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问柳雅赚钱了没有

    第二天,柳雅特意起了个大早。不过她还是没有早过柳絮儿,柳雅起来的时候,柳絮儿已经在院子里,拿着把掉了齿的木梳梳头了。

    柳雅走过去,把手里的铜镜递了过去,说道:“大姐,这面铜镜其实就是给你买的。只不过那天我回来晚了,就忘了拿出来了。”

    柳絮儿看着柳雅手里的铜镜没接,抿了抿嘴道:“雅儿,昨天真的是大姐的不对,你要是再这样,大姐可就没脸在这个家里待了。”

    “不是。”柳雅摇摇头,笑道:“这镜子(挺tǐng)奇特的,你照着好看,我照了就不那么好看了。我卖镜子的时候,觉得这面镜子(挺tǐng)适合你的,就特意给你买回来的。你要是不收,别人可没你照着这么合适了。”

    柳絮儿楞了楞,视线又转到铜镜上。说实话,她是真的喜欢。可是因为家里穷,娘亲以前有一面鎏银的镜子,后来都卖掉了,从此以后家里就都是用水盆里的水照照而已,她都快要记不得当初照镜子的感觉了。

    柳雅又把手里的铜镜往前送了送,道:“大姐,你照照试试吧,真的好看。”

    柳絮儿这才犹豫着接过来,往脸上照。镜子里映出来的少女并不是一等的美人,但也算是清秀可人。五官倒也匀称精致,就是皮肤略微有些发粗,但好在面色不错。

    柳絮儿对着镜子摸摸脸,镜子里的人儿也摸摸脸;又顺顺头发,镜子里的人也顺顺头发。照得清清楚楚的,可比从水盆里看着自己要清晰多了,也真实多了。

    柳絮儿一时间竟然激动的手有些抖,再抬头看看柳雅,道:“雅儿,谢谢你,这镜子……真好看。”

    “不是镜子好看,是镜子里的大姐好看。”柳雅走到柳絮儿(身shēn)后,和她一起看着镜子里的姐妹两个,笑道:“回头把这破木梳换新的,再给你买点钗呀、坠子啥的,装扮一下更好看。现在(日rì)子好了,咱们家吃的也别将就,多吃蔬菜、多喝汤,养上一阵子个个都能水灵灵的。”

    柳絮儿点点头,眼圈都红了。回头一把抱住柳雅,颤声道:“雅儿,真心是大姐不对,大姐心眼小了,算计的太多。你这是……这是什么德报什么冤?大姐以后保证不和你生气了,要是大姐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还抽我嘴巴。”

    柳雅拍拍柳絮儿的背,笑道:“那叫‘以德抱怨’,不是冤仇的冤。再说,咱们是姐妹,哪有什么仇,什么怨啊,这个词不合适。以后咱们也不吵架了,(日rì)子好了还吵,那要给人看笑话的。”

    “嗯,我知道。其实大姐就是觉得自己没用,这样(日rì)(日rì)都闲着,也太难受了。”柳絮儿松开柳雅,又看看手里的镜子道:“我今天就去找牛婶学种菜,回头我在前院后院把菜种好了,也能赚钱养家了。到时候,大姐送你一盒最好的胭脂。”

    “行,那我可等着了。”柳雅点点头,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柳絮儿也笑了,看着柳雅满心的愧疚,觉得这个妹妹真是好的没话说。

    柳雅道:“大姐你洗漱吧,今天早上我做饭。吃饱了,我还要出去呢。今天可能回来的更晚些,你们还是不用等我了。尤其告诉小树儿,千万别去村头接我了,也许我抄近路,爬山回来呢。”

    柳絮儿都一一答应着,匆忙的把头发一扎,就进了厨房给灶里添火,帮柳雅打下手。

    柳雅也就洗了把脸,把手洗净了已经在淘米准备煮个红豆粥。红豆和着大米、江米煮烂了再加点糖,又香又甜,又软糯。

    小树儿几乎是被红豆糯米粥的香味给熏醒的,还揉着眼睛就进了厨房,说道:“我说今天怎么一早上就闻着这么香,原来是二姐在做早饭啊。”

    “是,你二姐做的就是香,你大姐做的就是凑合吃,对吧?”柳絮儿一边添柴,又烧了一壶水,一边问着小树儿。

    小树儿一撇嘴,嘻嘻笑道:“大姐,你在灶下烧火呀?我还以为你还没起来呢。没看见。”

    “没看见就说二姐好,看见了,就该说我好了吧?”柳絮儿笑问着。

    小树儿点点头道:“是啊,大姐也好,二姐做饭要是没有大姐添柴火,这粥能煮的这么香嘛。火候好啊。”

    柳絮儿和柳雅听完都笑了。柳雅推小树儿道:“小嘴,真会说。行了,起来了就洗洗吃饭。”

    一早上这和和美美的一幕才让人觉得温馨,柳达成听见两个闺女和儿子在厨房笑着说话,也露出了笑脸。

    吃过早饭,柳雅收拾一下东西,又准备出门了。今天她打算把前一天赚的银子都带上,看看还能有啥大买卖没有。另外,还把柳达成编的篮子挑了几个带着,也准备找个特别的销路。

    小树儿道:“二姐,用不用我送你啊?你提着这几个篮子倒是不重,不过不好拿呀。”

    柳雅道:“没事,这几个篮子用个包袱皮包上,我背着走就行了。到了大张村就有车了。”

    柳雅说完,找了个大包袱皮,把几个篮子包好了就往背后一背。因为这几个篮子都不是普通的形状,没法整齐的(套tào)在一起,所以显得包袱(挺tǐng)大的,几乎比柳雅还要宽了。

    小树儿看了就笑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家虐待二姐呢,一早上就让她一个人背这么大个包袱去城里卖。”

    柳雅笑着道:“是啊,知道你二姐不容易了吧。你记得好好识字、背书,晚上回来我考试啊。”

    说完,柳雅和柳达成说了一声,就出了门。

    村里的人并不会整天都进城,就算是到镇上去的也很少。所以看到柳雅又往村外走,就有人远远的问道:“柳家二丫头,又出去啊?见你整天这么忙活,到底赚没赚到钱啊?”

    柳雅回头瞅瞅,问话的是个老汉,自己只是觉得脸熟,并不认得。但看那老汉的面相(挺tǐng)和善,问话的口气也不是刻薄的,反倒像是关心。便回答道:“我爹编的篮子我拿去卖。还没卖呢,咋知道赚不赚钱。”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