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8章 绝望,彼此的折磨

    “皇上,叛国之人麦承锦,以及所勾结的云穹国士兵已经到了宁都正南门三十里,扎营。”

    “皇上,请您解释一下,先帝遗诏是怎么回事?”

    “皇上……”

    麦柯卓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的臣子一片惶恐,眼眸里的寒意能凝成冰晶。

    而他的心里,却火烧火燎的急着。因为今天早上开始,古雪绮就不太对劲儿了,御医给看过,说是生产也就在这两天了。

    难道说,这真的是天意?还是说,麦氏皇族的血脉就要注定有此一劫?

    麦柯卓站起(身shēn)来,把袖子一挥,不等那些大臣们再说什么,直接道:“退朝。”

    众人皆惊!事到如今皇上还不想办法退兵,也不要求议和,难道就这样等着大军压境?

    本来,先皇的遗诏出世,就已经让这些朝臣们心中怯怯。多年以前的那场皇室纷争还历历在目,这是麦氏皇族自己的事,可偏偏牵扯到的是整个天下。

    甚至于,多年前失踪的皇长孙麦承锦成了皇宗玉玺的继承人,而当年最有实力继承王位的五皇子珞珈也重新站了出来。

    更可怕的不仅仅是这两人联手,还有云穹国的生生讨伐。

    云穹国在商贸上一向强势,如果不是因为南源国占据了诸多的海上便利,且地处于与其他大陆相交汇的重要位置,云穹国只怕早就越俎代庖了。

    而云穹国自从把天泽国都收入版图之后,强大的实力更是不容小视。仿佛周边的各国都成了其附属国,隔海望去,云穹国占据了对面的一整片江山。

    面对着这样的一头雄狮,南源国不过就是一只会用点脑子又比较油滑的狐狸。可是靠着讨巧和圆滑过(日rì)子终究抵不住狮子的大举示威。

    偏偏的,如今连皇上都这么漠不关心,难道说兵临城下之后的唯一出路就是俯首称臣?

    可是就算你要投降自保,也该早早有个态度吧。难道等到对方大举攻入,烧杀掠夺的时候才举起白旗吗?

    没有人知道皇上麦柯卓现在是个什么心思。

    实际上,在过去的七个月里,云穹国步步紧((逼bī)bī)却还屡屡受挫的时候,麦柯卓有上百种方法可以阻止云穹国的脚步。

    可是偏偏的,每到关键时刻,皇上就会玩几天失踪。据说都是因为锦妃腹中的那个皇室血脉给闹腾的。

    现在,朝中的文武大臣们面面相觑,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同一个关键……那个不停矫(情qíng)的锦妃,受尽宠(爱ài)、祸乱君心的锦妃,就是来自于云穹国啊。

    祸水!真真正正的红颜祸水!

    “请君侧!诛(奸jiān)妃!还我南源国太平安定。”有人带头喊了一句,这口号立即就一呼百应。

    以至于在古雪绮动产之后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宫门竟然被堵住了,不准里面的人出去找御医,说是怕(奸jiān)妃叛逃,给云穹国送信。

    古雪绮(挺tǐng)着大肚子在(床chuáng)上痛苦的翻滚了一下,可是因为肚子实在太大了,她只能侧个(身shēn)之后又翻转回来,仰面躺在(床chuáng)上大口的喘气。

    古雪绮不是第一次怀孕,却是第一次生生的忍了九个多月,准备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期间遭过的罪数不胜数。严重的孕吐并不是只有两个月,而是生生的吐了六个月。

    而这六个月里,把古雪绮虚耗的只剩下一把骨头,该隆起的肚子也只是冒出个小尖。

    可是就在怀孕第七月开始,孕吐突然停止之后,古雪绮食量大增,肚子就像是吹气球一般的鼓了起来。

    但之前耗损太多,她的肚子鼓了起来,却还是四肢纤瘦,浑(身shēn)无(肉ròu)。

    结果到了生产的这个月,古雪绮几乎被自己的模样给吓着了。全(身shēn)上下都是瘦巴巴的,偏偏(挺tǐng)着个巨大的肚子。

    到了最后几天,她根本连坐起来都费劲儿,因为肚子太大了,她的腰根本就撑不起这个(身shēn)体、也(挺tǐng)不起这个肚子来。

    现在古雪绮躺在(床chuáng)上,觉得自己是一条任人宰割的鱼。

    不过古雪绮也听说了云穹国兵临城下的(情qíng)况,她在痛楚撕扯着(身shēn)体和神经的同时,竟然还有了一丝绝望的欢快。

    来吧!在我没有生下这个孩子之前,打破南源国的城门,让我看到这个夺取我清白的暴君死在所有人面前。

    快点!我不要被强迫着怀上孩子,又无可奈何的把他生下来。因为这个孩子本来就是他羞辱自己的罪证。

    古雪绮大口大口的喘气,肚子猛地动了一下,似乎那个强悍到不像话的胎儿在给她一点教训。

    你还在娘胎里就这么凶狠,真像你的父亲一样,对我从不留(情qíng)。

    可是为什么眼眶有些湿润?是因为母(性xìng)使然,还是因为走到了绝望的尽头,仿佛看到了微微的一束光?

    麦柯卓大步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古雪绮瞪着一双绝望无神的眼睛,看着自己却全然没有焦距。

    那双眼睛清透明亮,可是却绝望的彻底。

    可是麦柯卓竟然从那空洞的眼眸深处,看到了一个孤单的背影。那背影很快就隐于一片雪雾之中,仿佛是被插满了箭矢,流干了鲜血。

    那个人是谁?!!那个隐于古雪绮内心深处,却在绝望时暴露在她眼眸里越发深刻的男人是谁!

    麦柯卓浑(身shēn)一震,咬着牙冲过来,一把将古雪绮从(床chuáng)上拉起来。

    可手心里抓住的那只胳膊让麦柯卓的心狠狠的一抽,她怎么这么瘦?

    皱眉,低头,眼睛在古雪绮(身shēn)上扫了一圈又一圈,麦柯卓心疼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他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人把自己折磨成这副模样的。可是他做不了什么,只能专心盯着她(日rì)渐隆起的肚子,还有一些欣喜。

    起码,古雪绮的肚子里孕育这自己的血脉,这也是自己唯一的血脉。

    只要生下这个孩子,他和她之间就有了不可磨灭的纽带。那是他的精华与她的血(肉ròu)凝结而成的,一个崭新的、鲜活的小生命。

    不管她如何痛恨自己,起码他们之间的这一点维系再也不能被割离了。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