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黑道争霸 第十一章 成宫宽贵的末日

    先向秋山家族下手,是成宫宽贵在黑龙会最高会议上提出来的。由于福冈黑道势力的膨胀,致使黑龙会在福冈的发展受阻,这是绝对不许的,为了实现黑龙会的扩张,成宫宽贵把目标放在了已经没落了的黑道世家秋山家族上,比起福冈三大帮,秋山家族这个软柿子可要好捏多了,这是成宫宽贵的想法。

    谁知事出意外,秋山家族不但硬,而且硬到了极点,竟然一统福冈黑帮,大有把他黑龙会赶出福冈之势,成宫宽贵头上冷汗直冒,如果这次真的损兵折将,大败而归的话,那他这个总护法的位置也就坐到头了。

    “黑龙会已经完了,现在我才是本黑道的霸主,世界黑道的霸主,你们现在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臣服于我,效忠于我,否则,那就只有一个字,死!”刘宏宇上涌现出无比的霸气,目视黑龙会众人。

    “哗……”刘宏宇的气势让黑龙会的人感到胆寒。

    “妈呀,他到底还是不是人?”

    “去死!”奥兰多的外加功夫也不是吹的,他一个翻爬了起来,又向刘宏宇冲过来。

    “找死!”刘宏宇见奥兰多还有再战的能力不由微微的一愣,没办法,我只好拿你杀鸡儆猴了。

    刘宏宇右手一伸,五指成爪状遥空一抓。那远在五六米开外飞扑过来的奥兰多猛地一顿,停住了脚步。接着他的脸在变形,双手在空中乱舞,似是在挣脱什么东西。

    慢慢的,高大的奥兰多双脚离了地,子悬在空中,嘴张着老大,舌头吐得老长,眼珠都快凸出来了,那模样要多丑就有多丑。

    听得喀嚓一声,他的脖子断了,脑袋滚到了一边,血如喷泉般的涌出,喷得老高。

    “鬼,魔鬼……”黑龙会的人吓傻了,直到奥兰多巨大的体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这才回过神来。那些个胆小的不是昏了过去就是尿了裤子。

    就在刘宏宇隔空捏碎奥兰多的脖子同时,成宫宽贵大喝一声,双掌拍出。他这一掌击出后初无异样,但掌至半途,力量、速度,俱一起加快,十倍不止,而且五指钩如鹰爪,手腕偏前。

    刘宏宇一侧,一掌还了过去。

    “砰”地一声,刘宏宇微微一晃,成宫宽贵却后退了三步,把住桩子,但不意又退了一步,地上的青石应声而裂,方才卸去大力。

    刘宏宇笑道:“好,空手道练到这等境界,却是难得了。”

    成宫宽贵也不答话,知道内力与他相差甚远,他使了个眼色,双手幻化成千手万手,尽向刘宏宇攻过去。

    “千佛手。”刘宏宇冷笑。他在空中画了个圈,一掌推出。兰剑萍咦了一声,武当派的太极金刚盾,他是武当派的?

    成宫宽贵的千佛手落在刘宏宇的金刚盾上,皆数化为灰烬。看你还有多深的道行,刘宏宇欺急进,一掌拍在成宫宽贵的口。

    “哇……”成宫宽贵一声大叫,子快速倒退,血从他的口内喷出,看来伤得不轻。而就在此时,异变发生了。

    成宫宽贵口内喷出的一个小血点,突然速度加快,眨眼间就幻化成一个红色的人影,而他手中剑的剑尖,已经刺在了刘宏宇的心口。

    “黑龙绝杀!”兰建萍和蔡依琳惊呼出口。

    剑已划破了衣服,移形幻影,刘宏宇闪到了红衣杀手的后,一掌拍出,红衣杀手不退反进,背对着直向刘宏宇倒撞过来,这不是自己找死么?旁观的人大是讶异。

    说时迟,那时快,刘宏宇的掌击在了他的后心。

    “你……”刘宏宇惊叫,红衣杀手的后心冒出了一个剑尖,刺穿了刘宏宇的手掌。原来那红衣杀手居然用剑刺穿了自己的心脏,用自杀的方式刺伤了刘宏宇。

    黑龙绝杀,果然是一击必杀。

    专心的疼痛使得刘宏宇大叫,抽飞退,红衣杀手向前扑倒,已是气绝。

    成宫宽贵摇摇晃晃的站起,满脸狰狞的笑道:“你输了,绝杀之所以叫绝杀,是因为绝杀的剑上蘸有剧毒,而且这种毒无药可解。”

    “是吗?那我可要让你失望了。”刘宏宇报以冷笑。他受伤的手向上一伸,一团火焰迅速将他的手掌燃烧,火焰中,他的伤口慢慢的开始愈合。

    “你没有机会了。”刘宏宇手上的暗黑之火向成宫宽贵飞了过去。

    “啊……”成宫宽贵的体开始燃烧,在痛叫声中,他成了一团火球,翻滚在地,直至变成了灰烬,方才熄灭。

    全场鸦雀无声。

    良久,不知是谁先高呼了一声:“魔皇万岁,伟大的魔皇陛下万岁!”三大军团的人跟着齐声欢呼起来:“魔皇万岁,伟大的魔皇陛下万岁!”

    刘宏宇满意的扬了扬手,全场立刻安静了下来。刘宏宇面对黑龙会诸人,高声说道:“我再说一次,你们唯一的选择就是臣服于我,效忠于我,否则,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黑龙会的人早就吓破了胆,哪里还敢反抗,当第一个人跪在地上高呼:“我愿意效忠伟大的魔皇陛下。”接着就有第二个、第三个……黑龙会的人呼啦啦的全跪了下来,发誓效忠。

    刘宏宇命人将黑龙会的人盘点了一下,总共有四百五十二人,“萍儿过来。”刘宏宇向兰剑萍喊道。

    兰剑萍心想我都三十好几的人了,你才多大,却叫我萍儿,不由得脸上一红,愣在那里。

    蔡依琳在一旁提醒道:“师傅,魔皇是叫你拉。”

    兰剑萍这才不好意思的走到刘宏宇边,问道:“魔皇有何吩咐?”

    刘宏宇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黑龙军团的军团长,你们都是旧人了,容易相处。”

    兰剑萍一愕,说道:“可我的伤……”

    刘宏宇打断她的话道:“我现在就去给你治伤,你跟我来。”他走了几步,却又回头道:“美智子,立即去接管黑龙夜总会,并把那个什么小龙女牵来见我。”

    “是,主人。”美智子领命而去。

    刘宏宇带着兰剑萍来到早已准备好的卧室,他将兰萍丢在了上,然后就扑了上去。兰剑萍惊呼:“你,你这是……”

    刘宏宇笑道:“只有这样,才能治好你的伤,得罪了。”也不管兰剑萍愿不愿意,就伸手解她的衣衫。

    兰剑萍羞红满面,也只有让他任意胡为了。

    事后兰剑萍羞地说:“你那东西好大,果然不愧是魔皇。”

    刘宏宇笑道:“那你还想不想要?”

    “想是想,就怕外面的姐姐妹妹们不答应,还有我那徒儿……”想到此兰剑萍说不下去了,和徒弟共侍一夫,这传出去,那还怎么做人。兰剑萍虽说在黑龙会,但毕竟是名门正派的弟子,在伦理上,她还是转不过弯来。

    刘宏宇哈哈大笑,笑毕,他问道:“对了,我看你是华山派的弟子,为什么会加入黑龙会的?”

    “唉!一言难尽。”兰剑萍叹了口气,回想往事,不黯然泪下。原来兰剑萍从小就拜华山清风道人为师,学得一武艺,长大后考入警校,毕业后做了一名反毒女警。不幸的是,十二年前她在执行任务时,被上司出卖,流落到本。

    “方对,咱们已经知道温子建要进行交易了,为什么还不行动?”兰剑萍怒气冲冲地对她的顶头上司,刑警队长方海峰喊叫着。

    “慎重,局长说慎重,咱们已经让温子建耍了不止一回,这次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局长是不会同意咱们行动的。”刑警队长方海峰不温不火。

    “慎重,慎重,不就是怕丢了乌纱帽?”

    “兰剑萍,怎么可以这么说话?”方海峰严肃地说,接着他的语气又缓和下来:“这是上边决策的事,不是我这个队长能够影响的,咱们只要把查到的证据汇报上去就完了。”

    “可是,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大批大批的白粉流入湘江,我们却什么也不作?如果你们不管,我自己去。”

    “兰剑萍,别忘了你是一名警察,要服从命令!”方海峰吼道。

    “那我请求休假,行了吧!”兰剑萍把自己的警徽和手枪掏出来往桌上一扔,转出去,把门“咣”地一下子关上,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办公室,满屋子的同事莫名其妙地看着她的背影,不知出了什么事

    “兰剑萍工作压力太大,想要休两个星期的假,我没同意。唉,也许是我错了。孝刚,你能不能替她两周?”方海峰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装作若无其事地对刑警程孝刚说。

    “行啊,方队,反正她的案子是您亲自办的,打杂的事我还能干。”

    “那好吧,明天就让她休假去吧。好了,大家作事。”

    “兰剑萍,咱们找个地方谈谈好吗?”正在气头上蒙头大睡的兰剑萍接到了方海峰的电话。

    “有什么好谈的?”兰剑萍没好气的说。

    “别那么大的火气嘛,生气解决不了问题。你到我这儿来,我有重要的事同你商量,电话里不太方便。”

    “我不干了,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

    “剑萍,我是知道你的,这不过是气话,你怎么会放得下这个案子呢?半小时后我开车来接你,咱们先去吃本料理,吃完了饭再到我家来商量。”不等兰剑萍回答,方海峰就挂上了电话。

    “喂!喂!”兰剑萍对着听筒喊了几声,气恼地把电话一扔,气却小了许多。

    兰剑萍是个二十几岁的姑娘,材修长,容貌美艳。她是警官学校毕业的高材生,在刑警队已经工作了三年多。

    刑警队长方海峰今年三十六岁,是个精明干练的人,对下属他也十分关心,是个公认的好上司,而且,他还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最近他才离了婚,打着单,因此没有几个女孩子见了他会不动心。

    兰剑萍也不例外,从一进警队,她就暗恋上了这位英俊的刑警队长。但说也奇怪,方海峰对队里所有的女都有说有笑,就只对她一个人,总是那样一副平淡的表。可越是这样,兰剑萍就越是放不下他,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声咳嗽都让她感到是那么感,那么难以让人忘怀。就象今天一样,只因为他在电话中叫了她一声“剑萍”,她那一肚子的不高兴立刻就烟消云散了。

重要声明:小说《剑在我手我就是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