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宣战 第八章 花花世界

    吴天刃明白袁学礼话中的意思,他喜欢有朋友的感觉,更向往与兄弟一起浴血奋战的时刻。有了理想,就有了希望,有了希望,就有了奋斗。

    袁学礼看者吴天刃,道:“我一生历人无数,只有你是我见过最有潜力的孩子。外面的世界,需要你去征服。只要你有一颗勇敢坚强的心,就没有人能够阻挡你前进的路。”

    吴天刃依然是点头,三年来,袁学礼教给了自己太多太多。他心里除了感动就是感激。

    第二天早上,太阳刚刚升起,窗外飘来花草的清香,吴天刃倍感神清气爽。

    这个时候,袁学礼朝吴天刃走了过来,手中递过来一叠百元大钞。

    吴天刃不睁大了眼睛,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双目不受控制地发着精光。

    “孩子,这些钱你拿着,你的梦想,就在外面,等着你去完成它。”袁学礼手指着屋外,平和地说道。

    吴天刃手抖着接过钱,手心一震,好厚一叠啊!

    这一天,他已经期盼很久了。小七现在的况不明,他十分担心。但当吴天刃抬头看到袁学礼的面孔时,泪水又毫不留的滴了下来。

    谁都知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可是,谁又能真正感受到离别的痛苦。

    突然,吴天刃子一垂,跪在了地上,泪水覆盖了整张脸蛋。

    他抬头对袁学礼道:“爸,我没有父亲,可是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成我的父亲。今后,若我成就了一番事业,我一定回来报答您。”

    袁学礼早已经是泣不成声,他真的舍不得眼前这个可懂事的孩子。但是,毕竟人家还年轻,还有许多事要去做。袁学礼只能忍痛放他去闯世界。

    袁学礼擦了擦眼泪,道:“孩子,我年纪大了,不能跟你一起了,但是,我会始终关注你的。”

    吴天刃含泪道:“爸,谢谢你。谢谢你这三年来对我的。”

    说完,两个泪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在外人看来,两个大男人哭在一起真是个笑话。可是,谁又能懂他们之间的谊?三年的美丽子,如今就要分别,谁说这不是一次痛在心头的分手?

    男儿有泪不轻掸,只是未到伤心处。

    对于人,什么是最可的呢?生活。因为一切的欢乐,一切的幸福,一切的希望,只与生活关联。

    从现在开始,吴天刃将要一个人去闯世界,去享受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去完成自己的梦想。

    回到这个花花世界,任何东西都让他应接不暇,一时还不能太适应。不过,上有钱了,底气也足了,心也就特别的好。

    今天天气好,大街上的人很多。他注意到,现在的社会,不仅女人很在意自己的外表,连男人也开始变得重视起来。街上的男人们一个个头发都烫过,穿的衣服也十分讲究。再看看自己,一白色练功衣,似乎有些老土,与这个城市有些不搭调。

    人人都会在乎自己的形象,吴天刃现在不是以前的吴天刃了,他有了生活目标,有了人生理想,他觉得自己应该换一换行头了。

    走进一家衣服专卖店,服务员是一名年轻女孩。虽然年轻,但是脸上的装却化得很浓,一副大小姐的架子。

    见吴天刃进来,服务员的眼睛瞪得老大,就像在动物圆里看动物一样看着他。吴天刃此时的头发的确很长,胡须也长了出来,与森林里的野人差不了多少。自知形象不好,吴天刃的脸蛋红起来,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这个时候,服务员却大声对吴天刃吼道:“哪里来的乞丐?快走快走!”

    这一句话可把吴天刃给气坏了,自己什么时候又变成乞丐了?他忍住满腔怒火,不理睬服务员,自顾在店子里转悠着。

    服务员见吴天刃没听见她说话似的,正要上前相赶,却看到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出现在眼前。

    “啊?”服务员吃惊得说不出话来,她弄不明白眼前这个比乞丐还要落魄的人竟然会有这么的多钱。

    吴天刃的眼睛捕捉到服务员的神态,得意道:“现在还要我出去吗?”

    服务员回过神,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急忙陪笑道:“先生,刚才是误会,对不起,对不起。”

    吴天刃对于她的态度转变之快感到可笑,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在店子里随便看了一会儿,吴天刃买了一运动装,穿在上,感觉十分舒适。

    付过帐后,吴天刃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随后,吴天刃又进了一家理发店,他的头发确实太长了,又没有进行过梳理,确实需要减短一些了。

    见来了生意,老板笑着说道:“先生,要剪一个什么发型?”

    吴天刃对发行并没有什么研究,脑海中回想起袁学礼的头发,道:“就给我减一个平头吧。”

    一番工夫过后,吴天刃照了照镜子,惊叹不已。镜子里的男孩精神,阳光,帅气,他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

    其实,吴天刃本来就是一个非常英俊的小伙子,只是过去营养跟不上,或者说是不注重这方面的保养。而现在的他,一个美貌的男孩就活生生地出现在镜子里。

    不论在什么时候,一个精神生活很充实的人,一定是一个很有理想的人,一定是一个很高尚的人,一定是一个只做物质的主人而不做物质的奴隶的人。

    命运如同海风,吹着青的舟,飘摇的,曲折的,渡过了时光的海。

重要声明:小说《四面战歌之唯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