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校园激情 第十三章 邪恶的快感

    “干杯,为了庆祝我们的胜利!”五个杯子紧紧的碰在了一起。

    杯中酒一饮而尽。

    “来,为了小新如此绝佳的妙计,我们再干一杯!”方龙举杯站了起来。

    “哪里哪里,如果没有王哥的帮忙,再妙的计也是没用的,这杯酒理应先敬王哥才对。”向新也举杯站了起来,他口中的王哥,居然就是刑警队的小王王剑平。而另外两个人,一个正是被抢劫的少妇,而另一个,赫然就是抢劫的劫匪。

    如果刘宏宇看到他们坐在一起碰杯喝酒,不知心里会作何感想。

    王剑平端杯站起来说道:“先别忙敬我,我看还是柴冰小姐和义和兄弟的戏演得好,那个傻帽才会上当的,这一杯,我们先敬柴小姐和义和兄吧!“

    杯中酒再次一饮而尽。

    “王哥,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方龙问。

    王剑平说道:“有你姐看着,我不好下手,现关在拘留所。”

    “哦,那下一步怎么办?”方龙问向新。

    “得想办法把他弄到看守所,在那里,我们想怎样整他就怎样整他,王哥,你说是不是?”

    “嘿嘿,这个容易,包在我上。”王剑平拍了拍脯。

    “老子真的想亲自动手废了他!”方龙恨声道。

    向新说道:“如果能让我穿上警服做狱警,那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了。”

    “做狱警?好主意!还是小新有办法,什么你都想得到。来,我们继续干杯!”

    “你真有办法让我做狱警?”向新有些惊讶。

    “靠,你可知道我老爸是谁?别说是个狱警,就算让你做刑警也没什么问题,你就放心吧!来,干杯!”

    “干杯!”

    *************************

    刘宏宇被当作抢劫**犯拘留了三天,也没人再来审过他,那个叫方雪清的漂亮女警也再没出现过。他想他们准是没什么证据,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关两天自然就会放了的。谁知三天过去,他莫名其妙的被带到了看守所。

    这是一间很大的牢房,四墙只有四扇很小的铁窗,光线暗淡。几张并排摆在里边,几个犯人有的在上躺着,有的坐在一起小声的闲谈,有的不声不响目光呆滞的望着墙壁发呆。整个监舍内有些潮湿,发着些霉气,还有一种大概是汗脚的臭味。

    刘宏宇的到来,并没引起他们什么反应,大多人只瞟了他一眼,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刘宏宇也不想惊动他们,到最边上那张看起来没人的上坐下来,忽然闻到一种厕所似的味道,原来一个很大的马桶就放在边。

    “喂,朋友,走哪条路来的?”一名犯人冲刘宏宇努努嘴,面带轻蔑的表问道。

    “我从正门来的。”刘宏宇看似老实的回答。

    “废话,我是问你犯了什么事?”

    “噢,我,他们说我抢东西。”

    “他妈的,你敢不讲真话,抢东西能到这来?”那人显然愤怒起来,朝刘宏宇走过来,一把抓向他前。

    刘宏宇正自恼火,哪能让他得逞,随手一拨,那人一个踉跄,就跌了个口吃屎。

    “反了,反了!”那人摔得不重,一骨溜爬起大叫大嚷起来。其他几个囚犯顿时围拢过来,“贼小子,仗着个大,就目中无人了呢?”这几个囚犯中,还真没哪个的个子有刘宏宇的大。

    “兄弟们一起上,让他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刘宏宇冷笑,警察他不敢打,打了那是袭警。但这些兔崽子,正好可以让老子出口鸟气。

    刘宏宇打得兴起,那些人被他打得哭爹叫娘,滚地哀嚎,刘宏宇仍不放手。

    “住手!”随着一声大喝,看守所的所长朱大仁打开牢门冲进牢房,在一顿警棍加拳脚的教育之下,刘宏宇抱头蹲在了地上。

    当手铐再次拷到了他的手上时,刘宏宇看见了向新。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自己是被有意陷害的,这一切都是一个谋。

    “朱所长,这小子既然这么不合群,不如把他关到黒房子得了。”向新面无表的看着刘宏宇说道。

    “小新说得对,像这样的恶棍就应该多关关黑房子。”

    黑房子,犯人们把监狱中最暗潮湿,也是他们最畏惧的地方起了一个名字,叫做“黑房子”。

    黑房子远离关押犯人的囚室,在看守所的角落里。这里没有窗户,当铁门关上的时候里面漆黑不见五指。正对着铁门的石壁上镶嵌的三条铁链垂挂下来,犯人关在这里,铁链上面一大两小三只铁铐束缚住囚犯的颈项和双手,在靠近地面的位置另外有一副脚镣锁住犯人的双脚。

    在这个长宽不足两米的窄小的房间里本来就无法活动,再被铁链束缚住,那种痛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再凶悍的犯人被关在这里,也会畏惧那无边的黑暗和永恒的寂静。

    方龙果然让向新穿上了警服,因为是公安局方局长特别关照的人,看守所的人对向新还是很客气的,至少表面上是的。

    黑房子的铁门被打开了,借着外面的光线可以看见班驳的墙壁上刻画着的脏话和图案,地面上污秽不堪,无数苍蝇在暗黄色的污水上飞舞盘旋着。狭小闷的屋子中弥漫的汗味血腥味和粪便的臭味搀杂在一起,几乎让人窒息。

    向新忍不住屏住呼吸,捂着嘴道:“刘宏宇,进去!”

    刘宏宇的剑眉一轩,质问道:“凭什么将我关在这里?”他的脸上有多处伤痕,眼角淤青着,被反拷着的双臂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

    朱大仁在刘宏宇的**上狠踹了一脚,不耐烦的骂道:“你他妈的哪那么多废话!给我进去!”

    刘宏宇被瞪的朝前冲出去几步,歪歪斜斜的跌进肮脏的囚室当中。刘宏宇还要反抗,朱大仁猛的冲上前去,手中的电警棍在他宽阔的后背上爆起一串蓝色的火花。

    刘宏宇发出野兽般的嚎叫,整个体痉挛着倒在了地上。

    朱大仁抬起皮靴又在刘宏宇软肋上狠踢了几脚,刘宏宇疼的在地上翻滚。朱大仁伸脚踏住刘宏宇,将他带着脚镣的双腿交叉并在一起向后曲起按住。

    “拿绳子来!”他回头对站在一边的向新道。

    看着带着刑具的刘宏宇被殴打折磨,向新的心里鼓动着邪恶的快感,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不该抢我的女人。

    向新拿来一卷绳索,将刘宏宇的双脚仔细的捆绑在一起,朱大仁接过绳子向后使劲一提,绳索穿过刘宏宇反剪在背后的双手,将他的手脚四马倒攒蹄的捆在一处。

    紧捆在上的绳索和刑具使犯人完全失去了反抗挣扎的能力,刘宏宇咬紧牙忍受着恶毒的捆绑和殴打带来的剧烈疼痛。子紧贴着地板,四溢的污水已经浸透了上的囚衣,前一片潮湿冰冷的感觉,他的脸尽力的仰起,却不得不呼吸着污水散发出的刺鼻的臭气味。

    “这里就交给你了。”所长朱大仁是自己人,看来方龙早就打点过了。

    向新从警服的口袋里掏出香烟来,为自己点上一只。他一边抽着烟一边打量着被捆绑在脚下的刘宏宇,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他抬起皮靴踏住刘宏宇的头用力踩了下去。

    刘宏宇浑的肌绷紧,脖子上的青筋都因为用力的反抗仿佛要迸裂开来。一声闷哼,他的脸被按在了黄褐色的污水中,粗糙坚硬的皮靴在他的脸上踏碾着,将他英俊的脸庞揉挤的扭曲变形,嘴唇破了,咸涩的液体从嘴角流了出来。

    向新脸上闪过一丝狞笑,他拽着刘宏宇脖领子上的绳索将他拉起,让他跪在他的面前。

    刘宏宇的手脚被反捆在一起,绳索严密的捆绑使他的胳膊完全麻木了,他只有用这个屈辱的姿势跪在那里。前的衣裤被污水浸的**的,滑腻腻的紧贴在他肌强健的体上,突显出他鼓胀的肌轮廓。

    “当囚犯的感觉怎么样啊?”向新叼着烟问道。他用皮靴的尖头戳弄着刘宏宇的脸,戏虐着说道:“想不到堂堂的篮球王子,武学天才也会成为阶下囚,跪在我的面前。”

    刘宏宇愤怒的注视着得意洋洋的向新,咬牙道:“原来是你陷害我,你这个败类!有种就别让老子出去。”

    “嘻嘻,你还想着出去?”向新将叼在嘴角的香烟狠吸了一口,让烟雾从他焦黄的牙齿缝隙中喷吐出来,一边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塑料袋。

    “龙哥拖我给你捎来一些礼物,他说你一定非常喜欢的!”

    拆开密封的包装,向新从塑料袋里取出一条黑色的丝绸底裤和一双黑色的棉袜子。丝绸底裤的质地很好,但肮脏不堪。他按住刘宏宇的头,将底裤捂在了他的口鼻上。

    “好不好闻啊?”向新问道。

    随着痛苦的挣扎,刘宏宇被迫闻着底裤上传来的恶臭。向新执拗的堵住刘宏宇的呼吸,兴奋的抽着嘴角的香烟。烟头上积攒的一截烟灰因为刘宏宇的挣动而掉落下来,烟蒂在黑暗的屋子中发出刺眼的光亮。

    “……呜呜……”刘宏宇英俊的脸因为窒息而涨的通红,被绳索紧紧捆绑着的体却丝毫无法动弹。

    在鞋底的挤压下,向新腿一用力,猛踩刘宏宇的下体,刘宏宇痛苦的惨叫被塞进嘴中的底裤堵住了。

    向新迅速拉过刘宏宇手脚上的绳子向上拉紧,在他的嘴上来回捆绑了几圈,使他无法吐出塞在嘴中的布团。

    刘宏宇痛苦的呜咽着,却无法移动挣扎,眼看着向新将那双黑色的袜子栓在一起然后蒙在他的鼻子上面。袜子在脑袋后面绑紧,牢牢的固定在头上,刘宏宇嘴里塞着肮脏的底裤,被迫闻着袜子上异常酸臭的气味。

重要声明:小说《剑在我手我就是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