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校园激情 第十六章 变态的游戏

    第十六章

    “不,不要伤害我的女人!”刘宏宇心里的呐喊让他从痛苦的回忆中回到黑暗的现实中来,被捆绑着手脚的刘宏宇虚弱的趴在地上,透过蒙在鼻孔上的袜子艰难的呼吸着。牢房中没有一丝光亮,他无法判断黑夜与白昼,也不知道已经过去多少时间了,他浑酸痛又饥又渴,而更大的折磨却是来自下体的尿意,憋涨的膀胱再也忍耐不住,刘宏宇只得将小便尿在裤子里。

    随着温的液体在体下面流淌开来,刘宏宇绷紧的肌放松下来,在这不着边际的黑暗和死一般的寂静中,他忘记了耻辱尊严,甚至世间的一切……

    仿佛度过了一段很漫长的岁月,铁门在他的后打开了,尽管背对着铁门,刘宏宇仍然被照到墙壁上的光线刺的睁不开眼睛。

    捆绑在脸上的袜子被扯开了,嘴里的底裤也掏了出来,刘宏宇的脸上污秽不堪,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虽然房间里充满了尿粪便的气味,但是对于他却新鲜的难以形容。

    一个食盆放在他的面前,里面盛着一些冷饭,刘宏宇想也不想,挣扎着低下头去大口大口的吞食起来。

    向新退后几步,点上一只香烟,一边抽着一边看着脚下的刘宏宇象狗一样狼吞虎咽的吃着那一丁点冷饭。

    刘宏宇将食盆里的饭吃的干干净净,这才抬头仰望着向新,他没有说话,一双眼睛满怀仇恨的盯着向新。

    “你也知道恨了么?”向新冷笑。

    烟抽完了,向新将烟蒂扔在地上用脚踩灭,他扯着刘宏宇的头发让他跪在地上。拿着早就准备好的皮管,向星扭开了阀门。

    冰冷的水从刘宏宇的头上浇下来,他打了个冷战。

    “知道为什么我会给你洗澡吗?因为我怕打你时弄脏了自己的手。”向新说完便开始抽打刘宏宇的耳光,他越打越是兴奋,直将手掌都打疼了这才停下手来。

    “,你他妈的皮还真厚。”向新气喘吁吁的踢掉脚上的警用皮鞋,将皮鞋塞在刘宏宇的脸下,伸脚踏住他的头一按,刘宏宇的整个脸都埋在了他的鞋坑里。

    “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吗?敢抢老子的女人?”向新踩着刘宏宇的头,冷笑着问道:“爷爷的臭鞋好不好闻?好不好闻啊?”

    刘宏宇因为挣扎和剧痛不得不呼吸着污浊的空气,鞋坑里一股皮革的味道夹杂着脚味让他难以忍受。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篮球王子、人气偶像?我呸!”向新一口痰吐在刘宏宇的背上,“告诉你,你只是老子脚下给老子鞋的臭狗。”向新松开踩在刘宏宇头上的脚说道:“你看,我的皮鞋多脏,快给老子干净!”

    刘宏宇愤怒的抬起头,破口骂道:“你他妈的变态!”

    向新也不生气,只是笑道:“不愿意吗?那我让梁大美女给我好了,呵呵……”

    “你,你敢!”刘宏宇怒目圆睁。

    “我有什么不敢的,为了救你,她可是着急得很。”

    两人对视了几秒钟,刘宏宇终于低下了他的头,他俯下,屈辱的想去地上的皮鞋。谁知向新还不让他如愿,他穿上鞋闪在了一边。

    “求我啊,狗!给主人鞋时不知道请求的吗?”

    “求求你,让我你的鞋吧!”

    向新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扯着刘宏宇的头发抬起他的脸,冷酷的说道:“记住了,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看着跪在地上的偶像王子艰难的着面前的皮鞋,一种奇异的征服快感让向新极度的兴奋起来。

    “将人踩在脚下的感觉,真他妈的舒服过瘾啊!”

    *************************

    梁雅诗江边的别墅,向新轻轻的推开门,现在,他是这里的主人。

    “主人,您回来了。”一丝不挂的梁雅诗跪在门边迎接向新,她俯下,亲了亲向新的鞋尖。

    向新走到沙发上坐下,梁雅诗跪爬着跟到向新前。向新规定,在这个屋子里,没有他的命令,是不许梁雅诗站着的,当然,在他自己的那个破屋里,杨冰阳也是一样的,向新已经沉润在疯狂的虐待游戏之中,无法自拔。

    梁雅诗跪在向新的前,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没有了以往高傲的神,是的,以她现在这幅模样,她还有什么值得高傲的呢?

    “主人,您什么时候可以把宏宇放出来?”

    “放心,雅诗,他很快就会出来的。”向新笑着说道:“过了今天,你就可以和他团聚了,不过,你今天可得让我满意哟!”

    “谢谢主人,主人,你今天想怎么玩我?”梁婉仪问道。

    “嘿嘿!我这几天看了一个广告,觉得有意思,相信你也是看过的,现在你就赤**地在我面前表演一下这个广告吧,还要说我要你说的台词!”向新说完笑着递给梁雅诗一张纸。

    梁雅诗接过纸,冷冷地看了一遍,“好吧。”她说。这几天所受的污辱已经使她习惯这种幻想的羞辱方式了。**着躯的梁雅诗站了起来,她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做了一个漂亮的舞蹈动作。

    从小学开始,梁雅诗对跳舞的好就从没停止过,只是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光着子跳舞给讨厌的人看。她两个丰上下抖动着,嘴里念着向新准备好的台词:“阳光,风,雨露,生就了我天生的丽质,使我拥有了柔嫩的肌肤。”梁雅诗说着单腿高踢。

    一个美丽的少女赤**的高踢着腿,这种香艳的惑让向新几乎停止了呼吸,“妈的,要死了,我怎么忍受得了。”

    梁雅诗做了一个旋的动作继续念道:“可是柔嫩的肌肤还需要保养,我的保养方法就是每天接受新哥哥对我的洗礼,让所有美的少女们,都来接受新哥哥的吧!”梁雅诗屈辱的念完向新写的变态台词,然后背对向新跪下,高高翘起了她的丰

    “啪啪啪!”突然有掌声传来,这掌声不是向新发出的。梁雅诗像一只受惊的小兔,猛地回头,她“啊!”的发出一声尖叫,只见方龙拍着手走了进来。

    梁雅诗羞得无地自容,宽敞的客厅里又没有遮掩的衣物,她浑颤抖,呆望着向新,愤怒的说道:“向新,你不是人,你骗我……”

    说真的,看到梁雅诗如此凄惨的模样,向新还真是动了一丝怜惜之,他现在很不想把她交给方龙,但他没有办法,谁叫他现在和方龙是战略伙伴加兄弟,说好了他只拿回他的杨冰阳,而梁雅诗则归方龙的。

    向新无奈的避过梁雅诗愤怒的目光,“我可没骗你,我只是保证我不动你,可没保证别人也不动你呀。”说着向新对方龙说道:“龙哥,她就交给你了。”

    “放心,我会好好的疼她的。”方龙发出魔鬼般得意的怪笑。

    向新无心欣赏方龙的壮举,他走出了梁雅诗的别墅,“去哪里呢?还是先回看守所看看吧。”

    向新忧闷地走着,突然他看见一辆警车呼啸而来,瞬间就到了向新的前,警车“哧”的一声停了下来。

    刑警王剑平从车内探出头来,焦急的问道:“龙哥在哪,刘宏宇从看守所逃出来了。”

    “什么?”王剑平的话无异于晴天的一个炸雷,只炸得向新面无血色。

    “龙哥在哪,你快说。”王剑平催问。

    “啊!龙哥在……在梁雅诗江边的别墅。”向新意识到自己的危险,而那龙哥此时更加危险。

    警车向江边呼啸而去,“怎么会,怎么会让他逃走了呢?该死的朱大仁,他妈的简直就是一头猪,连个人都看不好。怎么办,刘宏宇绝对是不会放过我的,家是回不去了,千万不能让刘宏宇找着呀,那样,自己就死定了。”

    “田鸡,四眼田鸡。”向新想起了他唯一的好友田立基。

    “对,去他那儿,去他那躲躲。”惊慌失措的向新如丧家之犬急步消失在人流中。

重要声明:小说《剑在我手我就是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