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校园激情 第十章 疯狂来自失恋

    有一种目光,直到分手时,才知道是眷恋;有一种感觉,直到离别时,才明白是心痛;有一种心,直到难眠时,才发现是相思;有一种缘份,直到梦醒时,才清楚是永恒。

    有一种目光,彼此相识时,就知道有一天会眷恋;有一种感觉,未曾离别时,就明白有一天会心痛;有一种心,半醉半醒间,就发现原来竟是相思;有一种缘份,在我遇到你的那一瞬间,就已注定是永恒。

    看到这伤心的文字,向新突然想起了,这个世上有永恒吗?他不停的问自己,恒星能够永恒吗,能够永恒吗……

    “冰阳,你是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向新迫切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他真的好想听到她的冰阳能够亲口告诉他,她是不会离开他的,这样,他才能彻底安心。此刻的他,太需要这种安心了!

    向新说完后,正准备听杨冰阳说出他想听的答案,哪知杨冰阳给他带来的却是一阵沉默,直到十几秒钟后,她还是没有说话。向新的心不由一下子又被揪到了嗓子眼上!同时,一股冰冷刺骨,仿佛想将他整个人活活冻住,冻毙的寒意,开始由他四肢,向他心中漫去。就在他的心脏快被冻住,整个人也快要被冻昏过去的时候,杨冰阳终于说话了。

    “向新……”杨冰阳幽幽地说出这两个字后,又沉默了下来,直到向新的嘴唇,都被寒意冻得铁青铁青后,方才继续说道:“我……有了……新的……男朋友。”

    “哐当”一声,茶杯摔在了地上,摔的四分五裂!杨冰阳吞吞吐吐的话,像是一根从天而降地钢针,狠狠地扎在向新的心窝上!一阵令人窒息的巨痛猛然当袭来,使得向新的眼前,瞬间出现了一片寂静的黑暗,绝对没有一点声源,一丝光明的黑暗!他真的承受不起这样的痛!更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向新咬了咬牙,无比艰难地说道:“他是谁?”

    “就是刘宏宇。”

    “什么?你胡说,他是有女朋友的。”

    “我不在乎,我他。”

    向新霍地站起,怒喝道:“不,我不相信,你这样说,无非就是想把我给甩了,对不对?”

    杨冰阳的脸色就像纸一样的白,单薄的子在微微的发颤。她咬着嘴唇,用轻柔却是坚决的声音,低低的说道:“你……说对了!”

    向新的脑子轰然鸣响,气的差一点儿口吐鲜血!这小妮子是越来越放肆了,居然敢当面的给本大爷难堪!向新目露凶光,淩厉的盯着她,冷笑着说道:“好啊!终于说实话了!当上了校花,眼界就清高了,就看不上老子这个既不高又不帅的人了?”

    杨冰阳脸一红,连忙否认:“向新,你误会了……”

    “老子没有误会!”向新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一脚踹在了椅子上,气势汹汹的质问道:“小时侯你家欠下的巨额高利贷,是谁替你老子娘偿还的?你这几年的各项费用,是谁替你支付的?嘿嘿,是谁哭着向我保证,只要念完了书,就乖乖的嫁给我作老婆的?你说!你这个臭丫头倒是说呀!”

    杨冰阳委屈的望着向新,清澈的眼睛中仿佛带着无限伤感,哽咽的说道:“向新,你的大恩大德,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可是……可是你也不能强迫我拿来报恩呀!”说着,她的泪水顺着眼角夺眶而出。

    看着杨冰阳楚楚动人的可怜模样,向新的心有些软了。这个美丽清纯的小姑娘,淡雅的就像是秋天里的一朵菊花。那天使一样圣洁可的笑容,和温柔娴静的优雅气质,一直都是他心头的最。这辈子我是一定要得到她,否则活着也没啥意思了,还不如去跟阎王爷做伴!算啦算啦,迟早是我的女人,和她怄什么气?

    “行啦!别哭了……”向新尽量让声调重新回到正常的区域里,缓和的说道:“毕业后就跟我回家吧……结婚的事,我俩慢慢再谈!”

    杨冰阳没有出声,默默的抽泣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来,勇敢的迎视着向新的目光说:“向新,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什么?”向新怪叫一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气的哇哇大叫。

    杨冰阳擦拭着眼泪,幽幽的说:“向新,欠你的钱,我一定会还的!哪怕十年、二十年……我会连本带息的赔偿你……”

    “去你妈的连本带息!”向新恼怒以极,恨恨的“呸”了一声,破口大骂道:“等十年二十年后,我都老的不举了,谁家的媳妇还肯嫁给我!不行,你这丫头要变心,我现在就把你正法了!”说完,向新上前,抓住她纤弱的手碗,不由分说的往里屋拖!

    杨冰阳惊叫:“放开我……你放手呀……”她奋力的挣扎着,可是她那点力气对向新来说根本微不足道,很快的,向新就把她拖到了卧室的门口,一只手推开了房门。

    “不要!”杨冰阳一声惊呼,泣不成声的说道:“向新,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我已委于他了……怎么还能跟你结婚呢?”

    “你说什么?”向新犹如五雷轰顶,整个人都呆住了!五彩的灯光、亮丽的家具,在他眼中都似失去了颜色。

    “你……你这个货!”向新的嘴角可怖的痉挛着,痛苦席卷了全,脑海里一片空白。杨冰阳跪伏在地上,柔弱的肩膀瑟瑟发抖,痛哭着说道:“向新,我知道对不住你!呜呜……我欠你的太多太多了,这一生一世也还不清!如果……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做牛做马的报答你!真的,下辈子……下辈子我会全心的奉献给你。”

    “放你妈的!”向新恼怒的大声斥责着,心中悔恨交集。失去的心再怎么也追不回来,这些年的功夫算是全白费了!向新懊丧到了极点。

    突的,向新睁着血红的眼睛大骂道:“你这个货,这么些年老子对你这么好,你却碰都不让老子碰一下,现在却白白的便宜了别人,我倒要看看,你这个货那里究竟是什么样?”

    向新疯狂了,他一把扑到杨冰阳的上,疯狂的、大力的,撕扯着她的衣裤。

    “不要,宇哥救我。”杨冰阳尖叫着,奋力挣扎。

    “叫吧,叫吧!这里是我家,你那狗男人是不会到这来的。”向新的手继续撕扯着,而他的嘴也在杨冰阳的脸上、脖子上一顿乱亲乱吻。

    “宇,救我……”就在杨冰阳无力挣扎时,房门被大力的推开了,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冲进屋子,“畜生!”他一声厉喝,一脚把向新从杨冰阳的上踢了下来。

    来人正是刘宏宇,他一把将杨冰阳抱起,关心的问:“冰阳,你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宇,快带我离开这里,我不想见到那个人。”杨冰阳扒在刘宏宇的怀中,低声哭泣着说。

    “好,我马上带你离开这里。”刘宏宇怒视着向新,“你给我听好了,冰阳现在是我的女人,如果你再敢动她,我会让你死无全尸。”说着他又踢了向新一脚,这才带着杨冰阳离开了。

    “唔!”向新一声惨叫。随着刘宏宇离去时大力的关门声,向新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脏也随着那声关门声而碎成了一瓣一瓣!

    躺在地上,向新死死攥紧了双拳,强忍者想要夺出眼框的苦涩泪水!他不想哭!更不要哭!就在他毫不怀疑即将拥有整片天的时候,那片本属于他的天,却毫不留地塌了下来,把他砸了个遍体鳞伤,体无完肤!这种摧残着他与心的刻骨之痛,让向新整个人在瞬间崩溃了!

    没有杨冰阳的世界是向新从未想象过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中,向新再也找不到自己存在的理由!

    “冰阳啊冰阳!”向新在心中疯狂地呐喊着:“向新你这个白痴,你这头猪,人家杨冰阳多么的漂亮,那么的优秀,她凭什么会喜欢你?你他妈的不过就是那一相愿的傻瓜、笨蛋、可怜虫!”

    呐喊完后,向新紧闭双眼,泪水不断地在他眼框中打转,却愣是没有一滴泪水,能冲出向新的苦苦死守。他就那么的紧紧咬着嘴唇,直到一丝丝殷红地血水,不断从嘴唇上被咬破的地方渗出,这是一场无泪而又无声的痛哭!

    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极度的伤心和疲倦让张若寒沉沉的睡了过去,但他的体在熟睡中,竟然还一阵一阵的不住颤抖。也许,只有在梦中,坚强倔强到极点的向新,那个不想更不要流泪的男生,才会许自己痛快的放声哭泣吧!

重要声明:小说《剑在我手我就是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