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校园激情 第八章 魔鬼筋肉人

    向新旁边那个高个子田立基一看不对,连忙说道:“你这只是假设,假设是不会发生的,至少现在不会发生,再说假设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而且还有污蔑、诽谤的嫌疑。宽容是我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何况那些侵略者也已得到应有的报应,做人要展望未来,不要纠缠过去,这样才能体现出我们龙的传人应有的怀,你说是吗?”

    刘宏宇心想这个小子的词锋也算犀利了,他把目光定在他上,故意装作不认识他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淡淡的问道:“这位同学贵姓大名?”

    高个子膛,露出了一副自以为潇洒的微笑,看了看梁雅诗和杨冰阳,自豪的说道:“我叫田立基,也是学空手道的。”

    刘宏宇拉长了声音说道:“哦!你也是学空手道的,说到假设不会发生,但是假设可以使我们保持警惕,假设可以使我们努力向上,假设可以让我们知道怎么去防范,所以说假设是必要的。”

    顿了一下,刘宏宇继续说道:“至于你说的宽容,这个我也承认是对的,但是你用错物件了!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酷,雷锋先生是怎么说的,对敌人应该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残酷无本是什么样的国家?禽兽!我们对禽兽用得着讲宽容吗?禽兽的骨子里本来就充满凶残,不会理解、也不会感激你的宽容,一有机会就会咬你一口,小学有学过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吧?”

    “这个……这个……”田立基同样站在原地,哑口无言,木立当场。

    “咯咯……”梁雅诗和杨冰阳又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刘宏宇能感觉到两人充满赞许、崇拜和温柔的柔目光对着他直了过来。

    两个美女心中暗想道:“呀!想不到宇哥的篮球打得这样好,口才竟也是一级棒,真是文武双全,能得到他做男朋友真是幸福啊!”

    看着自己的女朋友望着别人一脸的柔蜜意,向新心里一阵发酸,他突然在一旁大叫道:“你口才好,我们辩不过你,但是你也不要在那里假装清高了,这年头,实力才是硬道理,有种就与我们比试,你胜了,我便不练空手道,并且向你道歉,冰阳也退出空手道社。但如果你败了,冰阳不但不能退出空手道社,你还得向我道歉,承认空手道厉害、承认本文化先进!”

    “我靠,向新这小子有便是娘啊!本暂时比中国强你就投靠,如此嚣张,看来此人确实是一个汉了。”众人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向新。

    “你向我挑战?”刘宏宇奇怪的看着向新,“这小子脑袋是不是进水了,这恐怕是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了。”

    “好,我接受你的挑战,我会让你后悔刚才说的话,而且我附加一个条件,如果谁输了,就喊对方三声爷爷,叩三个响头,怎么样?”

    “好,没问题!就这样说定了,明天下午四点整在学校武术社见,不来就是孬种!”向新咬了咬牙,他也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了,挑战刘宏宇,就是十个自己加在一起也不够他一拳的。但,他有他的打算。

    向新侧头对杨冰阳傲然一笑,说道:“冰阳,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希望看见你,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空手道是世界上最好的武功了,田鸡,我们走。”

    杨冰阳看着向新与田立基离去,歉然的说道:“宇哥,真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

    刘宏宇淡淡一笑,“冰阳,你还跟我客气什么,那个向新,你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他那点功夫,我只要一个手指头便能把他打趴下。”

    “是啊,冰阳,你就放心吧!实话告诉你们,老大最拿手的不是篮球,而是打架。”王东向杨冰阳献着殷勤。

    “哈哈哈……我们还是喝我们的酒去!”刘宏宇豪迈的大笑着。

    创业九中的武术社在校园东北方的一个角落里,三层楼的建筑掩映在扶疏的花木中,显得无比的幽静。可是社场里面的气氛却隐约透出一丝紧张和不安,一个穿着空手道服的社员站在社场的大门口紧张的望着什么。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正跪坐在社场里,他穿纯白色的空手道服装,紧绷着脸,显得非常的严肃,双眼闪烁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他的两边各跪坐着一排人,大约有五、六十人,有男有女,都穿着一式的纯白空手道服,向新和田立基也在其中,可是他们虽然正襟跪坐,却不时侧头望向大门,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突然门口那个穿空手道服的社员跑进来,大叫道:“社长,他们来了。”

    跪坐的众人顿时直起上,脸上呈现兴奋的神色,都直直的望向大门口。大家心里都在想来的是何许人也,敢不要命的挑战野山空手道馆的主将,有魔鬼筋人之称的方龙,要知道方龙可是一个天生的杀人机器,他出招狠毒,不留余地,能打腹就绝对不打臂膀,能打鼻眼便绝对不打腹。

    两年前,在湘江市第四届武术争霸赛上,他就以绝对的优势一举夺得了争霸赛的冠军,这也确立了他在湘江市各大格斗社团的霸主地位。此后的两年,已经没人敢来和方龙挑战了。

    向新一时冲动,贸然向刘宏宇挑战,他自知自己那点皮毛功夫,哪会是刘宏宇的对手,当天晚上他就和田立基来到了山野空手道馆,将刘宏宇的话添言加醋的对方龙说了一遍。方龙听了顿时大怒,居然有人敢侮辱他视如生命的空手道,他一定要让他后悔。于是欣然答应了向新的请求,代他出战。

    刘宏宇带着梁雅诗和杨冰阳走进武术社,顿时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武术社两边的众人都动起来。

    刘宏宇走在中间,一得体的V领短袖T恤,外面披了一件竖条纹的休闲衬衫,将他精壮的上那结实的肌完全衬托出来,下着一条米白色的休闲裤,显得潇洒飘逸、精神抖擞、气宇不凡,看得那些女社员眼中异彩飞扬,道道无声的电流在空中碰撞交击着,不时能听到不小的抓狂声。

    “呀!好迷人啊!比任何一个明星都帅气啊!”

    “你看他的肌好大、好壮哟!可以和龙哥一拼了。”

    “他的笑容才迷人呢!唔!我的魂已经被他勾走了。”

    梁雅诗与杨冰阳更是风采迷人,此时的杨冰阳穿着纯白的V领T恤,长长的秀发披散在秀肩上,显得飘逸出尘。而梁雅诗则上穿着T恤,下搭配的裙子将她的火材显得更加高挑修长,加上那小巧的步伐,衬托出一种娴静若水的气质。

    场内所有的男士都看得心旷神怡,能同时看到两大美女的机会可是很少啊!有几个人还张着大嘴,口水顺着嘴角流下,“叭嗒叭嗒”的掉在地上而不自觉。

    方龙抑制住内心的愤怒,缓缓的站起迎了上去,来到刘宏宇三人的面前,傲然的问道:“你就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小子?”

    “魔鬼筋人方龙。”刘宏宇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大名他可是如雷贯耳了,湘江人又有几个不认识龙方的。他看了看一边跪坐着的向新,见他正望着自己,脸上露出一副小人得志的笑容,心想你也够卑鄙的了。

    方龙见刘宏宇不说话,怕是见了我吓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吧,不由冷笑道:“看你见了我一副面不改色的模样,一定是有成竹吧!”

    刘宏宇淡淡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我并没有将本偷学中华的一点儿皮毛功夫放在心上,我的花拳绣腿用来对付空手道绰绰有余了,无所谓有成竹,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好,好狂的口气!简直狂的离了谱。”方龙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冷芒,压低声音恶狠狠的说道:“希望你拳脚上的功夫能与嘴上的功夫一样厉害,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他说完脸上的凶狠之色一闪而过,刘宏宇的傲慢和轻视已经使他非常生气了。

    “我晚上还有事,不想与你磨嘴皮,我们马上开始吧!”

    方龙没想到刘宏宇来得如此直接,心想既然你想早点找死,我就成全你吧!然而嘴上却赞许道:“好,快人快语,有魄力,不过向新跟你说的条件你还记得吗?”

    刘宏宇微微一笑道:“当然记得了,不过你应该记住我说的条件才是对的。”

    “好,我看你能狂到什么时候?”

    “那就开始吧!”刘宏宇也懒得再反驳他。

    方龙点了点头,强压心中的怒火说了声:“请!”他说完,将双臂交叉放在前,嘴里大声喊了一句:“OSU。”

    刘宏宇知道这是空手道的礼仪,他把衬衫脱掉,正在想放在哪里,这个时候杨冰阳已经将双手伸了过来,甜甜的一笑,接过他的衣服抱在怀中,深的看着他轻轻的说道:“加油!”

    刘宏宇转过子,对着梁雅诗和杨冰阳伸出食指和中指做了一个“V”字,并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在场所有的男生、女生看到刘宏宇和两大美女的亲状,都是嫉火冲天,眼神像道道利剑一样集中在他们三人上,而向新更是怒火冲天,眼中的怨恨更深,心中只想着这个狂妄自大的刘宏宇最好是被方龙打残了才好。

    刘宏宇转过子面对方龙,然后也以中国武术的礼仪抱拳施了一礼,站在与他相隔五米左右的距离互相对望着,强烈的战意从他上涌现出来。

    方龙体微微前躬,紧咬嘴唇,双眼死死的盯住刘宏宇的肩、腰、腿等部位,双手呈爪形,双肘微屈,双腿一前一后呈弓步站立,整个人犹如一根绷紧的弦,又如一只等待扑向猎物的猎豹,只等最后一刹那间发起凶猛的攻击。

    进入战斗状态,他不会轻视任何一个对手。而事实上,刘宏宇表现出来的从容也容不得他去轻视。空手道有所谓的三个“先”字,后之先讲的是以退为进,先之先讲的就是先发制人,先先之先讲究的是在对方意念发出之前便制伏对方。先先之先是最高的境界,讲究的是“以武参禅”,进入“禅净”的境界。

    但是方龙在一开始就已经产生了愤怒、嫉妒、怨恨的绪,他连第一个“先”恐怕都无法做到了!

    刘宏宇完全不把方龙放在眼里,而且他还把这种轻视表现在脸上,他要激怒他、麻痺他。当然他并不是真正的不把方龙放在眼里,他那擂台霸主的称号可不是买来的。他用的其实是一种心理战术,就是在比试的时候利用绪、动作和表等震慑对手,用气势压倒对手,或利用各种手段干扰对方的绪,给对方造成心理负担,使对手的技能战术发挥失常,挫伤对方的锐气,发挥自己的优势,在气势上战胜对方。

    刘宏宇站在原地,把姿势稍微调整了一下,他使了个佛山黄飞鸿惯用的起手姿势,然后把手放在背后用带着鄙视的眼神望向方龙,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这种笑意落在他的眼里肯定变成了嘲笑和蔑视。

重要声明:小说《剑在我手我就是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