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一○四 一路狂奔

    张剑领着小满走到奔驰越野车前,拉开车门钻进车内。

    小满看见叶皖的时候,高兴的叫了一声:“哥!”

    突然叶皖一巴掌将小满推到地上:“小满快跑!”

    广场四周伏兵突起,十几个便衣手里挥着枪包围过来,立刻有两人拉起小满将她铐住,小满恍若未觉,哭得惊天动地。

    张剑开门的时候,叶皖坐缝里突然看见小满后的几人的突然小跑起来,边跑边摸着怀。

    警察!叶皖立即判定有警察埋伏,所以推下小满,却来不及推张剑。

    张剑反应迅速,点着火一踩油门,奔驰车一个漂亮的大甩尾,冲向大路,四周埋伏的警车,和挂民照的便衣车立即拉响警笛,衔尾猛追。

    幸亏张剑的车好,警察的车能虽然优于民用型,但车速仍稍次于奔驰越野,张剑在半道上和叶皖换了个位,叶皖驾着车在深圳市区绕来绕去,路过一环路时,突然一打车头,冲上高速公路,烟尘滚滚,一路向北。

    张剑心里又是激动,又是害怕。追来的警车不下十辆,超过180迈的速度和刺耳的警笛声在后造成的效果,绝对比看美国大片强烈!

    可是万一警察追上了怎么办?张剑斜眼偷瞧了叶皖一眼,叶皖正全神贯注地驾驶着越野车,紧皱的眉头,笔直的鼻梁,还有那抿着的嘴唇,好认真!

    突然,头顶传来罗旋浆旋转的声音。

    205国道上,行驶的大小车辆今天终于开了眼界!

    一辆大奔越野车在头上狂跑,后来跟着一串儿警车,天上飞着警用直升机,还用高音喇叭喊着话:“叶皖,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立刻下车投降!重复一遍,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立刻下车投降!”

    哇靠,原来是干掉皇鑫老总的那个家伙啊!啧啧,真牛比,杀了人还把人家膀子下掉,这回和警察玩起生死极速来了,过瘾呐!

    喂喂,听说这个叶皖,就是以前生撕了洪安会二当家的,奇怪了啊,怎么那次没抓他?

    老婆,我在看大片呐,哈哈,你听外面的声音,警察在抓杀人犯。我没事啊,又不抓我,咣…唉哟,谁他妈撞我?呃,我撞人车**了。

    常年在高速路上讨生活的司机最怕就是无聊,这回看足了大戏,足足可以回去吹个半年,别的不说,你见过这么大场面吗?老子我就见过,直升飞机就在我头顶上飞呢。啊,发了发了,奔驰车竟然冲下国道了!不对,是翻下去的。

    叶皖车速快,180的速度足够将所有的警察远远抛开,但是甩不开直升飞机。叶皖忙里偷闲瞄了一眼印着“深警”字样的白底蓝边警用直升飞机,里面居然架着一车载机枪。

    这要被打中,起码得车毁人亡吧?何况前面就有收费站,警察铺上路钉,那也是个死,叶皖看着侧面护栏不太高,又粗粗看了看高度,心一横大叫一声:“低下头!”见张剑吓的发呆,干脆伸出手将张剑的头扳过来护在肋下,一踩油门,猛打方向,直直冲向护栏。

    “嗵!”的一声巨响,护栏被撞得寸断,奔驰车车前头瘪了起来,侧着子翻下坡道。

    叶皖努力控制着奔驰车,幸运之神又一次降临,气囊打开,压住了叶皖和张剑,但是车子并没有四轮朝天,奇迹般地打了两个滚,一阵颤抖,四只轮子神奇般地重新压到路上。

    叶皖扒开眼前的气囊,将憋得脸红的张剑松开,一推档,车子如离弦之箭驶向小路。

    直升飞机斜着飞过来,紧追不舍。

    叶皖又气又急,虽然暂时摆脱了警车,但是直升飞机这样吊着,根本没办法逃,油一旦光了,就只有索手就擒。

    “打电话,号码是139XXXXXXXX!”叶皖大吼一声。

    “哦,”张剑反应过来,掏出手机拨了号码。

    “喂,你是哪位?”胡拥军的声音。

    叶皖一把抢过手机:“胡哥,怎么回事,我现在刚刚从205冲下来,现在有警察的直升飞机跟着我。”

    胡拥军听到叶皖的声音,一阵激动,立马想到纪律和国家至上原则,沉下心来:“你现在在哪里,等我找到你。”

    一个声音抢了进来:“叶皖别等老胡,老胡要抓你。”居然是苏敏!

    “我他妈的抓他干什么?我要帮他摆脱直升飞机,里面有摄像机,你开电视看看!”

    张剑在旁边听得清楚,忙扭开车载电脑,调出无线电视切到深圳台,果然正在直播。

    叶皖瞄了一眼,从电视上看到自己的车在狂奔,这心可真坏透了。更郁闷的是电视节目名打在右下角,叫《追凶实录》,节目主持人兴奋得有点变态地对嘉宾说:“现在看来凶犯马上就要投降了,前面是一条直通茅洲河的断头路。”

    叶皖吓了一跳,苏敏也吓了一跳,整个华南,至少有30个地方频道,包括有线和无线的都在转播这一极为罕见的现场追凶。刚刚奔驰车翻下国道的片段,让所有人的血澎湃起来,收视率直升到26%,而且还在继续攀升。

    一个上午,叶皖的名字几乎家喻户晓。同时出名的还有张剑,警方初步判定张剑是同谋,但是张全友电话打进来直接找局长,说他女儿是被歹徒劫持。这边刚刚消停,又打给张剑,没等张全友组织好词骂几句,张剑叫着说:爸,你别管我,你就当没这个女儿吧!

    张全友拿着断线的电话,气得浑冰凉。

    武扬眉看到电脑里叶皖的通缉令,惊的一楞,伸手拨起电话:“臭师傅,你不是说罩着叶皖的吗,现在可好了,他要死了,我和你没完!”没等谢亭峰反应过来,嘭地挂了电话,眼圈通红,心头一片乱,将哭未哭的时候,猛然跳了起来:“我要去北京!”

    云绯拿着传真过来的通缉令带着风闯进赵凯的办公室,咣的一下,吓得里面坐的小警察一下子跳了起来,以为两口子闹事:“赵队,你忙吧,我走啦!”转过头对云绯苦着脸笑了一下:“云警官好。”

    云绯都没顾得上点头,一**坐到赵凯对面,拍着通缉令说:“怎么回事?”

    赵凯也是刚刚看到传真通报,楞了一下笑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你不会去查啊?明天你去北京开会,我也要去!”

    赵凯慌得一下子关上门,转回来搂着云绯的肩膀陪着笑脸说:“姑啊,叶皖可是杀人,不是偷根葱或者调戏一下小姑娘,这事揭局去都没用,公安部直接批的A级通缉令,你去了有什么用?”

    云绯眼眶红了起来:“我就不信叶皖会杀人,我去一定要问个明白!”

    赵凯看着云绯的背影,摇了摇头,习惯地摸着大胡子,看着叶皖的照片。

    这个孩子啊,怎么一年没见会这样,不行,我也得去问个明白!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