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态度改变

    柳絮儿难以相信爹之前对自己说的话,不由得再次问道:“爹,你说的是真的吗?雅儿她……”

    “絮儿。”柳达成截住了柳絮儿的话,低声道:“你们姐弟三个每人相差两岁,可是你比树儿整整大了四岁呢。树儿那时候还小,还裹在个包被里头,不可能记得这件事的。可你那时候足足四岁了,难道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了?”

    “我……”柳絮儿蹙眉回忆着,继而默默地点点头。

    “这事也只有咱们家里的人知道,可从来没有对外人说过。”柳达成拉过柳絮儿,让她坐在炕沿上,给她顺了顺头发,又看看她脸上的巴掌印,道:“爹今天跟你说个明白,是想要让你知道,爹不是偏向着雅儿,也不是雅儿和爹耍了什么心思才要去了那本书。而是因为她娘亲对我们柳家有恩,那本书也是她娘留给雅儿的东西,那不是我们柳家的。”

    “是,我懂了。爹,雅儿她就是我的亲妹妹,我不该和她争的。”柳絮儿说完,摸了摸自己已经红肿起来的脸颊,自嘲的一笑道:“我这一巴掌挨的不冤,雅儿她打的对。何况她现在为了咱们家已经做了那么多了,是我们柳家欠她的。”

    “嘘”柳达成赶紧摆摆手,道:“别乱说话,这事别让雅儿和树儿听去了。”

    柳絮儿点点头,表示她知道了。又保证道:“爹,这件事我会烂在肚子里的,你就放心吧。”

    “那就好,你们都是一起长大的亲姐妹,要好好相处。雅儿毕竟还小,你是大姐,要多让着她。”柳达成说完,朝外努努嘴道:“雅儿和树儿已经在做饭了,你也快去帮忙吧。”

    柳絮儿点点头,起(身shēn)往外走。

    柳达成想了想又叫住她道:“絮儿啊,爹还想跟你说,雅儿赚的钱,爹是一文都不会要的。现在都给她攒着,以后那全是她的嫁妆。毕竟爹的腿瘫了,没法再赚钱给你们攒嫁妆了,就要靠你们自己了。”

    柳絮儿听了,抿了抿嘴,半晌没说话。又想了一会儿才道:“昨天雅儿和我说了,让我找牛婶学着种菜。我就把前院、后院的空地翻整翻整,然后买点菜种子种下吧。以后我一边照顾爹,一边种菜卖钱。”

    “嗯,好,好孩子。你们都是好孩子。”柳达成满心安慰的点点头,感觉眼眶又湿润了。

    柳絮儿闷着头走出了柳达成的屋子,深深的吸了口气,感觉肩膀上的担子还是那么的沉重。再看看厨房里亮起的灯,摸摸还红肿的脸,苦笑了一下,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大姐。”小树儿听见门声抬头,就看到柳絮儿进来了。本来他还想帮柳雅说几句话,可是看到柳絮儿脸上的巴掌印,小树儿也心疼,便低下头不说话了。

    柳雅正在往外盛菜,听见小树儿叫“大姐”,心头就是一阵堵得慌。本想要盛了菜就出去,不和柳絮儿碰面,最好是等他们吃完了自己再吃。

    不成想柳絮儿径直走了过来,伸手把柳雅手里的锅铲接了过去,说道:“我来盛菜吧。刚才和爹说话,也没帮忙做饭。”说完,柳絮儿看看不说话又面露尴尬的柳雅,声音涩涩的道:“雅儿,还在怪大姐跟你计较呢?大姐确实不对,你打得好。不过,打也打了,大姐望你别计较了。大姐当你还是个小孩子,不记仇的好不好?”

    柳雅本来放了锅铲要走的,可是听到柳絮儿突然说了这些话就站着没动。

    “怎么?还怄气呢?”柳絮儿见柳雅不吭声只看着自己,弯着眼睛勾起嘴角笑了笑,说道:“行了,别气了。你刚才不是也说了,咱们是一家人,是亲姐妹,总不能因为小吵小闹的就真的翻脸记仇吧。”

    柳雅对于柳絮儿的转变是真的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看着柳絮儿的眼神,又不像是在使什么坏心思。

    柳雅也清楚,柳絮儿的脑子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心眼其实也没有多么的坏;就是耳根子软,听不得外人的挑唆,所以才有了刚才的那么一出。

    柳雅正琢磨着,还没开口,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柳絮儿说几句能缓和的话,小树儿就跑了过来,一把抓住柳絮儿的手道:“大姐,你这话算是说对了。咱们是一家人,谁也不会记仇的。你快说说,究竟是谁在你背后挑唆的,我找她算账去。给她左右脸都来一巴掌。”

    小树儿的一句话,解了柳雅的尴尬,也给抛给她一个话头。柳雅借势道:“对,大姐你就是耳根子软,(爱ài)听信别人说的话。你告诉我谁这么坏心眼,我和小树儿找她算账去。”

    “没谁啊,就是我自己心眼小,胡乱琢磨的。”柳絮儿赶紧摆摆手,道:“雅儿,既然你也不怪我,那就好了。咱们还是好姐妹,以后我不和你吵架了。要是我忍不住还发小脾气,你就在我这边脸上也抽一巴掌。”

    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任谁也没法再发脾气了。小树儿又一手拉起一个,傻呵呵的陪着笑,柳雅就算是再有气,为了这个家的和睦也都忍了下去。

    饭菜做好了,还是端去柳达成那屋吃。柳达成竟然没有提起柳絮儿和他告状的事,也丝毫没有问柳雅为什么打了柳絮儿。这分明是在给孩子们一个空间,让他们自己的事(情qíng)自己去处理。

    柳雅对于柳达成的宽容很是赞赏,否则她还真不知道被爹问起为什么打了大姐,自己要怎么回答呢。

    饭后,因为之前的矛盾,各自心里还是有个疙瘩的,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话,柳雅就打算回屋了。

    倒是小树儿收拾了碗筷跟着柳雅过来,道:“二姐,你可是忘(性xìng)真大,你忘了答应过我什么事了?”

    “啊?我答应过你的什么呀?”因为柳絮儿的事,柳雅的心(情qíng)并不是太美好,所以一时间还真是没想起来。

    小树儿一笑,指了指柳达成隔壁的那间闲置的屋子,道:“你答应了给我在爹的隔壁摆一张小(床chuáng)的。”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