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一二○ 我要看见她!

    叶皖被捕了!

    最先得知消息的胡拥军如坐针毡,破口大骂:“真他妈的蠢!警察不会救人啊,要你显摆,又不是没人,你他妈的做好事见义勇为还搞上了瘾!”

    苏敏白了胡拥军一眼:“去杨家的一组,有没有消息?”

    臭球拉着脸说:“杨谟云不承认他杀了郑渊,说飞镖他从没见过,杨家的人根本不理咱们。”

    “那北京组呢?”

    “也没进展,李蔚龙找了很多关系都没有用,公安部根本不鸟我们,而且政协给国安施压,说我们护犊枉法。”

    “枉法?”胡拥军气的笑了起来。郑渊是什么东西,深圳市随便找个人就知道,哪家公检法没受过他的好,他名下的夜总会又有哪家没有良为娼的?

    “没办法,郑渊名下所有的产业,都不是他的名字注册的。他老子,早就有了防备,郑渊混到这个位置,也不是吃素的。”苏敏分析很让几人无话可说。就算全世界都知道郑渊是坏蛋,没证据还是抓瞎。国安作事或许可以动作可以猛一些,行动可以黑暗一些,但公安不一样,没证据就根本不能动人,他们认这死理。

    资溪县人民医院。

    叶皖体并没大碍,只是手臂上的枪伤和手指的擦破伤仍然未好,躺在病上输液,双脚却被铐在病尾。

    黄朝能领着两名负责记录的警察坐在边。

    常规的讯问后,黄朝能单刀直入:“你是如何杀害郑渊的?”

    “我根本就没有杀他,是杨谟云杀的。”

    “你不要以为你狡辩就可以逃避法律的惩罚,我们有证据、有证言,完全可以证明你杀了郑渊,老实交待,争取宽大处理是你唯一的路!”

    叶皖的头扭到一边,看着窗外青翠的山岭,外面的雨停了,太阳在云层里伸出头来,彩虹划过蓝天,而蓝天纯净得象一大块翡翠原石。

    “叶皖,你不要死猪不怕开水烫,目前我不怕告诉你,公安部盯着你,全国人民都在盯着你,你杀人罪不可赦,但是你有见义勇为的行为,国家和人民也都看在眼里,量刑时会有所考虑。但是,你要还是这个态度,那就很危险了!”

    “你们没有去查飞镖吗?”叶皖冷冷地看着黄朝能。

    “叶皖,你什么态度?”负责记录的一名警察看叶皖态度恶劣,拍案而起。叶皖笑了笑,没吭声。

    黄朝能摆摆手,也笑了。

    “飞镖,我们不是没查,而是完全查清楚了!”

    “你,在武当山学过武,有一手飞针的绝技,玩飞镖完全没有问题。”黄朝能用蔑视的眼光看着叶皖:“不要以为警察都是傻子,更不要以为你把飞针改成飞镖就可以万事大吉,用你们年青人的话说:这是没有技术含量的。”

    叶皖懒得和他再说什么,索闭了眼养起神来,凝神静气下,内气在体内又缓缓运转起来。

    黄朝能问得口干舌躁,叶皖也如老僧坐禅,气得无可奈何,撞门而出。

    “黄局,那个女孩子带到县局了,她什么都不说,只是哭。”

    “一定要问清楚,多动动头脑,不行就吓唬吓唬她,别闹大就行。”

    “嗯…”

    声音渐渐消行,叶皖睁开眼睛,心里一惊。

    是迟艾,受到自己的牵连了。

    叶皖不喜欢欠人,更不愿意女孩子为自己受苦受累。项杜鹃的事,已经让叶皖有了血的教训,而这次明显是牵连了迟艾,一想到这个女孩为了自己而被几个凶神恶煞般的警察连番折磨讯问,甚至会关起来,叶皖顿时急的一分钟都呆不住了。

    “警察,警察,我有话要说!”叶皖大叫起来。

    两名警察推门而入,眼神中有不解,有佩服。

    “记下我说的话,我在南城县卫生学校用欺骗的方法,赢得该校学生迟艾的信任,并冒充迟艾男友,这才逃出县城。”

    两位警察对视了眼。这算什么交待?大家都知道的事儿!

    “记下了没有?”叶皖坐了起来,脚上的铁链子哗啦啦直响。

    一名年纪稍大的警察按住了叶皖:“叶皖,你别激动,我们都记下了。不过啊,我看你是想给迟艾洗脱罪名是吧?”

    叶皖点了点头。

    警察思忖了半天,字斟句酌地说:“这个女孩,已经造成了事实上的协从犯罪,虽然警方并不会现在就定罪,但是必要的传讯是必不可少的。她现在拒不交待,你说这些没有人证明,我们也很难办啊。”

    “要什么人证明,我说的全是实话!”

    警察摇了摇头,转出门。

    叶皖想了半天,轰然躺回上,眼睛直直地盯着天花板,望着绕着光灯不停打着旋的飞蛾。却突然想起了项杜鹃在游泳馆时的惨状。叶皖一个激灵。

    我要看见她!

    “我要救他!”王通红着眼坐在一家小酒馆里。

    “救个呀,都不知道他关在哪里。”候文东挟起一颗花生米扔进嘴里。

    “肯定在公安局里。”

    “切,不说你头脑简单吗?他关的地方有很多可能。首先,他上有伤,就极有可能在医院,当然也可能在县公安局。但是他在哪个县,是南城还是资溪?他在拘留所、看守所,还是医院,你知道么?另外,他是重犯,甚至有可能连夜押回深圳,这些都有可能。”

    王通盯着候文东,脸上满是失望和沮丧:“这么说,叶皖就肯定完了?”

    “我他妈的还就不信了,这回一定要救他!”

    “别急,我们合计合计,另外,我们空手也救不了人,要搞点东西。”候文东的脸上充满着罕见的凶悍之气。

    黄朝能从县局回到医院,已经决定明天一早将叶皖押回深圳。

    走到门口,后的一名警察追了上来,递过几页纸:“黄局,这是迟艾的讯问记录。”

    黄朝能接过,略微扫了几眼,点了点头,走进病房。

    叶皖看见黄朝能,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笑了笑。

    黄朝能走到前,将手里的讯问记录搁在头柜上。拉过一张凳子坐在叶皖边:“叶皖,想清楚没有?”

    “想清楚什么?”

    黄朝能气得头晕,你没想清楚,冲我笑什么?撮着牙花忍着怒又说:“你什么时候交待,交待多少,都对于你后的判刑有着很重要的参考价值。表现的好,死缓,甚至无期,都有可能。继续这样硬扛,与人民作对,那你过不了今年的节,也是可以想到的!”

    吓唬我,叶皖心里想笑。

    “我没有杀人。我只能说这句。其他的没有什么可交待!”一转眼,叶皖看到了讯问记录上的几行字。

    姓名…

    年龄…

    家庭住址…

    就是这个!叶皖心里激动起来,真是不费吹灰之力!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