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7章 陈武牛不认账

    王秋红实在没有想到,她和陈武牛的这档子事就这样被众人给逮着了。原本只是你(情qíng)我愿的**,回头想要把丑事遮掩下来,让陈家来提亲就算过去了。她还能如愿以偿的嫁到陈家去,这事不是(挺tǐng)好吗?

    可是现在村里十几号人都看见了她和陈武牛的事,而且还是把他们两个光溜溜的样子都看去了,这让她以后可怎么还能在村里抬起头来呢?

    别说是王秋红,就连陈武牛躲在树后面,都是满心的懊悔,羞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是他们两个羞臊着,外面这些看(热rè)闹的人可是一个比一个不怕事大。男人、女人都巴望着还能多看两眼,回去和凑一起议论的时候,也能绘声绘色的讲个清楚啊。

    就听见又有男人道:“秋红,你可是咱们村里小一辈姑娘里头最火辣的一个了,想不到才小小年纪,(身shēn)段真是不错。这会儿让武牛尝了鲜儿,你还羞臊啥呢?不如大大方方的站出来,让大家都开开眼?”

    这个说话的男人本来年纪不大,平时在村里就(爱ài)调戏个大姑娘、小媳妇啥的。倒是没有过啥实质的举动,不过嘴上占便宜的事可是没少干。凡是他能说上话的,不管是刚出嫁的小媳妇,还是没订亲的大姑娘,到他嘴里都能说出点特别的颜色来。那个荤话有时候听了人耳根子都烧的慌。

    如今听他这么一说,王秋红哭得更大声了。她知道,这名声可是保不住了。只得朝陈武牛躲着的地方看过去,哭着喊道:“武牛哥,你帮我说句话啊。我……我只能跟着你了,你说我是你的人了,让他们都走开吧。”

    要说,如果陈武牛当时真的应承下来,对着众人喊一句:王秋红以后是我媳妇了。估计这事也就是个笑话,不会闹出多大的风波去。毕竟他们两个还是男未婚、女未嫁,就算是忍不住了腻歪在一起,也是你(情qíng)我愿的事(情qíng)。大不了成亲,成了一家人也就没有什么蜚短流长了。

    可陈武牛这会儿脸上羞臊,心里却又绝对不甘愿。何况他怎么琢磨都觉得自己是被算计了,要不然怎么平时和王秋红在一起的时候,她一个劲儿的往自己(身shēn)上蹭,自己也能把持住,今天就突然忍受不住了呢?

    想到这里,陈武牛探出头去,看了看王秋红那边。突然就大声的问道:“王秋红,我问你,这是不是你给我下得圈(套tào)?”

    “什么?”王秋红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清清白白的(身shēn)子给了陈武牛,他现在不但不站出来护着自己,不给自己说句话,还问这样的问题。懵了一下之后,王秋红嘶喊着道:“武牛哥,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我怎么给你下圈(套tào)了?下了圈(套tào)我会把我自己搭进去吗?我是个姑娘家,出了这样的事,我的脸往哪儿搁?你不能占了便宜还推个干干净净吧。我可是大姑娘头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你不能提了裤子不认人啊。”

    听王秋红这么一喊,陈武牛更是觉得心里憋屈,又大声的怼回来,道:“你要不是算计我,怎么柳家二丫头对我一下手,你就跑出来了呢?难道不是你买通了那个丫头,让她诓骗我到山上来,你们再演一出戏,让我和你有了这种丑事?这么些个乡亲肯定也是你叫来的吧?你就是想要把生米煮成熟饭,把我给赖上。”

    “武牛哥,你说话要讲良心,我没有和柳家二丫头串通,她当时真的是对你下手了。不信,你找她来对质。”王秋红不肯被这个锅,当然是大声的吼回去。

    狗咬狗的场面,柳雅就一直在后面听着。这话题绕到她(身shēn)上了,她仍旧是在一旁装无辜。

    等到有人看向柳雅,她才无奈的耸耸肩膀,说道:“这事和我怎么又扯上关系了?我就是无意中撞见了,都不知道他们在干啥,还以为他们两个是被兽夹子给夹了,才叫唤的那么难听。现在又说是我动手脚,大家评评理,他们两个哪个不比我高、不比我壮?我能对谁动手脚?”

    众人听了,全都跟着点点头。

    冯婆子更是替柳雅辩解道:“柳家二丫头这话我信。上山的时候,她还着急说这边(情qíng)况不对劲儿呢。她那么小个年纪,能懂得啥?这事你们两个做下的,丑也是自己丑,想法子遮丑就是了,往人家小丫头(身shēn)上推什么?她又没把你们两个剥了衣服绑在一起。就算是真的给你们绑一起了,牛不喝水,还能强按头?”

    她这话一说完,众人又是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不过全都是一致认为,这事完全是陈武牛和王秋红两个人弄下的,和柳雅半点关系也没有。

    这边十几号人指指点点的看笑话,山下有有人陆陆续续的上来了。远远的听说有这样的事(情qíng),也都不怕事大、只怕来晚了少看一块(肉ròu),都纷纷的往这边跑。

    一来二去的,围拢的人就更多了,整个屏山村有一大半的人都已经围了上来,另一半估计正在上山的路上。

    王秋红已经吓傻了,躲在树后面,把手里攥着的两件衣服往(身shēn)上(套tào)。可是怎么都(套tào)不上啊,这才看清了,一件是陈武牛的汗衫,一件是她自己的薄纱小袄。因为之前陈武牛太毛躁,那薄纱的料子被扯的脱了丝,袖子、领子都乱糟糟的一团,难怪(套tào)不上去了。

    终于,人群里挤出了王家的人,是王秋红的大哥和大嫂。她大嫂赶紧从树枝上把王秋红的肚兜拽了下来,又从她大哥(身shēn)上扒下外衫,来到树后给王秋红穿上了。

    王秋红的大哥气得浑(身shēn)发抖,一个箭步冲到另一棵树后面,揪住陈武牛就打。陈武牛慌忙间躲闪不及,又要顾着光溜溜的(身shēn)子,就被王秋红的大哥打了好几拳。

    不过,陈家的人这时候也来了,虽然晚来了一步,可是陈武牛的大哥、二哥一见弟弟吃亏了,也冲上来帮忙。这下子倒是又把王秋红的大哥打倒在了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