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一一五 旅途

    第二天天刚亮,叶皖就偷偷溜了出来,在男生楼卫生间简单洗了洗脸,又买点吃的,便想到哪里去再躲上两天。正在这时,忽然看见对面教室里的学生一下子涌了出来。

    场上停着一辆大巴,司机正按着喇叭,老师在组织着学生按顺序登车。

    叶皖一眼看见迟艾,心里一动,走上前去。

    “迟艾!”

    迟艾回过头看见叶皖,哼了一声,挽着一个女孩上了车,那女孩看了叶皖好几眼,趴到迟艾耳朵说了几句话,迟艾脸一红,啐了一句,伸手挠着女孩腋窝,两人咯咯笑着闹了起来。

    叶皖趁老师没注意,硬着头皮上了车,走到迟艾面前。

    “迟艾,你们是到哪里去啊?”

    “喂,你谁啊?”

    叶皖急着逃离,话不由得软了:“迟艾,昨天是我不对,这次是正式向你道歉!”

    那个女孩上上下下又打量了叶皖一番,看来还满意,搂着迟艾说:“唉,小艾,你男朋友帅的。”

    “要死啊你,说了不是我男朋友。”迟艾虽然这样说,却飞快地瞥了叶皖一眼。

    “那个,同学,能不能换个位子?”

    叶皖一直站在走道,有个位子。女孩咯咯一笑:“想追我们小艾啊?位子让你也不是不行,怎么报答我?”

    “随便你说!”叶皖见女孩松了口,空口许诺还不是张口就来?反正只要逃出去,就永生不会相见。

    “那你记住了,欠我一顿饭!”女孩子俯亲了迟艾一口,飞快地站起来:“亲的艾艾我走喽,你可不要有了郎忘了我这媒人啊!”

    迟艾低着头坐在座位上,面红得火烧云似的。耳边听到车内哄笑,恨恨地看了叶皖一眼。心里却泛起甜甜酸酸的感觉。

    叶皖坐在迟艾边,这才有空打量车内,原来这是个护士班,全车都是女孩子。

    “迟艾啊,真的对不起,昨天我有点急事。”

    “哼,求我就说好话,没事就不理我,干嘛要坐我这,不许你坐!”迟艾用乎乎的胳膊肘顶了叶皖几下。

    “好啦好啦,我赔罪还不行嘛。对了你们倒底要上哪里去啊?”

    “我们今天去资溪,和他们那边的技校有个互动活动。”

    “哦,那我可以参加么?”

    “你又不是我们班的,你怎么参加,何况你还是男的。”

    班与班之前的联谊活动,并不少见,与外校班级联谊也很正常。叶皖不管去哪里活动,总之只要出县城就可以。

    “唉呀,迟艾,你知道的,我找朋友没找到,在这人生地不熟,又只认识你,你就帮帮我好不好?”

    “这样啊,那有没有什么报答我?”迟艾其实也很喜欢帅气的叶皖,不过两人昨天才认识,什么都不了解,又怎么可能倾心,只是少女慕艾罢了。对于叶皖的回答,迟艾相当期待,却又有点害怕失望。

    “呵呵,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还要什么报答!”

    迟艾张了张口,悄悄低下了头。这话,太满意了!

    “我家…就在资溪。”迟艾的声音细不可闻,满面红晕。

    老师上了车,还没点人头一眼就看见与众不同的叶皖:“你哪个班的,怎么上来了,下去!”

    迟艾吓得小脸煞白,还没说话,叶皖就站起来了。

    “老师好,我是迟艾的朋友,这次迟艾去资溪参加活动,我负责陪同,还请老师多担待。”

    指导老师眼皮一翻:“我的学生参加活动,要你陪什么?”

    呃,叶皖脸皮再厚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她男朋友。指望迟艾说更是不可能,心思电转已有了答案。

    “迟艾这段时间有点贫血,我不大放心,呵呵,她的病我一直很关心。”

    这话说的就很暧昧了,加上先前在车里的表现,多嘴的女同学就笑了起来:“王老师,你还真要棒打鸳鸯啊,迟艾和她老公出门玩玩,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就是,王老师没事的,有个帅哥陪着也有意思。”

    王老师终于听明白了,原来是这“小两口”乘机想出去玩玩,那再多嘴可就要挨人咒了。笑了笑说道:“好,好,我不管了,迟艾就由你负责了!”转过面对车厢又说:“同学们,大家要牢记纪律,行车时不要把头露到车外,不要…”

    “知道啦,老太太。”女孩子们一阵笑闹。

    王老师皱了皱眉头:“最后一句,大家都知道,我们县最近流窜一个杀人犯,大家提高警惕,注意安全,知道没有。”

    “知道啦,老太太。”一车女孩儿笑成一团。

    王老师郁闷地坐了下来,偷偷拢了拢头发,这群孩子,没法没天了!叫我“怪大叔”都要比“老太太”好啊。

    女孩多就闹,根本不愁没话题,一路欢歌笑语,聊天的话题倒有一半在叶皖上。

    田满,也就是叶皖,坐在迟艾边慢慢地陪着她聊天,迟艾听在耳里,看着边俊朗高大的男孩,一颗心迷迷糊糊地早飞到云端了。

    突然车停了下来,叶皖抬头一看,原来是过收费站,四名荷枪实弹的警察正在逐一检查出境车辆。

    坏了!叶皖头脑里紧张地思索着。车门一开,一名警察端着枪上来了。

    叶皖一把搂过迟艾,对准迟艾丰满的嘴唇吻了上去。

    “哗!”满车女孩儿看得开心得要命,齐唰唰地鼓起了掌,这么浪漫的事可不是天天有。王老师又是郁闷得不得了,这孩子,胆子越来越大,想制止吧,又想人家都吻上了,再拉开可就太不上道了,只得扭过头假装不知。

    警察扫了一眼,没看见有什么异常,头一低,发现边一对小侣正在吻,嘴角抽了抽,将枪背在背上,下了车。

    杠杆升了起来,汽车重新开动。叶皖松开了怀中的玉人。

    迟艾被叶皖的突然袭击搞的又气又羞又恼,面对一车同学,又如何解释?要说叶皖不是自己男朋友,只怕越说人家越不信,吻都给人家夺走了,还说什么?

    看着叶皖,心里不自在,摸摸小嘴,嘴一瘪,趴在叶皖怀里哭了。

    “喂,迟艾,我不是故意的啊,别在意。”叶皖话一出口就想抽自己,这算什么话。

    迟艾脸一抬,语带颤抖:“你…你都这样了,还叫我别在意,你是不是想玩我?”

    叶皖心一软,搂住迟艾:“真的对不起,我是一时忍不住。”

    迟艾抽抽答答地靠在叶皖怀里:“那你说怎么办,这么多人都看见了,你要不说清楚,我…我就不活了!”

    什么叫说清楚?其实就是定下关系,叶皖心知肚明,自己和迟艾又怎么可能?不忍害了这个女孩,脸色变了几变,终是一言不发。

    迟艾等了半天,却没听见期待中的承诺。抬头看着叶皖,心下悲痛不已,伸手死死揪住叶皖大腿,扭过头捂着嘴无声地哭了。

    “迟艾,我真的不能答应你,我喜欢你,但是我们…我是不属于这里的,你以后会明白。”叶皖结结巴巴地解释,也不敢多说,看着迟艾肩膀抖动的厉害,伸臂搂住。

    迟艾心恨叶皖如此狠心,一把抓住叶皖的胳膊咬了下去。叶皖大腿被拧忍住没吭声,这次正好伤口被咬,痛的哼出声来。

    “怎么啦?”迟艾毕竟不舍得真咬,见叶皖很吃痛样子有点心慌,跟着发现叶皖手臂上流出了很多血,还以为自己咬的,吓得惊叫一声。

    叶皖一把捂住迟艾的嘴:“别叫啊,人家都看着我们呢!”

    这倒是实话,一车子人就叶皖一个帅哥,这些女孩子、九十后不看他看谁?王老师虽然年龄不大,毕竟是怪大叔级,哪有叶皖养眼呐,所以王老师的点击率连叶皖的百分之一都没有。

    迟艾宁静下来,毕竟有专业知识,立刻意料到这是旧伤,并非自己咬的。托着叶皖的手臂问道:“怎么伤的?”

    “呵呵,呵呵!”叶皖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只有傻笑。

    “哼!笑,笑死你!”迟艾白了叶皖一眼,翻开小包,脸却红了。

    “这个…给你。”

    叶皖接过一看,却是包卫生巾,手伸在空中没敢接。

    “喂,你要不要?”迟艾见叶皖害羞的样子,反倒自然了。

    “要…要。”

    叶皖接过卫生巾,又脱下T恤,露出一流线型的肌,又引起众女的呼,一双双妙目再也舍不得离开叶皖的

    王老师斜着头,看在眼里,心头一阵阵郁闷的颤抖,想当年,我也是系里一根好草!递给司机一根烟,扯上了闲话:“刘师傅,当年我呐,体好着呢,八块腹肌板板的...”

    刘师傅头也不回,取过点火器点着了烟,哈哈笑道:“你八块腹肌?你看你那肚子,肥油都要流出来了,和老子差不多哦!”

    迟艾见叶皖不方便,拿过卫生巾撕开,给叶皖细细包上,又翻出一小卷纱布裹住。

    叶皖重新穿上T恤,正要说几句感谢的话,却见迟艾眼里水汪汪的,望着叶皖在发呆。

    “怎么啦?”叶皖伸出手晃了一下。

    “哦,哦,没什么。”迟艾脸一红,低下头,将剩余的纱布又放进包里。

    刚刚不仅看到叶皖上的肌和线条,而且亲手摸上去,这种感觉又是其他女孩根本没有的,好棒的体形!迟艾脸心跳,耳朵根都红了。

    叶皖明白迟艾的心思,想找点句岔开,于是搜肠刮肚找笑话。

    “迟艾啊,你刚刚不是问我伤口怎么来的吗?我告诉你呀,是我昨天翻你家墙头,被你家狗咬的。”

    “啊,你真的翻了啊,我家的狗…呸,你昨天根本没去我家,我家狗早送人了。”迟艾一时被叶皖蒙住,差点上当。

    “哈哈哈哈。”叶皖大笑起来。

    迟艾笑了几声,却悠悠地想到,假如田满,真的在晚上到我家翻墙头,我要不要给他开门呢?羞人的心思在女孩儿家脑海里转了又转,始终舍不得抛去。

    经历裹伤的事,两人刚刚的小矛盾自然就淡了,迟艾轻轻靠在叶皖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