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一一六 风雨中的拯救

    叶皖也有点困,回头看看车里,大多女孩也都停止聊天,睡得东倒西歪。

    窗外竟然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透过雾气朦朦的车窗,外面的青山绿岭,碧油油的令人生喜。山里的气象变化万千,没几分钟,小雨变成大雨,大雨又变成暴雨,汽车速度已经慢到20迈,前方暴雨如瀑,已经完全看不清路面。

    这样行车有没有危险?叶皖正在想着心思,隐隐约约中,突然发现对面的山似乎在抖动。

    地震?叶皖没感觉到地面有什么异常,因怕引起恐慌,叶皖并未言声,只是扑到驾驶室边紧张地看着前方。

    “司机同志,你看前面的山是不是在动?”

    司机瞧了一眼,大惊失色,猛地一踩刹车,发出一声惊天的大叫:“山塌了!”

    这声叫喊,惊醒了一车人,睡得迷迷糊糊的女孩子们还没发现所处的险境,却看见司机一脸惊慌地坐在驾驶室乱叫着:“山塌了山塌了!”

    王老师也吓坏了,这种况从没遇见,也不知道该如何避险,站在车首紧张地安抚着学生:“大家不要慌,不要慌,是前面的山塌了,离我们还远!”

    话音刚落,“轰隆隆!”一声巨响,山体终于崩塌,巨龙般的泥石流从高处倾泄而下,一路如狂龙巨浪,声势浩大。对面开来的一辆中巴车瞬时之间被泥石流淹没,接着几块巨石滚落,将中巴车拦腰压瘪。

    车内的人看着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沉默了几秒钟后,开始有人哭起来,接着满车厢都是女孩子的哭声。

    迟艾跑到叶皖边,抱住叶皖的腰,小脸惨白。“田满,我们怎么办啊?”

    泥石流从车边滚滚而下,叶皖也惊的浑冷汗,看着车的两侧,山体也有松动迹象,躲在车内肯定危险。叶皖正在紧张思索着对策,耳听得司机叫了起来:“大家都出来,找山窝窝躲起来!”

    王老师也没有常识,听到有人领头,带头下了车喊起来,组织着学生下车。

    叶皖猛然想起,武当山曾经有过一次泥石流灾难事件,电视、报纸上还报导过。伸头看去,几十个学生全部下了车,躲在山侧的崖下,浑湿透,个个似鹌鹑似的。

    浑一惊,拉着迟艾跳下车,挥着手大叫起来:“大家都起来,跟我走,我们要到山坡上去,这里危险!”

    司机和王老师望着叶皖,叶皖也没时间多解释,和迟艾一起一个个将学生拉起来,一边拉一边叫:“都起来,都起来,泥石流一下来就全埋了,只有上山才安全!”

    众人这才思索起来,王老师想了一下,又看到对面的惨状,吓的出了一冷汗,忙跑过来组织学生排成两队,拉着手跟着叶皖。

    叶皖简单看了下地形,前方右侧有个坡道,泥石流要来的话,肯定是从坡道两边过,上了坡道再往前找个平地,应该会安全一点。

    叶皖拉着迟艾当先,王老师和司机,一在中间来回照应,一在后面跟着。一串学生你拉我拽,足足爬了半个多小时,才爬到了坡道上,刚刚要休息一会儿,叶皖又叫了起来:“还不行,继续走,这里不稳。”

    女孩儿发挥出最大的赖力和坚强意志力,跟着叶皖全部转移到了山间平地。

    大地猛地一抖,天空闪出一道蓝光,喀喇一声,伴随着一个惊天的霹雳,脚下的一个小山包突然下滑,挟着泥石流以不可阻挡之势,冲下山崖,瞬间将大巴车埋得严严实实,连原先学生们躲的崖底都淹没了。

    女孩子们面面相觑,死里逃生的巨大心理落差,使得一个个又哭了起来。司机和王老师望着叶皖,心里的震惊无以言表。没有这个孩子,这后果…难以想像的可怕,也不是他们所能承担的。只怕自杀都赔不了这几十个花季少女的命。

    “大家往这边靠靠,不要在最高处,防止雷击,围成一个圈,手拉起来,不要松。”

    现在所有人对叶皖的话已经言听计从,单看叶皖从容的样子,就能让所有人放下心来。迟艾站在叶皖边,看着叶皖满脸是雨水,伸出软软的小手擦了几下。有他在,我什么都不怕!

    叶皖扭头一看,叫道:“你怎么不动,快过去!”

    “你陪我一起。”迟艾的脸在晶莹的雨水中,散发着幸福的光芒。

    “胡闹,快过去,我还有事!”叶皖一边拖着迟艾,一边喊着王老师。

    “王老师,我去下面救人,你和司机注意保护学生安全!打电话求救。”

    “我也要去!”迟艾撅着嘴。

    “不许去!”叶皖看着迟艾嘴冷的发乌,脱下外披在迟艾上。“你又不懂救人,跟着我干什么?乖乖的等着,一会就有人来救!”

    迟艾看着叶皖光着膀子,手臂上还包着自己的卫生巾,心里又是甜又是不舍,哭出声来:“你也不要去,不要去啊!”

    叶皖摆脱迟艾,纵跃之间迅速跑到被埋了一半的中巴车前,这时已经有一两个轻伤的钻了出来,站在一边吓的嘴唇发白,正在哆嗦。车里一片求救声,夹杂着痛苦的呻吟和绝望的哭泣。血水流了一地。

    “有劲就帮着一起救人,没劲就上山歇着!”叶皖推开两人,扒开烂了的车窗,开始救人。

    靠近窗口的三个人被顺利地求了出来,伤的都不重,叶皖叫他们互相帮助撕开衣服裹住流血的伤口。看看窗口已经没人,一探子,钻进中巴车内。

    靠近巨石一侧车内,惨状令人不忍目睹。一名男子被压住下半,嘴里不停地喷着血沫,已经无力呼救。叶皖忍着刺鼻的血腥味,运气于臂,试了几次,车厢纹丝不动。

    对不起,我救不了你!叶皖在心里叹息着,转到另一侧。一个年青的女孩口被座位卡得死死的,两臂都是碎玻璃划的伤口。叶皖扶住座椅,猛力一掀,“喀”的一声,竟将紧固螺丝绷断。

    叶皖抱着女孩钻出窗子,伸手一摸,骨断裂,但未形成气,一时危及不到生命,手里又没有救助工具,只得将她平放在地上。

    再次钻进车厢,已经有数人昏迷,清醒的人知道有人来救,抢着大叫,甚至有人拉住叶皖的胳膊。

    叶皖看着坐在驾驶室的司机,眼睛还睁着,小腹一片血模糊,不知道伤在哪里,上前一摸,气息全无,竟已经死了。

    再往里,车厢内灌的全是泥浆碎石,里面埋的人倒不定全部死亡,有的头还在外面,有的伸出手在乱动。叶皖也无他法,跪在狭窄的车厢,一捧捧地掏着,看着车后部的一人,口以下全被埋住,压得说不出话,唯有一双眼睛散发着强烈的求生**。叶皖心急如焚,两手不停运臂如飞地挖着,每挖出一条腿就拽,也顾不上其他,拽出来是死的就扔一边,活的就抱出车抢救。

    一个轻伤的女孩,翻出自己的包,掏出DV,在边上默默的拍着。

    轻伤的人大多没有走,经历了最初的惊慌和无助后,渐渐被叶皖的镇定和无畏的英雄气吸引。人们默默含着泪,望着这个浑是泥的年青人钻出钻进的救着人,十只手指鲜血淋漓。

    迟艾等了半天,心里又惊又怕,充满了对叶皖的担心。

    那个发车时让座位给叶皖的女孩凑了过来:“小艾,你老公真棒嗳!”

    迟艾心乱如麻,哪里顾得上争辩“田满”是不是她老公,眼见眼眶红了。

    突然地面又是一阵抖动,前方一股泥石流顺着坡道而下,卷起和碎石溅得老远。

    “咚”,一颗石头飞到迟艾面前,重重砸到水坑里,溅了迟艾一脸泥水。

    “田满在下面!”迟艾一惊,跳起来就跑。

    “迟艾,回来!”几个人一起叫道。

    王老师见迟艾直奔山下,吓了一跳,忙叫司机看好学生,跟着追了上去。

    叶皖也感觉到了泥石流要过来,抬头看了看,估摸还有一两分钟。手里还有最后一个人没救。对着车外大叫起来:“快到侧面去,快跑啊!”

    由于无法行动的伤员已经被其他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所以围过来帮忙运人的都没什么伤,听得叶皖的叫嚷,一撒手全部跑了。

    叶皖手臂的伤早迸裂了,血一直就流个没停。连续挖了一个多小时,叶皖又累又饿,加上量流失,血也流个不停,浑发软,两只手的手指全部烂了,血模糊,一碰到泥浆就痛得钻心。

    最后一个人!叶皖一边用手挖着,一边用脚蹬。

    “田满,快跑啊,泥石流来了!”

    叶皖辨出是迟艾的声音,顾不上抬头,大叫道:“你快走,我知道了。”

    迟艾哪里肯依,见叶皖仍然在车内,泥石流滚滚而来,立时就要淹没整张中巴车!急的一头钻进车内,抓住叶皖胳膊就拖。

    “哎,别拖,你快跑!”叶皖用力一挣,把人救了出来,一看却早已死了。

    正在这时,泥石流扑了过来,这一次来势更猛,直昏天暗地,隐隐有风雷之声。

    王老师早在外面抓住迟艾的胳膊在拖,两人见泥石流迎面冲过来,吓得呆住了!

    “快跑!”叶皖半个子在外面,双手发力将两人推出五米开外!

    “轰!”的一声,一股浓郁的土腥气扑面而来,泥石流裹着中巴车,砸下山崖!

    迟艾心头一凉,晕倒在地。王老师一把抱住拖上了山。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