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我把命给你

    “命!”秋影道:“我愿意把这条命给你。以后恩人就是我的主人。”说完,秋影用一种很决然的眼神定定的看着柳雅。

    虽然她现在一只眼睛已经完全废了,仅剩的另一只眼睛红肿的只有一条缝隙,而且瞳仁还是充血的。但柳雅就是在那一刻看到秋影的眼神异常的冷静与决然。可以说,以前的那个秋影已经死掉了,现在有一个冷血又忠心的秋影重新活了过来。

    柳雅点点头道:“不是你的命打动了我,是你的眼神。我觉得救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说完,柳雅给了秋影一个微笑,笑容里有信任,也有期待。柳雅在期待秋影会给她一个什么样的收获呢。

    秋影点了点头,道:“主人,求你了,别让我死。”换了一个称呼,但是足以证明秋影的诚心了。

    “好,你等我一会儿,我去给你抓药。估计还要进行手术,可能会很疼,但是你要坚持住。因为以后这种疼痛可能会伴随你一生。你将不断的挣扎在生与死的边缘,重复着这种生不如死的疼痛。慢慢的,可能你会习惯这种疼,所以现在你就把这种疼痛印在脑子里吧。”

    柳雅说完,站起(身shēn)来,给秋影掖了掖被子,又把她遮在脸上的乱发小心翼翼地拂开,用手指轻柔的拍了拍她的脸颊,道:“这是我收留你的第一个考验,所以你要坚持。”

    秋影点点头,那只还勉强能够睁开一条缝儿的眼睛竟然滚出了一滴清澈的泪水。

    柳雅没有再说别的,现在时间就意味着秋影活下去的希望。而既然秋影已经决定跟了她,她就会尽全力把最后的希望抓住。所以柳雅没有浪费一点的时间,出了西跨院就直接跑出了后门,连小囡叫她都没来得及回答。就一口气朝着安和堂跑去。

    安和堂的药很好,人又都熟悉,肯定能够借到她需要的东西。

    而柳雅以前几次来安和堂,都是平静和淡定的,还是第一次直接跑进门,冲到柜台前拿起一只笔,就飞快的写了起来。

    那平时负责接待的小童子见柳雅这样,跟着跑过来看她在那写药方,却不敢出言打扰。眼睛朝着也是一脸惊讶的掌柜的看过去,掌柜的微微摇摇头,示意他也不要说话了,且等着看看柳雅想要干什么吧。

    柳雅刚才给秋影诊脉的时候就开始琢磨着如何下药了。其实她没有病,就是(胸xiōng)中闷着一股火气,加上重伤难调,所以显得比较虚弱。柳雅只是开了一记可以降火提神的药,但药量比较猛,是以防自己给秋影处理伤口之后,因为疼痛使得精神涣散,那就再难救回来了。

    不过,柳雅虽然知道一个可以止疼的药方,却没有开具出来。就像是她对秋影说的那样,这是一道关、一个坎儿,也是她对秋影的一次考验。自己就算是再高明的医术,也得秋影自己努力从鬼门关爬回来才行。

    把药方开好了,柳雅舒了一口气,递给了掌柜的,道:“麻烦您了,代我把这副药煎好,然后送到红袖坊去好吗?就说是交给柳雅的就行了。跑腿的伙计我会给赏钱的,所以请您务必安排人给送去。另外,我想要一(套tào)手术的东西,小刀、镊子、剪刀之类的。对了,还有线,缝合伤口用的针和线。借也行,买也行,请掌柜的帮我立刻准备。最后,就是我要买咱们这儿最好的金创药和白布,要很多的分量。”

    之所以说要很多分量,是因为柳雅粗略估计了一下,觉得秋影应该是全(身shēn)上下已经没有什么完好的地方了,要么是伤口,要么是溃烂之后的伤口,全(身shēn)涂抹一遍金创药,那得需要多少?何况,还得把换药的分量也算进去呢。

    掌柜的接过柳雅手里的药方看了看,没有异议就交给了(身shēn)边的伙计。然后才问柳雅道:“姑娘,你说的手术工具我们这里只有一(套tào),是东家收着的。至于金创药和白布,我们这里是要多少、有多少的。我这就给姑娘你准备去。”

    听说手术工具只有程泽才有,柳雅这才转头对那童子道:“程先生在吗?”

    “在的,请柳姐姐随我来吧。”小童子这才和柳雅说上了话,然后就领着柳雅往后堂走去。

    程泽在家,这事(情qíng)就好办了。

    柳雅来到程泽坐堂的诊室门口,照例是小童子敲门,柳雅在门外应答道:“程先生,我是柳雅。想要向您借一(套tào)东西。”

    “柳姑娘请进。”程泽竟然是亲自来开门的,迎了柳雅进屋,就问道:“不知道柳姑娘是需要什么东西?”

    柳雅道:“是一(套tào)手术用的工具。我有位朋友受了很重的外伤,加上没有及时医治,伤口已经溃烂发炎了。我要为她做个清创手术,所以需要这些东西。本来打算买一(套tào)回去用也行,可是掌柜的说这手术的工具只有程先生您有。就冒昧来借了。”

    听柳雅说借手术工具,程泽就是一愣。继而皱着眉头问道:“柳姑娘当真是医中高手,竟然还会做清创手术?”

    柳雅一愣,心道:这很难吗?而且柳雅在没看到娘亲留下来的医书手札之前,也可以做外科的清创手术啊。别说是简单的清创,就算是截肢手术她都没有问题。

    别问为什么,柳雅曾经是个杀手,惯用的就是冷兵器啊。这刀子就跟长在她的手上一样,可以运用自如,割人的皮(肉ròu)更是时常的事(情qíng)。不过(身shēn)为杀手也有受伤的时候,所以在她还被训练的时候,就已经可以熟练的掌握外科手术了。包括取子弹、缝合伤口,甚至是截肢手术。

    可是看程泽那么疑惑的样子,柳雅不好意思把话说的太满,只得道:“是会一点,不过还没有真正实践过。但我朋友的伤口虽多,好在并不深,应该没有伤到筋骨和内脏,所以我要帮她治疗一下还是可以的。”

    然而,听柳雅说完,程泽的眉头不但没有舒展,反而皱得更厉害了。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