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我不惯着你

    别看柳絮儿平时都是一副温顺、乖巧的模样,可是自从上次她发狠拧了柳雅的胳膊之后柳雅就知道,这丫头肯定也不是个好脾气的。

    可柳雅(性xìng)子也硬,见柳絮儿摔东西,冷笑一声,猛地伸手将她的肩膀擒住了,用力把她的胳膊向(身shēn)后一拧,沉声道:“别跟我这闹腾,我看不惯,也不会惯着你。告诉你柳絮儿,柳家以后是要光明正大的做人,不是小心翼翼地去讨好、迎合别人。你这次做的就是错,还错的离谱。别拿你自己的软弱当作善良,装着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求外人同(情qíng),别人只能看你的笑话,回头更使劲儿的欺负你。把你拧我胳膊、摔碗的架势拿出来,去跟三婶家闹腾去啊。以后谁敢给你脸色,谁敢看不起咱们柳家,你就去谁家掀桌子,那我柳雅就佩服你。没那本事,就给我老实待着。以后别往我头上扣帽子,事事都怪我惹祸。”

    说完,柳雅顺手一推,将柳絮儿推到了墙角边上。柳雅又一抬腿,把刚才柳絮儿踢翻的凳子给踢飞了,转(身shēn)就出了门。

    小树儿一手还端着碗,另一只手拿着筷子,可是面前的菜已经被柳絮儿扫落满地了。刚才柳雅扭柳絮儿胳膊的时候,小树儿更是惊讶的合不拢嘴,不知道该帮哪个,又该怎么劝。

    现在二姐负气走了,大姐蹲在墙边哭起来,小树儿还是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咋办好了。

    就在此时听到柳达成在那边屋子喊问了一声:“咋了?又咋了?树儿,树儿……”随即就是“扑通”一声,和柳达成的一声闷哼。

    小树儿这才反应过来,知道是爹听到了这边屋里的动静,着急想要知道(情qíng)况,八成是摔下地了。

    “爹,没事,就是我摔了个碗。”小树儿应答着,赶紧往柳达成那屋跑。

    小树儿跑进柳达成的屋里一看,柳达成果然已经摔在了地上,正扶着炕沿要起(身shēn),也不知道是急得还是累得,已经满头大汗了。

    “爹,咋还摔下来了,我扶你。”小树儿赶紧过去,双手架住柳达成的胳膊,从背后半拖半抱的把他从地上托起来,扶在炕沿上,再帮他往里挪了挪。

    柳达成喘了两口气,才拉着小树儿问道:“树儿,到底咋回事?我听着是你大姐和二姐吵起来了?还……动手了?”

    柳达成真心没想到,他们家里两个闺女能动手打起来。一般都是家里的小子多,在一起闹腾着又吵又闹的急了才会动手,可他们家这两个女娃子竟然摔东西打架,这可怎么是好呢。

    小树儿也是一脸的着急,看看吃饭那屋,又看看柳雅那屋,对柳达成道:“爹,你坐稳了,我去看看二姐吧。上次她就是气急了要走,还是我给拉回来的。”

    “去吧,快去看看。你二姐脾气硬、(性xìng)子直,可别真是又气走了。毕竟是个孩子,能去哪儿?赶紧去。”柳达成赶紧推着小树儿往外走。

    小树儿走到门口,又回头道:“爹,我觉得……这次也真是大姐不对。咱们家就是太软弱,才让人欺负的。”

    “是了,我知道,你快去看看你二姐吧,我叫你大姐过来说道说道。”柳达成朝小树儿挥挥手,让他快去。

    小树儿点头,赶紧就往柳雅那屋跑。跑到门口一推门,见门竟然插着的。

    不过,门在里面插着,小树儿却莫名的安心了。起码证明二姐没有想走的意思,就是在屋里生闷气呗。

    小树儿轻轻的敲敲门,在门外道:“二姐,开门,我是小树儿。”

    “我睡了。”柳雅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二姐,我给你烧洗澡水去吧,你不是每天晚上都要洗澡之后才睡觉的吗?”小树儿没有开口劝柳雅,只是顾左右而言他。

    柳雅则是在屋里又没动静了。

    小树儿抿着嘴儿想了想,又道:“二姐,今天月亮可亮了,星星也多。要不,你陪我去山上看星星呗。”

    “不看,今天晚上(阴yīn)天。”柳雅在屋里随意的回着。

    小树儿摸了摸鼻子,抬头看看那漫天的星斗,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不过又道:“二姐,就算是不看星星、月亮,那你看我写字呗。我把‘泉清竹香’四个字写的可好呢。”

    “……”屋里再没有了回答。

    小树儿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什么,可是猛然间门闩一响,门从里面拉开了。

    柳雅插着腰站在门口,歪着头看着小树儿,问道:“你怎么那么罗嗦,还让不让人睡觉?”

    “不让。二姐,你陪我玩儿一会儿,我就让你睡。”小树儿索(性xìng)耍赖,伸手去拉柳雅的衣袖。

    不料,柳雅飞快的一翻手腕,用拇指和食指在小树儿的虎口上一捏,顿时就让小树儿的手一麻,再也使不出力气,这一下也就抓空了。

    小树儿一愣神,随即眼神一亮,又伸左手去抓柳雅的衣襟儿,这次柳雅仍然是同样的手法在小树儿的腕子上捏了一下,小树儿的半边胳膊都麻了。

    小树儿又连续“偷袭”了几次,都被柳雅一一破解了,还捏的小树儿手腕、手肘都麻酥酥的。不过,小树儿脸上的笑意浮起来,抬头对柳雅道:“二姐,咋样,心里好受点没有?”

    “嗯。”柳雅闷闷的开口,然后拉开门,坐到了门槛上。

    她刚才是真的很生气,但是奇怪的,竟然没有生出要走的想法。直到小树儿来敲她的门,柳雅才恍然明白,原来在她的心底,已经对这个家有了牵挂。

    而在这个家待的越久,牵挂就越多,也就越是放不下。以至于现在她虽然会因为柳絮儿的懦弱和意见不合大吵大闹,却已经不会生出要离开的念头了。

    小树儿很乖的也坐下来,和柳雅肩膀靠着肩膀一起坐在门槛上。小树儿轻声道:“二姐,我刚才真的很担心你。”

    “担心我?你为什么不担心大姐?我要是用力点,她的胳膊可就断了。”柳雅听了小树儿的话,好奇的转过头看着小树儿。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