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爹是怕你去做傻事

    柳雅知道,柳达成肯跟着她进屋里来说话,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而之前她也和沧千澈猜测过,一定是娘亲和高老爹有个什么交换条件,其意义必定重大。

    想到这里,柳雅说道:“沧千澈说,他会帮娘亲完成心愿。爹,你应该也知道,娘亲可能早就预料到会有那么一天的,如果我现在不去帮沧千澈,他的毒解不了,才可能会让娘亲的愿望落空。那她之前的努力,她的(性xìng)命,也都白白的断送了。”

    “怎么会……雅儿,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柳达成慌了一下,双手抓住了柳雅的胳膊,将她拉了起来,问道:“雅儿,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是……是你娘亲吗?”

    柳雅抿着唇没有说话。其实她的这些话都只是猜测,但是如今看来,却是全部猜中了。

    柳达成又急着道:“可是雅儿,你娘她最后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所以爹不能去冒险。”

    柳雅赶紧安慰道:“爹,我没有冒险,我只是也想帮娘亲完成心愿而已。或者你告诉我,你都知道些什么,若是对沧千澈解毒有帮助,我们就不用绕弯路了。”

    可柳雅说完,柳达成又上下的打量着她,一脸不敢置信,半晌才道:“不对,雅儿你只是猜测对不对?你娘亲并没有对你说过什么对不对?傻丫头,你把爹想得太傻了。我说什么都不会让你去冒险的,就算是为了你娘的心愿,我都不能让你去冒险。”

    “爹,我娘她究竟有什么心愿,你可以告诉我。其实,就算是你不说,等到高老爹回来,一样可以真相大白的。”柳雅干脆把话说白了。

    柳达成苦笑了一下,摇摇头道:“我不信他会说的。”

    “可是,你们一味的瞒住我有意义吗?我看了娘亲的医书手札之后,就继承了娘亲的衣钵,没有可能再抽(身shēn)而退了。”柳雅已经是苦口婆心了,她知道柳达成很疼(爱ài)自己,可是又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了。只是现在一团团的事(情qíng)纠缠在一起,让她一时间找不到头绪而已。

    柳达成还是摇头,这次去摇头不开口了。

    “爹,既然你不说,那我也不会退缩的。我现在年纪确实还小,但我总有长大的一天。沧千澈他若是肯等我,我就不会因为任何理由放弃他。”柳雅说完,就想要离开了。

    柳达成突然又叫住她道:“雅儿,若是爹不反对你们在一起了呢?”

    “什么?”柳雅一愣,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柳达成点点头,认真的道:“爹可以不反对你们在一起,你们若是可以相亲相(爱ài)的白头到老,也是爹所乐见的。谁都希望自己的闺女幸福嘛。但是你要答应爹唯一的一个要求,或者说是爹对你的请求。”

    “爹,别这样,你说吧,我答应你。”柳雅看着柳达成那真挚又急切的表(情qíng),连连点头。

    柳达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爹只希望你能长命百岁的活着,不要为了(情qíng)、为了你心(爱ài)的人,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啊?”柳雅听了柳达成的话愣住了。她猜想爹的话绝对不是字面上的意思。也就是说,娘亲可能是为(情qíng)所困,最后选择了孤注一掷?甚至不惜牺牲自己,而达成心愿?

    难道说,娘亲和爹之间并没有幸福可言?还是说,爹的腿受伤之后……

    想到这里,柳雅恍然发现自己一直漏掉了一个细节,就是她现在住的小屋,据说是娘亲当年住过的。

    屋子很小,小土炕之外就是一条小过道,家具什么的简单到几乎没有。但屋里、炕柜上都留下了主人居住的痕迹。也就是说,娘亲真的是一直住在这间小屋里的。

    那也就是说,娘亲和爹之间是分开的?起码在柳絮儿和小树儿知道的(情qíng)况下,他们是分开的。但一对夫妻分开而居,却表面上仍旧是那么和睦相处,甚至娘亲为了柳家连首饰都变卖了,这又不像是感(情qíng)不和,或是因为爹的腿坏了娘亲有了二心啊。

    柳雅一再的愣神儿,柳达成却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还以为自己的话柳雅不同意。他不由得心中疼惜,抓住柳雅的胳膊摇晃着,急切道:“雅儿,你要答应爹,不能再有事了啊。爹说了,可以不介意你和谁有(情qíng),可你不能傻到为了一个‘(情qíng)’,就什么都不顾了啊。想想爹,想想你大姐和树儿,想想咱们这一家子的人,你能抛得开吗?你舍得吗?”

    “爹,我没说不答应你。”柳雅这才回了神,连忙应答道:“我当然是舍不得你们的。而且我知道,自己的命要(爱ài)惜,不会随意就为了别人要死要活的。再深厚的感(情qíng),也没有为了对方不要命的道理。”

    柳雅说完,不由得在心里暗自补了一句:感(情qíng)深厚当然不能不要命,重要的是有能力让两个人都平安无事,才能白头偕老。

    其实柳雅(挺tǐng)看不起电视里的那种生死相依,同生共死的,说白了就是傻。既然死都不怕,两个人在一起为什么就不能克服障碍,好好的活着。非要弄得个你死我相伴,一起命丧黄泉的,都是傻瓜。

    “哎,对对,不能为了别人不要自己的命。”柳达成这才点点头,一脸的欣慰道:“爹是怕你去做傻事。”

    “嗯,我知道了,爹,不要命的事我是不会干的,你就放心好了。另外,娘亲的事(情qíng)已经过去了,沧千澈不是不念恩的人,他也会把娘亲的事(情qíng)记在心里的。就算是你现在不说,高老爹总会告诉他的,到时候娘亲的愿望不久能够达成了吗?”

    柳雅说完,柳达成的视线再次飘忽了,似乎是陷入到了回忆之中,半晌也没有再开口。

    柳雅没有打扰他,而是静静的退了出来。虽然她没能从柳达成的口中(套tào)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但她也找到了一个破绽,那就是娘亲和爹之间,并不像是表面上那么和谐。

    但话又说回来,似乎爹对娘亲,又不是一般的好呢。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