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她可不是兽医

    柳雅见小树儿急成这样,连忙道:“好,别急,我去拿点东西就去。如果是难产,得准备手术的工具。”说完,柳雅就掉头回屋,拿了程泽送她的那(套tào)全(套tào)的外科手术工具。

    虽然这是给人做手术的,但是柳雅宁可给大黄狗做过了手术之后丢掉几把手术刀,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树儿难受。

    不只是要带手术刀,柳雅还得带着几样药和一团面线,她告诉小树儿道:“快去,找点包扎用的布条和香油。”

    小树儿答应着,赶紧就往厨房跑。柳絮儿也早就出来了,小树儿的话她都听见了,赶紧去屋里找了几件旧衣服,都是洗干净的,飞快的撕成了布条,卷好了递给小树儿。

    柳雅也都准备齐全了,一拍小树儿肩膀道:“好了,走吧,带路。”

    小树儿答应着,飞快的就往外跑。柳雅跟着出去了,沧千澈也跟了上来,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柳雅本来想说不用,但是想想手术的血腥场面,点点头道:“一会儿你帮我把小树儿安抚住,别让他一直看着我给大黄狗接生。那场面不好看。”

    沧千澈答应着,快跑了几步追上了小树儿,先去问问(情qíng)况。

    小树儿已经抹净了眼泪,回答道:“大黄生了半天也没生出来,后来惨叫了两声就抽过去了。我叫它好半天,又揉了揉它的肚子,它才醒了过来。我看见它的肚子还在动呢,里面的小狗却出不来,好惨。”

    柳雅也追过来道:“小树儿,听二姐的话,一会儿你跟沧千澈在远点的地方看着,不要影响二姐给大黄做手术。”

    “二姐,啥叫手术?”小树儿隐约的觉得这肯定不是啥好事,焦急的问着。

    “就是……”柳雅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沧千澈,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但是看到沧千澈冷静的朝她点点头,应该是鼓励她告诉小树儿,这才道:“就是大黄现在不能自己生出狗崽崽,我要把帮它一把,但是需要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比如给它针灸止疼,然后把它的肚子剖开,直接把狗崽崽拿出来。”

    “啊!二姐,那大黄不就真的死了吗?这样不行,还有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不要大黄死掉。”小树儿说完,眼圈又红了一下,不过因为倔犟,还在强忍着,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沧千澈拍了拍小树儿的肩膀,道:“听我说,小树儿,大黄现在很危险,要是你二姐不用特殊的手段,可能大黄和它肚子里的狗崽崽都活不了。现在到了关键的时候,要你去赌一赌,看看是相信你二姐的医术,还是让大黄和狗崽崽都这样死掉。”

    “不,我不能让大黄……”小树儿喊到一半,抿着嘴不吭声了。只是加快了脚步,闷头朝前走。

    柳雅紧紧跟上,看了看沧千澈,也毫无办法。如果小树儿不同意的话,她也不会给大黄手术的。这个还要看小树儿能不能接受了。

    然而,来到大黄的狗窝外,小树儿愣住了。因为大黄满(身shēn)是血的躺在狗窝里,已经一动不动了。甚至舌头还伸出一截,舌尖都变成了紫色。

    “大黄!”小树儿不管不顾的扑了过去,就要伸手去抱起大黄。

    沧千澈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他,道:“小树儿,别急着过去。既然已经这样了,先让你二姐看看吧,看看她怎么说。”

    柳雅也是一阵的心疼又是一阵的无奈,而且她根本不是兽医,其实就算是要给大黄手术,也是等于在摸着石头过河,心里是没底的。因而,她并没有立刻上前,而是又看了看小树儿。

    小树儿已经哭起来了,一边挣扎着蹲下(身shēn),纵使还被沧千澈拉着,也要去摸摸大黄的(身shēn)体。然而,大黄真的是一动不动了,伸手摸上去还有温(热rè),但是(胸xiōng)口一点起伏都没有,鼻子都开始发干。

    “二姐,你快来帮它看看吧。你看看它还有没有救。”小树儿哭着说道,突然间他看到大黄鼓起的肚子又动了一下。慌忙道:“二姐,你快看,大黄的肚子还在动呢。它是不是还有救?”

    柳雅也赶紧蹲下来,拍拍小树儿道:“你先让开点,让二姐好好看看。还有就是,你要考虑究竟是不是要给大黄狗手术了。现在动手,应该还能抢救回小狗,要不再晚一点,小狗怕是都危险了。”

    说完,柳雅用手摸了摸大黄的(胸xiōng)口,又翻开它的眼皮看了看,微微的摇头道:“小树儿,你做个决定吧。”

    小树儿“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但哭了一声之后就急着道:“救小狗,救小狗。就算是大黄真的没救了,它也不希望自己的狗宝宝有事的。快点,二姐,你救救狗宝宝。”

    小树儿说完,柳雅点点头,又朝沧千澈使了个眼色。

    沧千澈会意,拉着小树儿道:“听话,你先到旁边去等一会儿。让你二姐在这里救小狗。你在这儿哭,你二姐心都乱了,还怎么救。”

    小树儿狠狠的抹一把眼泪,声音坚强的道:“我不走,我要看着大黄的宝宝出生。二姐,我不怕你给大黄手术吧,一定要救救小狗宝宝。”

    柳雅知道,时间再耽搁就真的来不及了。因而她赶紧放下准备东西,打开了手术包,取出一把手术刀来。

    因为大黄现在的心跳和呼吸都没有了,所以柳雅倒是不用先做什么准备工作,也不用想着怎么给狗针灸止疼了。所以下手很快,先是给大黄摆好了一个方便手术的姿势,又用狗窝里的棉絮加以固定,然后利落的手法一下就划开了大黄的肚皮。

    小树儿“啊”的一声,显然是又心疼又害怕。不过柳雅回头看了他一眼,就见小树儿已经没有哭了,眼泪也不流了,而是很认真的看着。

    柳雅不再犹豫,既然小树儿能受得了,她就继续手术了。而且因为大黄已经死了,血液失去了(热rè)度和心脏的压力循环,是缓慢流动的状态而且快要静止了,所以血流的也不是很多,画面还不算是极度的血腥。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