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0章 给你看看守宫砂还在

    柳雅给沧千澈把布巾覆在额头上,说道:“冰魄泡的水越久越见效。但是以你现在的(情qíng)况,每隔一个时辰喝下一杯水,缓慢的降温比较好。所以现在先忍忍,最好能睡上一觉,我在(身shēn)边守着你。”

    沧千澈握住柳雅的手,道:“我没事,就是没睡好而已。真的是睡一觉就会好,所以雅儿你不用担心的。”

    柳雅点点头,哄小孩似的道:“好,我知道你没事,那就睡一个时辰,然后起来喝水。退烧之后就好了,我们就回京。”

    沧千澈这才安心的闭上了眼睛。他也是熬了一夜,加上又发着烧,所以还真的一下子就睡着了。

    柳雅坐在(床chuáng)边,看着熟睡的沧千澈。他的俊脸因为发烧而泛红,反而更犹如妖艳绝伦的曼陀罗花一般,让人不(禁jìn)沉醉其中。

    柳雅忍不住都想要去亲亲他,可是又怕把刚刚睡着的沧千澈给吵醒了。

    正在出神,就听到敲门声响起,然后是秋影小声的道:“主子,古公子回来了。让我问问您……能不能起(身shēn)。”

    “能啊。我起来了。”柳雅答应着,又怕吵醒沧千澈,就把他的手放开,塞回到被子里去,然后起(身shēn)来到了门口。

    一开门,秋影竟然是背对着门站着的。听到柳雅开门也没有回头,而是微微侧头,道:“主子,古公子说,如果您能起(身shēn)的话,就去前厅和他说话。”

    柳雅没有多想,点点头,道:“哦,那我去了。你就在这儿守一会儿,我怕沧千澈醒了不见我的人。”

    秋影答应着,却反手把门关上了,然后站在门口,戳的笔直。

    柳雅走了两步回头,道:“你进屋守着他啊。他发烧了。”

    “没事,我站在这儿就行。如果听到太子(殿diàn)下醒了,我再进去问问他需要什么。”说完,秋影又补充了一句:“我在门外,不会吵到太子(殿diàn)下休息的。毕竟,他也劳累嘛。”

    “哦,那你守着吧。”柳雅随口答应着,就匆匆往前厅去了。

    她是觉得古尚卿一定是带来了什么消息,所以急着去见他。

    古尚卿背着手,站在前厅的一副画前,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眉头也是微微蹙着。

    柳雅迈步进了门槛,一边打着招呼:“哥,你来啦。”

    “雅儿。”古尚卿立刻回头,一脸焦急的上下打量着柳雅,道:“(身shēn)子还行吗?会不会吵了你?”

    “没吵到我啊。早就起来了。就是沧千澈有点发烧,我刚刚给他安顿好了就过来了。”柳雅说完,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水,问道:“哥,是不是有什么消息了?”

    “他发烧了?”古尚卿却没有回答柳雅的问题,走到柳雅的(身shēn)边,问道:“他(身shēn)子到底还能不能撑得住?哥听说他之前中了蛊毒,一直都长不大。现在总算是个子长高了,可别落下别的毛病。”

    说完,又喃喃自语道:“他先留宿一次,也好。”

    “啊?哥,你小声叨叨什么呢?你都知道他来了,那宫里……不要紧吧?”柳雅觉得和古尚卿似乎不在一个频道上,又问道:“你这么一大早的过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哦,我是想问问你,天泽国公主的嫁妆遭劫,是不是你干的?结果一来了,就听见秋影说,你和太子(殿diàn)下在屋里……忙着。”

    古尚卿说完,表(情qíng)特别的奇怪的看着柳雅,然后又低声道:“雅儿,哥哥知道这种事我是不方便问的。可毕竟你是女儿家,对这个不明白,哥哥是男人,却是懂的。如果他真的不行,今后你跟了他,皇家的子嗣不能延续,对你来说就是一桩大问题。你可要想清楚啊。”

    “什么皇家子嗣不能延续?哥,你想到哪儿去了?”柳雅这回才听明白,原来古尚卿怪里怪气的,竟然是拐着弯问她和沧千澈在屋里的事?

    柳雅白了古尚卿一眼,道:“你别乱说了,他虽然来了,可是我们什么事都没有。”

    “真的?”古尚卿满脸疑惑的,问道:“雅儿,这种事虽然你不好意思,可是跟哥哥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哥哥不是那种腐朽之人,倒是觉得不能亏了你(日rì)后的幸福。所以,别怕,好不好受都别自己扛着,不喜欢他就不要。”

    “真没事。”柳雅知道古尚卿不靠谱,可没想到他这么不靠谱。

    她索(性xìng)就把袖子挽起来,把之前二皇子给她点上的那颗守宫砂露了出来。道:“本来不想说的,总觉得有这个很羞耻。可是现在给你看看吧,不然你总不信我。”

    “啊!”古尚卿不看还好,看了更是惊诧。

    他连吸了好几口气,才道:“雅儿,据我所知,(殿diàn)下可不是第一次留在你房里了吧。可你,你还有这个守宫砂,这不就正好说明了大问题吗?不行,你虽然(身shēn)为医者,可是对于男女之事还是不懂的,你要慎重考虑。”

    “哥,不是你想的那样。就是因为他知道我们不能够随便在一起,所以这个还保留这。他说,不管我是不是古家人,但只要我想成为太子妃,这个就非常重要。虽然我不在意,但是他不能让我背这个黑锅,不能让人戳我的短。”

    柳雅说完,拉过古尚卿,让他坐下。

    然后问他道:“那你想想,如果说是你和楚可凡相好了,可是你爷爷和你二叔都不准许。你是觉得生米煮成熟饭以后,比较好说话呢?还是证明你们虽然相(爱ài),但可凡是个洁(身shēn)自好的好女孩,并不是靠美色(诱yòu)惑你,这样比较好说话?”

    “当然是洁(身shēn)自好才好。”古尚卿大义凛然的道:“对于这一点,哥哥我可是非常坚持的。越是从心里喜欢的女子,就越是不能做伤害她的事(情qíng)。万一,我是说万一家里人无论如何都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却把她给要了,难道要委屈她给我做妾?就算是忍痛分开,今后再遇到了能和她真心相(爱ài)的人,她又该怎么办?还能不能再找到好人家嫁了?”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