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入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虾写 书名:贼警
    最美丽在很多时候恰恰是最虚伪的,因为他只将美丽一面呈现给你。卢娜水准自然不会这么低下,但本质上还是在鄙视网民们的智商。

    卢娜要对社会道德做一个暗访,安排了隐藏摄像机,抽取十位路人对他们道德进行一次考验。丢钱包考验,演员走啊走啊,不小心钱包掉了,群众甲发现时候,演员已经离开了有些远,并且有建筑物或者树木遮挡。不还钱包的人的脸会被打上马赛克,还钱包的人则会露脸,并且接受采访。

    听到这里似乎并不高端,不高端的事(情qíng)在高端的((操cāo)cāo)作后就高端了。首先十名群众有有八名是演员,这八名演员全部会拾金而昧,一位不是演员的群众,选择为一名小有名气,道德高尚的中学教师,选择他是用他在教育界的声望来告诉网民,这次摄像是真实的。最后一位群众自然是安安了,是除了教师之外的会还钱包的另外一个人。安安在接受采访会对摄像机说明自己的学校和学生(身shēn)份。卢娜就会问,为什么你今天没上学。安安回答,自己做错了事(情qíng),目前被停学。另外还有地点的选择,安安捡到钱包的地点在公园附近的图书馆外围。正能量的人都喜欢图书馆,网络电子书神马听起来就不够档次。

    最最后,安安和那位中学教师一起接受采访,中学教师必然会说一大堆道理,而后必然会对安安进行一定的赞誉。其中还有一个技巧,卢娜会告诉中学教师,八个人没有还钱包,她很失望。中学教师会宽慰她,并且努力宣传正能量,让其自动、自愿的带有责任和使命感的对镜头演说。

    这还不是最最最后,如果这视频没人看,那就没意思了。所以还需要推手,推手特别喜欢这种正能量的业务。推手主题并非安安和教师,而是拿八位没还钱包的人。标题可以劲爆点,社会道德只能依靠学校来维护。80的市民道德沦丧。什么吸引眼球上什么标题。

    在网友们纷纷点赞之后,加上那位中学教师的影响力,加之安安提到自己的学校,安安被退学的可能就会大大降低。还做了铺垫,如果安安还是被退学,卢娜将会再做一期节目,拾金不昧者被高中退学。而后对校方进行采访,以舆论压力压迫学校。学校说安安犯错了,什么错?不能说,要保护未成年人。

    全(套tào)弄下来,轻松解决安安的事(情qíng)。真善美的背后往往隐藏了魔鬼,超越社会平均道德水准过多的人和事,都是值得怀疑的人和事。

    左罗交代完毕,安安就接到了卢娜电话,出门去了。

    不到一分钟,有人敲门,左罗还以为安安忘了东西,打开了房门,看见了丁东,还有丁东(身shēn)后两名便衣:“丁队?”吃早饭吗?自己早饭已经很寒碜了,你们来了三个人。

    丁东面无表(情qíng):“苏诚在吗?”

    小房间的门打开,苏诚穿戴整齐,头发梳理清楚,问:“找我吗?”

    丁东将左罗挤到一边,走到苏诚面前,拿出一张刑拘通知书:“苏诚,你因为涉嫌谋杀刘默,暂时将你拘捕,请在刑拘通知书上面签字。”

    我特?左罗无比震惊看苏诚,谋杀刘默?这信息量实在太大了。左罗一时间不知道想什么,无数的信息瞬间充暴了脑袋,让左罗处于当机状态。直到苏诚被丁东带走,左罗还没回过神来。

    苏诚谋杀刘默……这……太诡异了。如果是真的,那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无比诡异。左罗从口袋摸出香烟点上,坐到沙发上,他现在需要静静。

    在一连抽了三根烟后,左罗灭烟头,站起来,走到苏诚的房间,两名物证组人员正在拍照。左罗看见房间被整理的清清楚楚。被褥铺平放在(床chuáng)上、书桌上的剃须刀等私人物品全部不见,书桌被擦拭过,椅子摆的很端正。

    在门边放了一个行李箱,左罗打开行李箱,里面全部是苏诚的私人物品,也是苏诚的所有私人物品。

    左罗拨打许璇电话,许璇没接电话,大概七分钟后回电话过来:“我都知道了。”

    左罗还一头雾水:“什么(情qíng)况?”

    “警方收到一个视频,里面是苏诚对着镜头说明一个杀人计划,计划中提到的酒店、街道、绑架细节、杀人细节等,都符合刘默之死调查所得细节。其中还包含了设计你的桥段,浑(身shēn)是血的人阻拦和考验你。”许璇低沉声音道:“没错,是苏诚做出杀害刘默的计划。”

    左罗道:“他好像知道自己要出事。”

    “是的,我们不能谈这些。”

    “我知道。”左罗挂了电话,思考良久,拨打宋凯电话:“苏诚被捕了,因为一个视频,宋凯你想办法弄到视频副本,判断视频的真假,还有视频中苏诚的真假。”完整的视频是可以作为物证的。苏诚视频中所说的细节如果完全和刘默被绑架被杀害的细节一致,那苏诚麻烦就大了。

    ……

    苏诚第一次以嫌疑犯(身shēn)份走进Z部门,门口特警看苏诚戴的手铐非常惊讶,难以置信。将和苏诚打招呼的一句话硬生生吞了回去。没有苏诚,猎鹰已经废了,从这点来说,猎鹰小组的特警是非常感谢苏诚的。

    光头拿了牛(奶nǎi)和面包在一楼和三组组长侃大山,也被惊呆。作为一位刑警负责人,他知道抓捕苏诚这种事很特殊,要么不抓,大家讨论,怎么怎么办。要么就是警方掌握了关键证据和重要犯罪证据。

    一路到二楼一组的审讯室,几乎所有看见的人都如同被定(身shēn)一般凝固当场。一年以来,苏诚已经被他们私下冠以神探称号,破获的刑事案件无数起,无数次的穿针引线,直捣黄龙。甚至一力将盘踞在A市一二十年的吊死鬼团伙打的七零八落。

    即使是马局被捕送到审讯室,他们也没有如此震惊。不管怎么说,马局已经离开了半年,苏诚昨天还和他们一起工作。

    张副到达,见大家都在窃窃私语,吼问:“聊什么?”

    大家各自散开,忙自己的事去,互相眼神之中还有交流,他们非常好奇苏诚干了什么。

    张副到二楼审讯室,陆任一和丁东,还有当西全部在审讯室外观察苏诚。抓捕苏诚是早上六点二十分,由张副通知丁东完成的。在此之前,张副已经在内务局开了四十分钟的会议。苏诚不是警察,抓他本不需要这样,但是苏诚在警界,特别是Z部门内积累了相当的威望。很多人潜意识已经将苏诚当成警察对待。就连指挥中心对苏诚的电话号码都开通了一定权限。

    周断快步走到小房间,道:“许璇暂时放假,我派人陪着她。”

    “就我们几个人,可以明说是要对许璇进行一定监视。”张副问:“技术科消息出来了吗?”

    周断回答:“刚刚出来,确定此人就是苏诚本人,视频真实无误。”

    丁东道:“从表述来看,苏诚不是在背诵,而是思考述说这个计划。也就是说计划是在刘默死之前做的,凶手依照苏诚的计划绑架和杀死了刘默。但是从苏诚(情qíng)况看,他似乎有所准备。”

    “他知道自己会被捕?”

    “不确定,但是我出示刑拘通知书时候,他没有任何的惊讶,很配合的签字,并且和我们一起离开。我看了他的房间,这时间他本应该喝茶,但是没有。连行李都收拾好了。”

    张副道:“再观察也没有作用,上吧。”

    周断和丁东进入审讯室,两人心(情qíng)有些复杂坐下,丁东按照程序介绍自己和周断,说明苏诚的权利和义务。丁东准备进入正题时候,苏诚先开口:“是不是需要先联系英国领事馆?”

    对哦,这家伙是英国国籍。熟到把这点忘了。还没审,警方先败退。部分案件针对外国人氏进行审讯前,除非其本人有要求,否则需要知会领事馆。领事馆可以不派遣律师或者其他的,但是需要记录在案。

    程序就是程序,周断出来,联系公共关系科,公共关系科电话联系英国领事馆,通知他们有一位‘工’民被警方刑拘,通知到位后,周断和丁东才再次进入审讯室,重复了程序,正式对苏诚进行审问。

    审讯室外小房间,张副接到物证组电话:“苏诚手机出现不明来电。”

    “然后呢?”

    物证组道:“对方没有说话,连续打了三次,都没有开口说话。”

    张副回答:“好的,我知道了。”

    里间,审讯开始。

    丁东道:“苏诚,你曾经因为涉嫌进行文物买卖被捕,在被捕期间你签署了水逆合同书,成为警方顾问,对吗?”

    “对。”

    丁东问:“在成为警方顾问之前,你是否认识刘默。”

    苏诚回答:“不认识。”

    周断对丁东使了个眼色,对付苏诚,经常使用的审讯手段是没有用的。周断道:“我们先看下视频。”

    开始播放视频,苏诚安静的看着。这是一个缺乏背景的视频,视频中苏诚一个人坐在光亮最为充足的位置,光线边缘隐约可以看见有两位穿了黑色西裤的人,苏诚面对着他们在述说行动计划。

    苏诚计划简单来说,借用某警官信任的线人,将其引(诱yòu)到某地,用麻醉针攻击,将其绑架。而后送到某酒店天台处,联系警官搭档,进行一场警官搭档不可能赢的游戏。

    视频结束,周断问:“这个人是你吗?”

    “是。”反驳没用,清晰度加上苏诚了解技术科的能力,反驳反而是坏事。

    周断:“刘默的死亡细节和你计划书完全吻合。也就是说,你制定了谋杀刘默的计划。”

    苏诚叹口气,道:“现在看起来似乎是这样。”

    “本应该是怎样?”

    苏诚道:“本应该的事实我说出来辩解度也很苍白。这是一个计划,但是是一个面试计划。我知道这视频有问题,所以我更改了一些用词,在我说明的计划中,只有绑架,设计游戏,没有提到杀人。”

    周断道:“也就是说,你老板派人杀了刘默。”

    “我不知道,我不肯定。”苏诚回答。

    “你老板是谁?”

    “我不知道。”

    周断道:“苏诚,我本人信你这些话,但是法官是肯定不信的。这么说吧,法官肯定要问我们警察证人,我们警察会说明猜测你是塘鹅某高管派遣到A市,主动加入水逆计划,以此来消灭你老板的竞争对手。这么说你同意吗?”

    苏诚苦笑:“不同意也不行,好多人会作证,我确实这么说过。我还说过,无论我是什么人,我能帮助警察打击罪犯,自己不犯罪,就不算坏人。”

    周断道:“我同意。接下去呢?可以看出你是有计划加入Z部门,Z7是其中一个选择。刘默呢?可以轻易的联系出你计划杀死刘默的动机。苏诚,你必须说多一些,告诉我们更多的事实,否则我认为你脱罪的可能非常小。”

    因为细节完全吻合,法庭必然采纳视频中未说明的被绑架警官(身shēn)份为刘默。技术上说明苏诚做出了这个计划。可以判定苏诚是谋杀刘默中的一员,至于是不是首犯之类就需要法庭辩论了。

    苏诚道:“周队,你应该理解我的意思。有坏人故意拍摄了我面试做出的计划,而后根据我的计划杀死了刘默,必要时候可以用这个视频除掉我。”

    周断道:“你能证明你是面试做的计划,而且所有计划资料是别人提供给你的吗?”

    苏诚摇头:“不能。”

    “你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吗?”

    苏诚点头:“你们会对一些警察做笔录,证实我曾经说过我是老板派遣来打击塘鹅的,你们还会证明我的老板塘鹅中一员,为了打击竞争者而雇佣了我。接下去就足够批捕,检察官会给警方一定期限补充侦查,希望我能供述我的同伙。在我无法供述更多信息(情qíng)况下,开始对我进行审讯。经过半年左右的审讯,我会被判处死刑,也许警方愿意为我求(情qíng),最终会被判处死缓。在监狱度过十几年后,我被释放,被驱逐出境。四十岁的我回到英国,(身shēn)无分文,流落街头。哈哈……是这样吧?”

    周断严肃道:“笑什么,无论怎么说,刘默因你而死。”

    苏诚道:“没我刘默也会死,只不过坏人做了个投名状。我在此声明,我本人不接受法律和良心上的指控。”

重要声明:小说《贼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