背后有人走过来。加上她全神贯注地盯着前面,柳雅突然开口说话还吓了她一跳。

    不过冯叔盛立马就转过(身shēn)来,带着无比灿烂真诚的笑意,道:“妹妹你怎么来了?难道说,是我们说话吵了你休息吗?”

    “是。吵得我睡不着。”柳雅直接瞪了冯叔盛一眼,又问古雨绡:“到底在找什么呢?”

    古雨绡这才回过神来,就说道:“刚刚有个厨娘说,一只狸花猫叼了好大一只鲍鱼跑掉了,我来追猫的。冯家三哥说是他见着了,我就跟他一起来找。”

    柳雅听了暗自叹气,这古雨绡脑子真的不好使,还是过分天真了?古家会差那么一只鲍鱼吗?

    柳雅就对古雨绡道:“雨绡,你就没想想,就算是找到了那只猫,鲍鱼还在不在也不一定啊。再说,猫嘴里抢回来的东西,还能入菜吗?谁吃?”

    “啊?也是。”古雨绡这才回过神来,点点头,一脸失望的看着冯叔盛,道:“冯三哥,二姐说的对,我们不找了。”

    冯叔盛立马点点头,道:“雨绡妹妹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找猫,我就陪着,你说不要了,那就算了吧。”

    冯叔盛竟然这么好说话,倒是出乎柳雅的意料。而且这家伙怎么还这么(热rè)心?

    可是柳雅怎么看,都没觉得冯叔盛像是古雨绡那样天真的人啊,就算是古雨绡想不到鲍鱼不能要了,冯叔盛会不知道?

    古雨绡一脸失望的往回走去,柳雅就对(身shēn)边的明蕊道:“你送雨绡回去,顺便去跟厨娘说,一只鲍鱼而已,叼了就叼了,找回来也不能吃了。以后这种事,别麻烦三小姐知道。”

    明蕊点点头。然后对古雨绡道:“雨绡小姐,我送你回去吧。”

    古雨绡撇撇嘴,看了冯叔盛一眼,转(身shēn)跟着明蕊走了。

    眼看着古雨绡和明蕊转个弯,消失在小径的尽头了,柳雅才回头对冯叔盛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不信你和雨绡一样,觉得那只鲍鱼如此珍贵。”

    冯叔盛见柳雅直接发问,似乎是愣了一下,继而又是那一脸灿烂的笑容摆出来,说道:“难道妹妹觉得鲍鱼不珍贵吗?那可是海边的渔夫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一次次下海捞上来的。虽然还不至于说一只鲍鱼一条人命,可这鲍鱼来的确实不容易啊。所以,雨绡妹妹说是心疼,我就陪她找找呗。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柳雅上下打量了冯叔盛几眼,道:“那是不是雨绡说什么,你都听着?”

    “是啊。”冯叔盛再次笑着点头,还一脸真诚的道:“我和雪绮、雨绡差不多是一起长大的,小的时候在一起玩儿的还特别好呢。只是随着年纪长大,也知道了男女有别,就不能常常在一起了。可是妹妹你看雨绡,和我之间没有半点芥蒂,还是我说什么她都会相信的。就算是冲着这份信任,我也不能辜负了她呀。”

    信任?辜负?柳雅觉得这词从冯叔盛的嘴里说出来简直太奇怪了。

    冯叔盛看着柳雅那越发狐疑的眼神,眼中闪过一丝淡然.虽然是一闪即逝,但是却被柳雅给捕捉到了。

    柳雅的眉头再次拧在了一起,她就觉得这个冯叔盛不简单,似乎真的有什么目的?可究竟是什么呢?她一时间还真是想不通。

    冯叔盛的笑容淡了些,口气也不再是以前的那种玩味,带着几许深沉的说道:“其实我也有真心的,只是你们都不愿意相信而已。雨绡她就很相信我,我也不会骗她。”

    说完,冯叔盛转了个(身shēn),道:“谢谢妹妹昨天给我解毒,蛊毒真的没有发作。就是这两只脚,肿得快要穿不进鞋子了。”

    柳雅听冯叔盛说完,这才注意到他走路的时候略微有些坡脚。

    想到昨天石桌整个砸在他脚面上,也确实够他受得。不由得说道:“回去之后用酒搓一搓吧,没伤到骨头,不用敷药。”

    “嗯,多谢妹妹。”冯叔盛说完,径直走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柳雅还是满心的不解。这个家伙实在太奇怪了,明明是个聪明人,却要装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为的又是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