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校园激情 第四章 痛打三流氓

    “小懒猪,起了!”刘宏宇感到耳朵好像被人揪着,同时好像听到有人在旁边大叫,他连忙睁开眼睛,看到一张宜喜宜嗔的粉脸正笑嘻嘻的看着他,脸上尽显可的神,原来是刚成为小妇人的梁雅诗。

    “小懒猪,都快八点了,还不起?”梁雅诗嗔的道。

    “八点?天哪!这么早,才睡了一个小时不到!”刘宏宇抗议着说道,随即又闭上了眼睛。

    昨天真的好累,上午做完之后小睡了一会儿,在别墅的餐厅里吃了午饭,然后一起去逛公园。

    公园好大,到处是绿荫,到处是凉亭,处处展现着空气的清新和山水的秀丽。晚上他们回到别墅后就没有停歇过,才刚刚破瓜不久的梁雅诗竟然像饥渴了几十年的**妇一般,整晚都缠着刘宏宇,他们不知道做了多久,也不知道**了几次,只知道最后他们都累得无力再战才甘休,所以好累又好睏。

    “宇,快点起来了,你昨晚可是答应了今天上午陪我去逛街的啊!起来嘛……”梁雅诗双手摇晃着刘宏宇的子,撒的说道。她同时扬了扬手上的塑胶袋,“你看,我都帮你买好早餐啦!”

    刘宏宇大吸了一下鼻子,闻到袋子里面传来的香味,是糯米鸡和包子,他的口水不流了出来。

    “哇!好香!”刘宏宇一骨碌的翻坐了起来,抢过袋子拎起一个包子就要塞进嘴巴里。

    “停!”梁雅诗急忙大声叫道,然后一把抢过他手上的包子,嗔道:“贪吃鬼,牙没刷,脸没洗,不准吃!快点起来去洗漱吧!”她说完含笑的噘嘴看着刘宏宇。

    “得令。”刘宏宇说完便掀开被子下了

    “呀!羞死人了。”梁雅诗看到刘宏宇赤**的站在地上,本能的转过头,羞的说道。

    “哈哈!你又不是没看过,还害羞啊?”刘宏宇好笑的说道。心里暗想:“这个小妮子,角色还没有转变过来。”

    “你还说?快去洗漱吧!”梁雅诗闻言脸上更是飞起红云,不由得不好意思起来。

    “是啊!我都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什么没看过,呵呵!不用害羞的。”梁雅诗想到这里也不由得暗自觉得好笑。

    “好了,早餐你也吃完了,该陪我去商业街了吧?就当作是饭后散步嘛!”梁雅诗看着刘宏宇把最后一个包子塞进了嘴巴,眨眨眼睛笑着对他说。

    刘宏宇心想这么快就要去,唉!真是头痛,可是梁雅诗刚刚才成为他的女人,总不能让她失望。

    梁雅诗挽着刘宏宇的胳膊,蹦蹦跳跳的出了门,然后坐公车到了市中心步行街。家家福商场的人很多,这几天在办活动,好多东西都在打折,梁雅诗的脸上开始出现兴奋的神色,东看看西看看,脸上有一种自得其乐的满足。

    不一会儿,刘宏宇的手上已经多出了好几个手提袋,什么衣服啊!鞋子啊!化妆品啊!小饰品啊!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雅诗花钱的能耐还真不小。”刘宏宇无奈的叹息,暗想道:“以后我真的要多赚钱才是了,现在的女人啦……”

    一个小时以后,刘宏宇一脸的沮丧,跟在梁雅诗后。说真的,步行街太多人了,而且太阳又大,走在路上简直就是受罪,到处散发着女人的汗香和男人的汗臭混杂在一起的奇特味道,难受死了。

    两个小时以后,刘宏宇感觉自己快要晕倒了,雅诗难道不累吗?

    又过了半个小时,刘宏宇终于忍受不了,赖在休息椅上,任梁雅诗怎么叫都不起来,如果再继续下去,我恐怕就要中暑、窒息了,这个鬼地方再也不能陪她逛下去了。

    梁雅诗嘟着小嘴,看了他一会儿,有些委屈的说道:“好吧!不买了还不行吗?真是的,说好陪我玩的,说话不算数。”

    “雅诗,不是我不陪你,是实在太累了,这里的空气又这么难闻,昨晚消耗的体力又太多了,你这是要玩死我啊!”刘宏宇呻吟道,同时对她眨了眨眼。

    “算啦!今天的东西也勉强买得差不多了,我们去喝点东西吧!”梁雅诗听到刘宏宇提起昨晚的事,不由得想起了昨晚战况的激烈,确实累的,不由得心疼的对他说道。

    “太好了,雅诗真是我的好老婆!前面有一家肯德基,我们去那里吧!”刘宏宇一听到梁雅诗的话,高兴的就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兴奋的建议道。

    “好了,这么多人你也敢亲,就去那里了。”梁雅诗羞的说道,两只眼睛轻轻的转动往两边扫瞄了一下,没有人注意这边,这才晃晃脑袋,蹦蹦跳跳的走了出去。

    “等等我啊!你两手空空,当然跑得快了,可是也要考虑一下我吧!”刘宏宇说着无奈的努力跟在梁雅诗后面。

    他们到了肯德基,找了一张空桌子坐下来,刘宏宇现在是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没办法,梁雅诗只好自己去买喝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梁雅诗眼圈红红的回来了,闷闷不乐的把两杯果汁放在桌子上。

    “怎么了?”刘宏宇奇怪的问道。

    “刚才有个流氓。”梁雅诗嘟着小嘴,忿忿的说道。

    “流氓?”刘宏宇皱了皱眉,心想哪个兔崽子敢欺负我的女人?

    “嗯!刚才我去买果汁的时候,一个人站我后面,用手摸我口。”梁雅诗气愤的说道,一副泫然泣的样子。

    “哪一个?”刘宏宇勃然大怒的喝道,哪个不长眼睛的,敢欺负我的女人,我一定要叫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算了,都过去了。”梁雅诗看刘宏宇这么生气,怕他闹出事来。

    “哼!没有过去,我是不会让人欺负我的女人的,我一定要叫他好看!”刘宏宇说完眼中邪光一闪,一股杀气猛然从他上散发出来。他转头用目光从店里所有人的上扫过,然后定在三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人上。

    那三个青年人感觉到了刘宏宇的注视,但似乎仗着人多,挑衅的回了刘宏宇一眼,脸上依旧挂着邪的笑容,还肆无忌惮的用亵的目光看着梁雅诗。

    刘宏宇闭上眼睛,长出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怒气压制下来,这里毕竟不是打架的地方。

    “小子,有种就别出去,否则有你们后悔的。”刘宏宇用眼神将他的意思表达了出来,充满怒气的瞪着他们。

    梁雅诗伸出小手拉拉刘宏宇的胳膊,小声的说道:“宇,算了,反正他们没有摸到就被我发现了。”

    刘宏宇拍拍梁雅诗的小手,柔声的对她安慰道:“喝东西吧!我不会在这里闹事的。”

    梁雅诗定定的看了刘宏宇一眼,点点头,然后乖乖的坐在那里喝果汁。刘宏宇知道她心里一定很生气,但是不想我惹事,所以才会这么乖巧的。

    那三个小流氓看刘宏宇没有反应,坐在哪里嘻嘻哈哈的小声讨论着什么,还不时飘来一个猥亵的眼神,根本没有把刘宏宇放在眼里。

    “他的,待会儿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过了十分钟左右,他们吃完了东西,起向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长得最难看的那个小流氓看着刘宏宇,对他狠狠的比了一下中指,动了动嘴唇,脸上凶邪的笑着。

    刘宏宇的嘴角浮现出一抹轻蔑的笑容,在他们出门后,站起跟出去,这时一只小手拉住了他。刘宏宇转头迎上梁雅诗担心的眼神,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笑容,拍拍她的小手,笑着说道:“别怕,我不会有事的,相信你的男人!”他说完便向外走去,跟在他们的后面。

    刘宏宇正在考虑怎么把他们弄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没想到他们配合的朝着一个小巷子走了过去。刘宏宇跟着他们走了两百米左右,看到前后没人了,我心想就在这个地方吧!于是开口叫住了他们。

    “你们几个,站在那里别动。”刘宏宇懒洋洋的叫道。

    他们三个转过来,一脸惊奇的看着刘宏宇,刚才朝他比中指的那个人看到是刘宏宇,哈哈大笑道:“!老子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他妈这小子,怎么,找打找到这里来了?”

    刘宏宇撇撇嘴,嗤之以鼻的说道:“你自己把刚才对我竖起的那根指头打断,还有,刚才是谁想耍流氓的,自己站出来,用哪只手摸的,就自己把哪只手打断。”

    “哈哈!他在说什么笑话,你们听到了吗?好不好笑啊?”那个长得最难看的人放肆的大笑起来,其他两个兔崽子也跟着大声的狂笑起来。

    “老大,这个小子大概是活腻了吧!竟然敢在你面前大放厥词!”其中一个小流氓大笑道。

    “老大,这个小子看来是想找死吧!可是找屎不是应该去屎坑里找吗?”另一个接着说道。

    “哈哈哈哈……”三个小流氓在自以为是的笑话中狂笑着。

    “说对了,你们真应该去屎坑里找死去!”刘宏宇眼中邪芒再闪,脸上却依旧挂着懒洋洋的微笑说道。

    “!就是老子动手的,你他妈想死老子成全你。”那个长得最难看的人站了出来,凶神恶煞的说道。

    刘宏宇暗想道:“唉!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自己找死那可就由不得人了,长这么难看还敢调戏女孩子,真佩服他。”

    刘宏宇懒洋洋的走到他跟前,问道:“哪只手摸的?”

    他的右拳突然打了过来,嘴里骂道:“老子就是这只手摸的。”只见他拳起成风,干净俐落,确实有一点点力度,作为街头小混混也算可以了。

    刘宏宇嘴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左手一动,五指张开成掌,就在他的拳头离自己的脸只有几厘米的时候,恰恰将他的拳头握住。他使出吃的力气想要把拳头再往前移动一毫米,可是任凭他脸红气粗,拳头一丝一毫都不可能再往前,他的那点力气对有武学天才的刘宏宇来说,实在是太小了一点儿。

    “上!”他终于知道自己比刘宏宇差太多了,大声吆喝两个兄弟帮忙了。

    刘宏宇嘴角露出一个残酷的笑容,右手并指成刀,狠狠劈在他的右臂上,“喀嚓!”很清脆的一声骨折声,他“啊”的发出一声惨叫,脸上的肌因为痛苦而痉挛,左手想过来扶住这只受伤的手臂,然而刘宏宇右手曲臂成肘,发出一记重击,狠狠的撞在他的下巴上,他又发出一声淒厉的惨叫。

    就在这个时候那两个小流氓才反应过来,向着刘宏宇冲了过来。

    刘宏宇轻蔑的一笑,右腿斜斜上踢,狠狠的踹在一个小流氓的膛上,同时体一侧,一个下勾拳斜斜的从下面撩上,砸在另一个小流氓的下巴上。也就十秒的时间,两个小流氓同时倒地,躺在地上“哎哟、哎哟”的大叫,脸上尽是惊骇和不可思议的表,恐惧的看着刘宏宇。!

    刘宏宇朝右拳吹了一口气,慢慢的走到那个最难看人的面前,微笑着问道:“你的那根中指是要自己来,还是我来?”

    “你、你……大爷放过我吧!都怪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大爷,你就饶过我这次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那个长得最难看的人声音颤抖着,哭泣的哀求道,他的眼里充满了无限的惊骇与恐惧。

    “你自己来,还是我来?”刘宏宇不为所动,还是微笑着对他说道。

    “我、我……啊!”他犹豫迟疑了很久,慢慢的伸出左手握住右手的中指,突然牙齿一咬,左手用力往后一扳,“格”的一声,他的中指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曲着,这又让他发出一声淒厉的惨叫。

    “记住,我不许任何人动我的朋友,哪怕他是任何份,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都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刘宏宇坚定的说道,他的脸上闪现一种霸气。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刘宏宇残酷的笑道,露出洁白的牙齿,接着转向来路走去。

    三个小流氓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向大街上走去,心里暗想道:“这人太可怕了,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了,一下子就让我们再无战斗力。”他们想到这里,不由得加快脚步,跌跌撞撞的向大街上跑去。

    那个长得最难看的人的手臂只是骨折而已,并不严重,虽然他们得罪了梁雅诗,但是罪不至死,刘宏宇并不想把他打成残废,只是想教训他们一顿,而且现在的社会是一个法制社会,他不想惹事,毕竟他不是黑社会。

    刘宏宇回去的时候,正好看到梁雅诗两手提着许多的袋子,一脸焦急的站在肯德基的门口四处张望。

    “小丫头,看什么呢?”刘宏宇笑嘻嘻的问道。

    梁雅诗扑到刘宏宇的怀里说道:“宇,你刚才吓坏我了,你是不是去找那几个人了?”

    “是啊!谁叫他们想非礼我漂亮的老婆呢?不过就是轻轻教训了他们一下罢了。”刘宏宇拍了拍梁雅诗颤抖的肩膀,安慰道:“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的厉害,我轻轻一根指头就能让他们趴下。”

    “去,谁是你老婆了?”见刘宏宇毫发未伤的安全归来,梁雅诗这才放下心来。

    “好了,现在什么事都过去了,接下来想去哪里玩?”刘宏宇伸手接过梁雅诗手中的袋子问道。

    “你刚才不是直喊累吗?我们回去吧!”梁雅诗从刘宏宇的怀里出来,咬着下唇轻轻的说道。

    “还是我的老婆好,知道心疼我了。”刘宏宇“嘻嘻”的一笑,开心的说道。

    “去去去,看你得意的,你可不许在外面胡说八道。”梁雅诗嘴上不依,心里却是万分甜蜜,心中想道:“你可是得意了,我这回去还不知怎么跟蔡健雅解释了,昨天可是夜不归宿,也不知那妮子会怎么着急和担心。好在自己早有准备,买了她最吃的雪津玉梨,哈哈,有这东西堵她的嘴,想必她是不会怪我的了。”

重要声明:小说《剑在我手我就是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