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2章 书单拿到手

    听了柳雅的问话,赵天盛低头琢磨了一下,然后说道:“不瞒柳姑娘,这份手稿是我挑了一份最满意的拿过来的。你若是还不中意,我实在是不知道该从何入手了。改也不知道要怎么改过啊。”

    柳雅知道,一个人的写作手法肯定是固定的,思维模式也有了一个定向,所以才会让路子越来越窄。于是挑出一段,解释道:“这里,(情qíng)节还可以再展开一下,比如制造一些困难……”

    柳雅给赵天盛讲解了一番,赵天盛的眼睛更亮了。接过手稿反复的翻了翻,然后点头道:“柳姑娘,你这一席话,简直是让我茅塞顿开啊。我明白该怎么改了。”

    柳雅一笑,道:“子滔先生倒是没有看错人,你也(挺tǐng)聪明的,一点就通了。这样吧,你按照自己的思路,加上我的提示,把这个故事写个大致的梗概给我看看。虽然是梗概,但是也是要细致一点,让我能够看清故事发展的脉络和走势。我下次来的时候再看看,如果合适的话,就按照你自己的这个写,会容易点。”

    柳雅发现了,这个赵天盛和蒋子滔是不同的两个类型。蒋子滔是老实本分的书生,写的东西中规中矩,所以要给他一份大纲,让他按照这个固定的模式去写。

    而赵天盛的思维比较开阔,自己脑子里的想法其实很多,就是不会组织安排,所以写出来的东西干巴巴的,不够生动。但是稍加指点之后,他会有一个大致的方向,按照自己的思路再开阔一下,就写的很好了。

    所以柳雅让赵天盛自己发挥,说不定还能培养出一个自我意识比较强,不需要太多指点就能够独立完成的写手来。

    而对于柳雅的要求,赵天盛也显得很是高兴。首先是他自己的东西能够发挥出来了,没有完全是按照别人的意思去写,让他的空间更放松、思维更自由。因而,柳雅这么一说,他就满心欢喜的答应了下来。

    之后,又谈了谈价钱。对于赵天盛,柳雅没有一下子就给他太高的价格,毕竟蒋子滔现在已经是完全熟悉了这本书的路子,写的也顺手了,基本不用柳雅怎么费心。对于赵天盛,说是一回事、做是一回事,真正让他坚持写个一、两年就又是另外的一回事了。

    不过,赵天盛家境比蒋子滔家可是好多了,所以也不是很在意柳雅给他的这些钱。价钱还算是合理,他就高高兴兴地答应下来。

    柳雅觉得既然大家都满意,就约定了下次见面看稿子的时间,便离开了。

    按照柳雅的意思,一切都是有步骤的进行,这就足够了。剩下的只是一个时间问题,需要慢慢的去运作。有时候路子铺开了,财富却不是一蹴而就的。就算是滚雪球一样的赚大钱,也需要一个过程。

    看看天色,时间还有大把的富裕,柳雅就去了趟飞鸿坊。自然是少不了先一番道谢,说是见到了城南书院的左先生,左先生也将小树儿收下了,直接就做了左先生的门生。

    覃泗吴听后一笑,道:“说实话,能够和那位小哥做个同门,也是我之前就有所意料的事(情qíng)。恩师最重人才,因而看到这样的小孩必定会带在(身shēn)边,悉心教导的。”

    说完,又对柳雅道:“那之前我跟你说的那件事,你们家里考虑的怎么样了?你弟弟确实是个可造之才,如果你们不愿意的话,让他跟着左先生学习,也是一件好事。但你且想想,若是世上有捷径可走,为什么还要绕路去爬坡呢?”

    柳雅当然明白覃泗吴的意思,点点头道:“掌柜的好意我明白,我也跟弟弟商量过了。还是他自己拿定主意,说是愿意跟着老先生做个小厮的。陪伴不敢说,只要能够给老先生解个闷儿也就好了。”

    覃泗吴道:“那就好了,等我们家老太爷回来,我就让你弟弟过去。我家老太爷昨天出门访友去了,大概还得一、两个月才能回来。你弟弟就现在左先生那里学习吧。我再让左先生教他一些规矩、礼仪,等他以后跟着老太爷,也不会太过唐突了。”

    柳雅道:“好,全凭掌柜的您安排就好。不过,我弟弟是不是还有自由?不用签合同契约吧?”她是怕回头让他们签个卖(身shēn)契啥的,那就真是卖(身shēn)为奴了。

    覃泗吴笑着摇摇头道:“卖(身shēn)契倒是不用签。不过进府上需要有个凭证,也不能说是做个小厮,就随便带在(身shēn)边了。不过这等于是一份雇工的合约,你弟弟什么时候想走都可以,还有月银给他拿。”

    柳雅这才微微放心。反正等到签合同的时候,她再好好看看就是了。一定不会让小树儿吃亏的。

    再之后,柳雅就是告知覃泗吴,书明天就能够印好,他想什么时候要,就找人帮忙送过来。还道:“如果飞鸿坊能够有个需求的计划最好。列一份书单,我让那作坊按照书单上需要的(日rì)期和数量印制。他们也有个安排的时间,也不会太过着急或是临时有事而耽误了飞鸿坊的生意了。”

    覃泗吴点点头道:“你这小姑娘倒是心思灵巧,这书单对于别的书商都是有的。我本来以为你这是小本生意,也就只有一本书卖,就没有特意写书单给你。现在你提及了,我就给你写上一个吧。”

    说完,覃泗吴提笔写了一份书单递给柳雅,道:“这是第一个月的交付(日rì)期和数目。之前你送来的书我也有记载,在上面画了个勾就证明送到了。之后每送一次,我就给你画这么一笔,等到这个书单上的数目都齐了,你就拿着这个来结账吧。我再给你下一个月的书单。”

    柳雅接过来一看,虽然只有一本书的记录,不过数目、交付的(日rì)期都写的很清楚。看来这生意还是要这么做才正规啊。

    柳雅说了声“谢谢”,又问了问还有没有别的事。

    覃泗吴表示,只要按时来交付这些书,就没有其他的问题了。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