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小树儿有了新床

    小树儿说完,柳雅才想起自己确实说过这样的话,还说以后修房子的时候顺便再给他搭个火炕。而且今天去(春chūn)妞家,小树儿还说过要跟四平学着砌火炕呢,柳雅却都没想起来。

    柳雅一拍脑门,道:“真是二姐忘了。对不起了,小树儿,二姐现在就去帮你搭张(床chuáng),再给你铺好了被褥总行了吧。”

    小树儿点点头道:“这还差不多,是个说话算话的二姐。”

    说完,就拉着柳雅往后院放杂物的小板棚走。一边走还一边道:“木板我都选好了,二姐就是给我帮个忙而已。”

    姐弟两个一起来到小板棚,果然就看到板棚里竖着放着好几块木板,应该就是小树儿之前选出来的。

    柳雅问道:“可是就这么几块木板,我们又不是木匠,怎么做张(床chuáng)给你?要不,你再等一天,明天叫大姐帮你找个木匠回来吧。”

    “切,小看人。”小树儿竟然白了柳雅一眼,然后道:“二姐,你就帮我抬木板就行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柳雅一笑,“行,我倒是看看你要怎么办。现在我只负责动手,一切都听你指挥。”

    说完,柳雅帮小树儿抬起最大的一块木板,两个人开始往屋里运。

    柳达成和柳絮儿都听见动静了,柳达成在窗口看着问道:“树儿啊,你这是要干啥?大晚上的,别折腾了。”

    柳絮儿也出来问道:“是啊,你们这是要干啥呀?”

    小树儿却摇摇头道:“没事没事,我和二姐搭手干活就行了。大姐,你洗衣裳去吧。爹,你也关上窗子歇着吧。晚上了,别编篮子了,当心累坏了眼睛。”

    这是柳雅经常告诉小树儿的话,如今听他像模像样的说给柳达成听,柳雅不由得好笑。也道:“是啊,我跟小树儿干就行了,也不是多大的工程,估计一会儿就弄好了。”

    姐弟两个继续抬着木板进了柳达成隔壁那屋。一进去柳雅就看到,屋里的地已经扫干净了,靠里面的墙边摆着几块高矮差不多的石头。

    一看这架势,柳雅就想到了沧千澈睡着的那张简易的小木(床chuáng),也明白小树儿是要搭一张什么样的(床chuáng)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小树儿也要弄成这样,柳雅的心里就是好一阵发涩。

    等到把余下的几块木板都搬过来,一块块的在石头上摆平,柳雅一转头就往外走。

    小树儿连忙叫道:“二姐,你这就走了?帮我扶着点啊,我还得钉几颗钉子呢。不然晚上我一翻(身shēn),(床chuáng)板散了咋办?”

    柳雅这才转(身shēn)回来,问道:“还得钉钉子啊?我不知道。我以为这样就行了呢,我打算回屋里把我那(床chuáng)褥子给你拿来铺上,让你可以软和点。”

    小树儿吐吐舌头道:“原来二姐这么贴心。行,先扶好,我很快就钉完了。”

    小树儿干活也是把子好手,拿着个小榔头“叮叮当当”的几下子,就把这几块木板钉结实了。然后又拉着柳雅在上面坐了坐,道:“咋样,二姐,还结实吧?”

    柳雅点点头,赞道:“嗯,结实,我弟弟可真是能干。你先这样应付着,二姐这次不会忘了,一定尽快找人来修房子,再给你重新砌个结实又暖和的火炕。”

    “二姐,你不是(挺tǐng)聪明的嘛,怎么就没看出来呢?”小树儿坐在(床chuáng)板上,还颠了两下,笑着问道。

    “啥?看出啥?”柳雅懵了一下,没明白小树儿这话里的意思。

    小树儿又“哈哈”笑了两声,才道:“我是怕二姐睡不着,闷在屋里难受。我和大姐一个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其实不急于这一时的。”

    听小树儿说完,柳雅的心头一颤,一把将小树儿抱在了怀里。在他的背上拍了两下道:“坏小子,让二姐这么窝心。原来你是怕二姐心眼小、心思窄啊?放心吧,二姐早就忘了之前不愉快的事了。”

    柳雅真是没有想到小树儿竟然这么有心思,还这么的体贴。这份感动,可真不是能表达出来的。

    小树儿被柳雅抱着,喉咙也有些哽。一双小手环过柳雅的腰,颤声道:“二姐(身shēn)上也有和娘亲一样的味道,二姐最像娘亲了。”

    “臭小子,别把鼻涕粘在我(身shēn)上了。”柳雅不好意思的推开小树儿,其实是有些不习惯这样的真(情qíng)流露。

    可是看着小树儿那一双晶亮的大眼睛,又忍不住把小树儿拉进怀里,拍了两下之后才放开。

    “行了,(床chuáng)板也搭好了,铺了(床chuáng)我就可以睡了。二姐你也早点睡,既然没有啥不高兴的事了,应该就能很快睡着了。”小树儿说完,主动放开了柳雅,出门去柳絮儿那屋抱自己的被褥了。

    柳雅也出来,回到自己的屋里,把自己一(床chuáng)最好的褥子抱出来,去给小树儿铺上。

    小树儿先回来的,见柳雅也抱着褥子过来了,忙道:“不用了,二姐,我这被褥够了。我是男孩子,(身shēn)子骨硬;你是女孩子,(身shēn)子骨软,最怕硌着了,快点抱回去,给你自己铺上吧。”

    柳雅却不应声,只是走过来硬是把自己的这(床chuáng)褥子给小树儿铺上,又摆好了枕头,卷好了被窝,才道:“你不是说二姐(身shēn)上有娘亲的味道吗?那就把我的褥子借给你睡。回头二姐买新被褥回来,咱们都换新的。”

    “哎,好。”小树儿知道推脱不过,索(性xìng)就脱了鞋子跳上(床chuáng)去。

    小板(床chuáng)并不高,其实也不是很稳定。幸好小树儿年纪还小、(身shēn)子轻,所以睡着才会稳当。

    见小树儿准备睡了,柳雅也退了出来。但是她站在院子里,抬头把柳家的几间土坯房来来回回的看了好几遍,心中已经在打算着,该怎么把房子也修葺修葺了。

    自己总是说“有钱了、有钱了”,有钱了就怎样怎样。现在总算是有点银子了,却又答应把钱借给(春chūn)妞了。柳雅虽然从来没有后悔帮(春chūn)妞,但是她也觉得,柳絮儿发脾气也并非没有道理,自己似乎做的并不是那么的好。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