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你这么精明的丫头

    柳雅和柳达成说了一声,就赶着马车去集市了。今天起来的就晚了点,赶车又比较费时间,所以她一路上都不敢耽搁,就直接赶着马车到了城里。

    仍旧是先到了红袖坊,这里跟她的一个小驿站一样,已经混熟了,来去也都自由。马童不用吩咐,见着柳雅的马车来了就自动的跟着过来,帮她把马车牵走了。

    柳雅把那些竹篮子都提下来,送到后院,小囡闻声就赶来了,跺着脚道:“柳姐姐,你可算是来了,昨儿是初五,你忘记了?”

    “没忘,家里有点事,我大姐的手伤了,没有人做饭,我就在家多待上一天。”柳雅把篮子都整理好,然后问小囡道:“怎么,客人来了要买篮子?”

    “可不是。都快要排起长队了。也不知道是哪个说的,柳姐姐这限量版的篮子有(身shēn)价,竟然有好几个大户人家的小姐都来买。不过,她们碍于这里是青楼的后门,所以都是把马车停在远处,让她们的丫鬟过来买的。可是我这里还哪有存货了?急得我跺脚都没地方诉苦去。”

    小囡一边说着,一边帮柳雅整理这些篮子,一边道:“我看柳姐姐今天拿来的这些篮子啊,也卖不了几天。要不,你还是租下一间店铺算了。”

    柳雅摇摇头道:“租下店铺,也没有人看着,也就只卖这一样东西,实在是不划算。小囡我告诉你,这才叫做奇货可居。若是一间铺子天天卖这小竹篮子,不出一个月就人人都有了,那就不稀罕了呢。还是这样卖吧,还能长远点。”

    柳雅的估计没有错,就算是再流行的东西,也不过就是一年的功夫。这竹篮子现在卖的贵,也杜绝了仿冒品。可是不代表别的地方没有人仿冒。

    若是真的流行起来了,柳雅也是没有办法把这全国的竹篮子生意都垄断的,自然也就卖到头了。到时候她还会去想别的办法。

    也不是柳雅不想要垄断,只不过垄断也是一项拼实力、拼财力的行为。她现在想要垄断果木柴火的流通,都计划了这么久,还得靠老天下雨来帮忙,可见这其实并不是一项容易做的事(情qíng)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想要赚钱就一定要下功夫,动脑子不劳而获的事(情qíng)或许有,但绝对不是长久之计。就好比柳雅卖了捡来的碗盘和窗帘、台布,又卖了一次鸡,都淘来了不少的银子,可是实际上这些生意就不是长久之计,只能算作是投机取巧吧。

    柳雅知道,想要做成一件事(情qíng),就必须要有长期且稳定的筹划,不管是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差错,都有可能对结果造成损失。所以她有时候投机取巧,赚点小钱可以生活,更多的时候则是在谋划着一个个可持续发展的事业。这样做起来虽然难,虽然需要更长的时间,但却是真正可以做的长远的一件事。

    所以说,小囡让她盘一间铺子,却只是卖卖竹篮子,柳雅是肯定不会同意的。

    既然柳雅都不愿意,小囡当然也是没有办法。不过好在现在柳雅拿来了这么多的篮子,那种可以卖上一两银子的“限量版”也有好几只,能够卖上好几天了,小囡也知足了。

    柳雅把篮子都放下,让小囡自己整理,她则是去找七娘了。上次七娘说大东家要请京城的贵客,也不知道(情qíng)况怎么样了,柳雅对于京城的贵客期许可是非常高的,所以一定要来打听一下消息才行的。

    只是柳雅刚上了楼,就见明姑娘笑眯眯的朝她招手。柳雅心知这是好事,立刻走了上去,笑着道:“都说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明姐姐这是大大的喜事落在头上了吧,我看你这气色也好,模样也俏,最近肯定是好事不断啊。”

    “就你长了一张巧嘴。”明姑娘白了柳雅一眼,道:“我可还是老样子,没有什么喜事。不过呢,你倒是有喜事了。”说完,明姑娘就过来拉了一下柳雅的手,还朝她挑了挑眉毛。

    柳雅就感觉手心里被明姑娘塞过来一张折叠的很整齐的纸。不用说也知道,应该是银票了。

    柳雅一笑,道:“这还真是件喜事,我别的不喜欢,就喜欢这个。”说完,她把银票不动声色的掖进了袖子里,朝明姑娘点点头,表示了一下谢意。

    明姑娘指着里面七娘的房间道:“七娘也在等你呢,快点过去吧。肯定啊,还有好事等着你。”

    柳雅答应着,径直走到里面去敲了敲七娘的房门。七娘在里面答应了一声,她才推门进去了。

    七娘已经梳好了头,妆容也画好了,正在往头上插步摇。

    柳雅进屋来就道:“七娘好。您这敢(情qíng)真是早啊,不是说等我来了给您上妆的吗?”

    “小妮子,睡懒觉。你也不看看时辰了,这个时候七娘我还不起来梳妆,要是一会儿招呼客人的时候忘了擦粉、搽胭脂,吓着了客人可是不好了。”七娘说完,指了指她梳妆台上的一张对折的纸,道:“小丫头,七娘我可是次次都惦记着你的好呢。那是大东家给你的赏,这可是七娘我替你讨下来的,你可要念恩。”

    柳雅走过去把银票拿起来,打开看了看。银子不多,可也不少,银票上面写着银钱三十两。又够他们柳家盖起一间房了,看来这赵大东家还真是出手大方。

    柳雅却没有立刻就把银票收起来,而是又放回到梳妆台上,用七娘的一只胭脂盒压住了,道:“我可无功不受禄,这是要的哪门子赏呢。肯定是七娘你疼我,赏我的吧。那我也不能要。”

    有时候,钱要赚,但不能贪。柳雅很懂得拿捏尺寸,不是那种见了银子就扑上去的人。所以这回她要问个清楚,也好为了以后的事(情qíng)做个铺垫。

    七娘一听就乐了,道:“不要?你这小丫头哪次来了不是为了赚钱啊。我就奇怪了,你说自己是远远的大山深处小山村家的穷丫头,可是什么样的穷家能够养成你这么精明的一个丫头来呢?”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