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宣战 第七章 心理磨练

    在这段子,吴天刃每天都要跟着大伯念经。

    渐渐地,他变得处事不乱,临变不惊。这正是成大事者最需要的气质。

    在这些经文中,让吴天刃领悟了许多道理。天资聪颖的他,变得更加深不可测。所懂得的,与年龄根本不想符合,常人是无法比拟的。

    有一天,吴天刃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冒昧问道:“大伯,你怎么会一个人住在这里,你的家人呢?”

    大伯一楞,顿了半天,终于平和地笑了笑,开口说道:“孩子,我和你一样,没有家人。”

    吴天刃一听,心中不由地一紧,大伯也没有家人?

    不等吴天刃说话,大伯又说道:“孩子,我没有家人,所以我能感受你的痛苦。没有家的人只能四处漂泊,流离失所。”说到这里,大伯的脸上透出一丝不易发觉的悲伤,“但是,你的出现让我有了希望,我就把你当我的亲儿子一样看待。”大伯静静地看着吴天刃,虽然语气很沉重,但是十分平静。

    吴天刃听后,哭无泪。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哽住一样,他有太多话想说,可是,现在一句也说不出来。

    最后,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绪,大声喊道:“爸爸!”

    说完,吴天刃一头扑进了大伯的怀里。瞬间泪如雨下,有激动,也有兴奋。

    这样的场景,大伯同样也不能再控制住自己,一边抱着吴天刃,轻轻拍着他的背,一边用手擦着自己的眼泪。

    两人都坠入了亲的河流,不能自拔。

    大伯家里有许多书,吴天刃平时没事就喜欢随便翻一翻。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吴天刃虽然在室内,却对外界了如指掌。金钱,利益,钩心,斗角。

    他似乎看透了社会的黑暗,自己心中的梦想也越来越清晰。

    吴天刃天天吃得好,睡得香,瘦弱的体变得不再单薄,手脚也越来越有力气,家里的重活累活他都抢着去做。

    大伯越来越喜欢吴天刃,对他的也越来越深,平常没事,就给吴天刃讲一些小故事,告诉他一些小道理。吴天刃懂得的事物越来越多,在大伯的精心教导下,吴天刃已经褪去稚气,变得成熟起来。

    大伯告诉吴天刃,人世间不会有太多的机会,但机会到来的时候,一定要牢牢抓住。吴天刃点点头,心中默默想道:给我一个支点,我将撬起地球。

    这不是玩笑,而是一个血少年坚定顽强的信念。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吴天刃终于又忍不住问大伯,:“大伯,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大伯没有隐瞒,冷静地说道:“我以前是一名土匪。”

    “土匪?”这个词跟大伯现在的样子完全搭不上边,吴天刃反应不过来,“不会吧?”

    大伯笑了笑,道:“我没有骗你,我叫袁学礼,十几年前我是一个山寨的土匪头子,我们烧,杀,抢,掠,无所不为,天下所有的坏事都被我做尽了。后来,也是警察找到了我们,我一路潜逃,最后来到了这里。那时侯,我算是半个黑道中人,我也有我自己的梦想,只是,我力量卑微,不能在有生之年去实现它。现在,年纪大了,没有的当年的脾气,每天念念经,诵诵佛,到也清净。”

    过了这么久,吴天刃才知道大伯的名字,他惊叹袁学礼的世不同一般。

    过了半响,吴天刃问道:“你念经是为了赎清你当年所犯过的错误吗?”

    “那时的错误是弥补不了的。不管我做什么,也不能还掉这一笔孽债。我念经只是想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生存的世界,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当这个世界都在你脚下的时候,人们只会在乎你的威严,而不是你的手段。”袁学礼说得很激动。

    吴天刃一听,更是血沸腾,他想的跟袁学礼完全一样,这个世界没有对与错之分,只有强大与弱小之分。

    吴天刃在后来与大伯的交谈中,透露自己早就有有进军黑道的想法。

    袁学礼先是一惊,可马上恢复过来,告戒吴天刃道:“孩子,我相信你,但是,黑道是一段不能回头的旅行。在这条路上,你会遇到许多许多强劲的对手,道路会非常困难。孩子,你决定了吗?”

    吴天刃坚定地点了点头,道:“我决定了。”

    黑道是一条带着神秘,带着挑战,带着刺激的路。到处充满了吸引力。许多年轻人都被卷如其中,然而一发不可收拾,最后都葬在里面。

    吴天刃之所以选择黑道,是因为他喜欢挑战,而黑道里的挑战往往更加激烈。他讨厌世俗,讨厌人的灭绝。

    袁学礼默不作声,一双灵透的眼睛望着吴天刃。在他眼中,吴天刃是个天才,冷静,沉着,聪颖,不羁于世俗。他对吴天刃疼却不溺。他认为,年轻人应该有自己的梦想,应该去为自己的梦想打拼,不管他选择什么样的路。

    接下来的子,袁学礼一直教导吴天刃该如何去闯黑道,吴天刃受益匪浅。

    认真听,甚至认真去想,都是没用的,都只是纸上谈兵,关键是今后怎样去做。

    时间真的就像流水,不知不觉,已过去了三年。吴天刃已长成一个大男孩。清秀俊朗的脸庞上,那双深邃的眼睛最为迷人。

    这天,袁学礼突然问道:“你有朋友吗?”

    吴天刃想也没想,道:“我有,有一个朋友。”

    袁学礼点点头,道:“孩子,你要知道,一个人光有野心还不够,还得有许多许多支持并且忠诚于你的朋友。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也。”

重要声明:小说《四面战歌之唯我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