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校园激情 第十二章 野蛮的审讯

    很快的,一辆警车闪着警灯急驰而来,一个急刹车后,车子停在了胡同的出口处,一个穿便服的男子从警车里走了出来。

    这家伙高约一米八,长得颇为魁梧,最吸引人的是他那张黑炭般的国字脸,虽算不上有多英俊,却也有凌有角。

    不管怎样,人家毕竟是在执法,所以刘宏宇见他向自己走了过来便冲他微微一笑,以表示对他的敬意。

    没想这家伙却冷哼一声,喝道:“小子,老实一点,把手伸过来!”

    冰凉的手铐“咔嚓”一声铐在了刘宏宇的手上,小王转而轻声的问女警:“方队,你没事吧?”

    “喂,你们有没有搞错,为什么要铐我?”刘宏宇的肺都快要气炸了,于是大声嚷了起来。

    姓王的警察用手在刘宏宇的后脑勺轻轻的拍了一下,斥道:“混蛋,闭上你的臭嘴,呆会到了局里,我们问你话,你要老老实实的配合,若是你成了哑吧或存心敷衍我,我一定饶不了你。”

    刘宏宇见这家伙有暴力倾向,而自己的双手又被铐住了,此时他若是再多言,那家伙果真动起手来,他又不能还手,到时候自己挨了打不说,他若是反咬一口告自己袭警,那不是吃大亏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家伙怎么打我,我迟早会怎么还给他。”刘宏宇暗想道。

    方雪清很仁慈地扶着刘宏宇走向警车。上了警车,小王在驾驶室开车,方雪清坐在后座上。车上还有空位,刘宏宇正想坐下,突的方雪清一个耳光打过来,“这是给你坐的吗?给我跪在一边。”

    “什么,就算我是罪犯也是有人权的。”刘宏宇大力分辨。

    “人权,像你这种十恶不赦的抢劫**犯也配讲人权,你把那些被你**侮辱的女的人权都放哪了?”方雪清越说越气,她一脚踢过去就把刘宏宇踢翻了。

    看来她是认定自己是那个抢劫**犯了,刘宏宇还想分辨,但想想她的暴力倾向,还是乖乖的跪在了座位前的空地上,好汉不吃眼前亏,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可能是累了,方雪清翘着二郎腿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她的鞋尖正指着刘宏宇的鼻子。

    靠,执行任务还穿这么感的高跟鞋,不过,我喜欢。从她鞋上散发出来的女人香味刺激着刘宏宇的嗅觉,他贪婪的吸着,感觉曼妙无比,心想被误认为流氓**犯,平白无故的招到一顿毒打,算是倒霉透顶了,但是能遇上如此漂亮的美女警花,受一点点委屈又算不得什么了。

    刘宏宇仔细看着眼前的高跟美脚,鞋很精致,裹着她的玲珑玉脚,只是鞋上有不少的灰尘。

    影响美观了,刘宏宇很想替她擦干净,可惜双手被铐在背后,使他不能如愿。

    “哎……”刘宏宇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是不是后悔莫及了?”方雪清厉声问道,并动了动他手上的铐子,似乎生怕他逃跑了。

    “方队,小心看好这家伙,他可是一个暴力色狂!”小王阳怪气的说道。

    本来刘宏宇在方雪清的眼里就已经不是什么好东西了,现在小王这么一说,明摆着火上浇油,进一步邋遢他的形象,因此刘宏宇的心里很不爽,若不是自己的命掌握在他手上的方向盘里,他还真想勒死那个家伙。

    “王警官,麻烦你注意一下语气,要不然,我饶不了你。”刘宏宇的声音不大,而王警官的反应却极大,他一脚刹住了车,抡起拳就想揍他。

    好在方雪清及时喝道:“小王,别冲动,这小子犯到哪,法津就会惩到哪,你犯不着与这种人较劲。”

    方雪清的威信果然不小,小王咬牙切齿的吞了一气后,对她浅笑了一下后继续开起了车。

    这家伙暗恋着他的上司,刘宏宇从他饱含着的微笑就能断定。近水楼台先得月,刘宏宇的心中不腾起一丝莫名的妒意,因此在他的心中小王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小王八。

    这个警花这么漂亮,警局内追她的人一定很多了,想来这个小王也没甚么机会。看样子也没有男朋友,莫非她是在等我?哈哈,难道我就是她的真命天子?

    刘宏宇想入非非,尽管她对我使用了野蛮的暴力,不过在他看来却是莫大的幸事,男人有时候也会有下的思想的(何况在美女面前自己本来就很),往往会将美女的暴力当作“青睐”,常言道:打是,骂是,不打不骂不相。不打不相识嘛,说不定到时候还能与她成为朋友。想到这里,刘宏宇居然忍不住笑出了声。

    方雪清迷惑不已,这个家伙该不会是在故意装疯卖傻吧?

    “到了这个时候还能笑出声来,真是佩服你呀!”方雪清讶然道。

    刘宏宇愣了愣,说道:“我在笑你们没有一点办案经验呢?你们还真嫩的可以。”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你有什么资格用这么大的口气跟我们说话?”方雪清怒气冲冲的问道。

    “这家伙不挨揍,可能就会全发痒。”小王愤愤的说道。

    “警察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你动不动就想揍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警察的!”刘宏宇没好气的冲他的后脑说道。

    “小子,到了这个时候还在装良民,回到局里我会好好招待招待你的。”小王说完就没再吭声了。

    “你听听他这是什么态度,想威胁我吗?我可不是吓大的。”刘宏宇作出一副又冤又气的样子,他的目光落在了方雪清的俏脸上。

    方雪清见刘宏宇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脸色不微微一红,嗔的怒道:“你小子好色成,干出违法犯罪的事,被我们逮住了还不老实,口口声声否认自己的罪行,依我看,是该好好的教训一下你。”她抬腿作势踢,刘宏宇吓得不敢再吱声了。

    不一会儿,警车停了下来,方雪清冲刘宏宇嚷道:“该下车了!”不等刘宏宇缓过神来,她就抓住手铐将他从警车内扯了下来。

    进入公安局办公大楼后,他们将刘宏宇带到了七楼的审讯室里,房间面积三十平方米左右,在审讯桌对面有个铁血框架,框架的中间有把木椅,为了防止犯人自残,小王对刘宏宇进行了仔细的搜,他从刘宏宇的上搜出一个钱包,里面有三百多元钱和一张学生证。

    “你叫刘宏宇?”小王看了看手中的份证问道。

    “明知故问。”刘宏宇懒得搭理他。

    “你给我老实点。”小王将这些东西摔放在桌上后,冲刘宏宇恶狠狠的说道:“自已将皮带解下来!”

    刘宏宇说道:“解皮带!可以不解吗?我的裤子有点大,解了皮带裤子会掉下来。你看,美女警官在这里,那……多不好意思。”

    方雪清以为刘宏宇又想玩花招,二话没说便向他直冲过来,将皮带头解开后,猛力将皮带从裤带上抽了出来砸在地上。

    “呀!”刘宏宇惊叫。他忙用手抓住裤子以防止在她面前走光。

    “坐到铁框里的椅子上去!”方雪清怒喝道。

    刘宏宇记得前两天看了一场电影,好像是叫野兽凶猛来着。靠,这女警比野兽还凶猛,真不知有谁敢娶她。

    “快点,是不是想要我帮忙?”小王抬起一只脚,作出要踢他**的样子。

    刘宏宇当然不能和他对着干了,现在审讯室的门已经被关上了,若真被他打了,又到哪里去申冤?刘宏宇加速走进铁框里坐了下来,但是小王对他并不放心,他打开手铐将刘宏宇的双手铐在了一根铁条上。

    “姓名?”这是方雪清的声音,还是那样悦耳,她已开始录口供了。

    “学生证不就在你的眼前么,你自己看不就行了。”刘宏宇低着头说道,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倒霉,莫明其妙的被他们当成了犯人带到审讯室接受审讯,靠,这些警察的素质是不是也太低了。

    “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方雪清大声的喝道,长长的睫毛挑了一下,目光扫了一下刘宏宇的学生证继续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刘宏宇。”

    方雪清用修长且白净的小手快速记录着,没有人作声的时候,审讯室显得格外安静,几乎可以听到她写字时发出的“沙沙”声,墙壁上八个红色的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着实令人不寒而栗。

    “年龄?”

    “忘了。”这一次刘宏宇回答得很快。

    “你小子坐着太舒服了,想站起来说话吗?”小王坐在她的边帮腔道。

    刘宏宇冷冷的瞟了他一眼,无视他的存在,他将目光集中到了方雪清的脸上,她的脸蛋雪白俏丽,柳叶眉下的双眸实在是太迷人了,即使有画家能画出这么美丽的双眼,却无法画出其中的神韵。

    “你最好老实的回答问题,配合我们的工作。”方雪清见刘宏宇又盯着她看,心想这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好色,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欣赏美女。

    “年龄?”方雪清再问了一遍。

    “你最好老实点!”小王怒喝。

    刘宏宇笑道:“我不是很老实的回答了吗?”

    “你什么态度?”小王拍案而起,歇斯底里的怒吼道。他这一声怒吼,着实让刘宏宇吓了一跳,心想这家伙又要对自己使用暴力了。

    正当刘宏宇忐忑不安时,方雪清忽然站了起来,她冲小王微微一笑,说道:“小王,你坐着好好歇歇,让我来对付他。”

    刘宏宇见她帮了自己,感动得血沸腾起来,他感激的看着她,心想若不是自己被铐在铁条上,非扑上去赏她一个吻不可。

    “你仔细看看我们后的墙壁上写着什么?”方雪清轻声问道。

    “不用看,一定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字。”刘宏宇懒洋洋的说。

    “你既然知道,就应该老实交代自己的问题,争取政府的宽大处理。”方雪清和风细雨的浅笑着说道。

    “不对吧?”刘宏宇笑道:“我好像听人说过交代的越多判得就越重啊,要不人家怎么会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你当我小孩子呀?”

    刘宏宇的话让暴燥的王警官终于忍无可忍了,他如同触电般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紧握着拳头向刘宏宇冲了过去。方雪清慌忙起阻止他,气急败坏的王警官见队长阻止他,他反而更加来劲了,一个劲儿往刘宏宇猛冲过来。

    无法之下,方雪清只好冲到他的前面,用她的体护着刘宏宇,铁框的上方没有遮挡之物,若是她不拼命阻止他,那刘宏宇一定会挨揍。

    “怎么,难道你还要刑讯供?”对王警官的暴躁刘宏宇并不害怕,别忘了,他也是刑警来着。

    “小王,这里是审讯室,你不要乱来。”方雪清拿出了她队长的威严。

    小王总算罢了手,但仍然鼓着眼睛看着刘宏宇,好像两人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方雪清冲刘宏宇冷冷的一笑,说道:“小王,既然他不老实,就先把他押到拘留所吧,我们再去找找证据,一定要把他绳之以法。”

    “是,方队。”小王满意的回答。

重要声明:小说《剑在我手我就是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