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0章 我把你这样再那样

    云穹国的新都城经过这三年来的建设和改造,已经初具规模,而且繁华盛荣。

    因为在选址的时候就有了明确的规划,所以现在的都城建的十分理想,有几分国际化大都会的意味了。

    柳雅本来以为沧千澈要傲(娇jiāo)到自己进了家门去哄他,没想到距离新都还有一天路程的时候,沧千澈就来了。

    不过不是列队相迎,不是摄政王的气派,而是一个半夜三更来爬窗的小子。

    也幸好那天柳雅没有和芷玥一起睡,因为这驿站都是很小的房间,所以柳雅和芷玥各住一间。

    半夜时分,柳雅猛然间醒来,就看到(床chuáng)帐被撩起来,一个修长的(身shēn)影站在外面。

    “来啦”柳雅没有丝毫的疑惑这个人是谁那熟悉的感觉让她心悸,绝对不会认错。

    只是柳雅那平静的声音明显让沧千澈不喜。

    他站在(床chuáng)头已经看了柳雅有一会儿了,就是怕吵醒她。可是又希望她快点醒来,给自己一个惊喜的眼神,朝自己羞涩的一笑。

    结果,如此静默平淡的口气,让沧千澈连夜的奔波索然无味,憋了三年的火气顿时就冲上了脑门。

    “嗯。”沧千澈闷闷的回答,一边转(身shēn)一边道“这就走,你睡吧。”

    “你陪我睡。”柳雅一伸腿,就用纤细的脚丫勾住了沧千澈的大腿,把他(身shēn)子给拖住了。

    “我得回去,明儿还要早朝。”沧千澈低头看着缠在自己腿上的那只玉足,纤细柔美,月光下仿佛会发光一样,心就“砰砰”的乱蹦达几下。

    “三年来,你哪天不早朝”柳雅挑着眉,轻轻用手指甲刮着(床chuáng)单,发出轻微的“刺刺”声。又道“可是三年来,你每天都没睡我(身shēn)边啊。”

    “来看看你,以后不是不走了吗”沧千澈还是闷,心里的火苗噌噌的撞,可他就是犯了倔脾气,道“以后睡一起的时候多了。”

    “那你还不多等一天”柳雅笑了,脚趾头动了动,往沧千澈的腿上撩了两下,道“你怪我没醒了就直接扑过去吗”

    沧千澈抿着嘴唇,想着该怎么回答。按理说,老夫老妻了,不应该那么矫(情qíng)。

    可是他真是希望柳雅如她自己说的那样,见着自己就扑,扑的越狠他心里才痛快。

    偏偏柳雅那么平静,让沧千澈觉得自己就不该来。

    柳雅盯着沧千澈的表(情qíng),觉得时候也差不多了,不能再逗他了。这三年的相思是调剂,调过头了就不好哄了。

    柳雅又勾了勾脚,把沧千澈硬生生的往回拉了一点,道“我刚才乍一醒过来就知道是你,我是真愣了。脑子里想了些不该想的事,结果就没表现的太欢喜。”

    “是,见着我都不欢喜,还想些别的事,我不该走吗”沧千澈脑门发凉,心、肝、肺往一块缩缩。真疼

    他自己都不知道,这都是三十来岁的人了,闺女都十好几岁了,他怎么还这么猴急似的只一天就不能等了,偏偏就火急火燎的赶过来,还爬窗

    柳雅“噗哧”一声轻笑,低声道“那你怎么就不问问,我想的是什么”

    说完,不等沧千澈回答,她就自己接着道“我是一看见你就心(情qíng)恍惚,想着先把你这样,再把你那样,然后我们就那样再那样。”

    “哪样”沧千澈的眼神闪了闪,自动脑补了一下“这样”或是“那样”的(情qíng)节,心更是“扑通通”几下子,跳的他有点上不来气。

    柳雅往外挪了一点,手伸过去把沧千澈的腰带扯住了,也不使劲儿,就是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拉扯。

    沧千澈不得已回了一下头,就看到柳雅眼眸里全是水样的柔(情qíng),浓得化不开又凝不起,仿佛能够溺死人一样。

    “就是你想的那样呗。”柳雅把扯着沧千澈腰带的手松开,把自己(身shēn)上的被子掀开了。

    刚才她趁着沧千澈背对着自己,把里衣褪下去了,现在掀开被子就是一片(春chūn)色。

    沧千澈眼神一凝,一口气还憋在心里,想要大口的喘气。

    就听见柳雅小声道“你还不准我醒了楞个神还不许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你这说来就来了,我心里还没缓过劲儿来,你就要走三年不见,你不是应该早早就去接我的吗硬是拖到这个时候才来,我心里不难受吗”

    柳雅鲜少有这样委屈巴巴撒(娇jiāo)的时候,现在软声细语,又美色(诱yòu)人,简直让沧千澈心口闷胀,一下子觉得处处都是自己的不是了。

    “你看看,你还不是在愣神”柳雅撇了撇嘴,道“我好不容易把步骤都想好了,你怪我想东想西的没个实际,那我现在补回来,来不来得及”

    “来得及。”沧千澈虽然早就不是毛头小伙子了,可是这一等三年,谁受得了。

    “那就好,过来。”柳雅勾勾手指头,脚趾头也跟着用劲儿,就把沧千澈给拉了回来。

    这样先抑后扬才有(情qíng)调嘛。要是她睁开眼睛见着是沧千澈,就兴奋巴拉的扑上去,一准儿没有这勾心挠肺般的让人心痒难忍。

    这个后半夜,两个人都没得睡了。

    一个要这样、一个要那样,不管是哪样都分外的合拍。

    结果一下子没控制住,欢纵过头了,天蒙蒙亮了才迷迷糊糊睡着。

    等到柳雅再醒来,已经在马车里了。是摄政王府的大棚马车,沧千澈就坐在她(身shēn)边,一脸柔(情qíng)蜜意的看着她。

    “什么时辰了芷玥呢爷爷呢”柳雅撑着(身shēn)子坐起来,顿时就觉得腰疼,双腿发软,一下子又躺了回去。

    沧千澈连忙伸手将她扶住了,捞进自己的怀里,笑盈盈的道“芷玥很好,骑马走在后面。爷爷没事,还在他自己的马车上。还有一个多时辰就到了,你再躺躺,一会儿马车进城之后就直接回王府。”

    柳雅听见还有一个时辰就到了,心里发沉、脸上发烧。她这是有多累啊,竟然一觉睡到这个时候。

    不过沧千澈却很高兴,把柳雅抱在怀里又亲又拍的。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