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一○一 斩首(2)

    郑渊原本还在悠闲地看闹,如今见叶皖面色狰狞,不有点害怕,拍了一下桌子:“叶皖,你想干嘛?深更半夜跑到我这里来,难道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杀人?叶皖,双眼红的滴出血来,项杜鹃的惨样突然映了出来,在脑海中旋转。就是郑渊,指使管魁升的幕后黑手!叶皖一下子激动起来,浑颤抖。蓦地形拔起,直扑郑渊。

    杨谟云在一边看着叶皖面色的转变,早已心有提防,一见叶皖扑过去,暗叫一声不好,跟着纵扑,单掌飘飘印向叶皖后背。

    叶皖早已心中有计较,拼着受伤也要杀了郑渊,扑过去的时候,手中暗藏两枚钢针。

    杨谟云一掌击中叶皖,叶皖形一凝,正在这时“啪”的一枪,一颗子弹从叶皖耳边穿过,打在墙上。

    叶皖口一阵恶闷,后背剧痛,强压涌上来的酸软之意,反手一针,正刺中杨谟云膻中,杨谟云吃惊地瞪着眼睛,子软软倒地。

    郑渊一枪未击中叶皖,又开了一枪,这时叶皖已经反应过来,子如鬼魅般一闪。郑渊觉得面前的叶皖忽然消失,跟着后脖一紧,已经被叶皖提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别胡来,当心我叫来保安杀了你!”郑渊色厉内荏,他倒想不到叶皖动了杀心。

    杨谟云躺在地上,虽然不能动弹,却并未昏迷。见叶皖已经制住郑渊,随时都会动手,不由得有些慌乱:“叶皖,你可不要犯糊涂,杀人是大罪,你和郑渊有什么仇解不了?我杨谟云是杨家拳传人,江湖上地位你应该知道,听我老儿一句话,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来做和事佬如何?”

    叶皖正一掌拍死郑渊,听到杨谟云的话,哈哈一笑,眼泪却流了出来。

    “我和他有什么仇?他杀了我的女朋友,你说这仇你解得解不得?”

    杨谟云心里一震,果然!那个管魁升果然是他杀的,从刚刚交手来看,应该是他生撕了管魁升,这古来就有几大仇不共戴天的说法,包括杀父母、杀妻儿,人家女朋友被你杀了,不见血还解什么仇?

    杨谟云张着口,不知道如何是好,郑渊被叶皖捏得浑发麻,听叶皖的话竟然是要命,吓的一抖。

    “叶皖,你女朋友不是我杀的,是管魁升,你已经杀了他,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叫他抓你女朋友,可他杀了,这能算是我害的么?”

    叶皖看着郑渊的脸,面无表

    郑渊双股间一,一股尿直而出,淋淋漓漓的。

    “别杀我,别杀我,我这有一亿,全给你!”

    要是叶皖没听到臭球监听的录音,这话倒有可能打动他的心,可现在叶皖一心想杀人,再也顾不上许多,手上用力,将郑渊扔到老板桌上,出手如风,一掌下去竟然将郑渊的右臂斩断,连着皮软软地垂了下来。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郑渊晕了过去。

    杨谟云看着面前的惨剧,哆嗦着嘴:“叶皖,你太毒了,你练的是名门心法,怎么行事邪恶至此?”

    叶皖转杨谟云,并不争辨,眼睛看着他:“你没有家人被杀过,你不懂!”一掸眼,看到电脑上有个交易窗口,上面是交易双方的帐号,一边的名字是郑渊,另一边是一个陌生帐号,名字是郑溥,交易金额是一亿,内容都填好了,但还没交易。

    叶皖想了想,退去郑溥的名字,输入自己瑞士银行的卡号,按了回车,过了两秒,银行端反馈交易成功,叶皖点动鼠标,退出网页。

    杨谟云怀里藏有暗器“穿云镖”,那是祖传的玩意儿,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却一直没丢下。此时杨谟云看着叶皖正在想着整治郑渊,暗运内气,渐渐地冲开了道。悄悄摸出一枚镖,手上使力,猛地甩出。

    “嗖”的一声,叶皖下意识一偏头,一枚钢镖扎在郑渊口,镖尾上的红缨还在飘动。

    叶皖感觉怀中的郑渊突然一软,低头看去,飞镖已深入部,郑渊张着大力奋力地吸着气,发出“咝咝”的吸气声。叶皖屏住呼吸,伸指点住郑渊口诸,手指一挟,点飞镖拔出,跟着又补上一指,闭住郑渊口附近经络,以防伤势恶化,又抓起室内水盆上的毛巾裹住郑渊口。杨谟云也被吓得傻了,怔怔地看着叶皖做这一切。

    可惜郑渊伤势太重,虽然外面止住了血,内出血仍然不断,没过几分钟就闷发涨,心脏受伤,人力岂能回天?

    “你杀了他?”叶皖看着已经停止呼吸的郑渊,谔然问道。

    “不是我,是你杀的。”杨谟云左手钩右手并指如刀,带着风扑了过来,掌风凶恶,竟已起了灭口的心。

    叶皖子一侧,顺手抄起杨谟云的飞镖掷出,两手一开一合,左腕外翻,右手虚握,架住杨谟云两只胳膊,一个头锤砸了过去。

    杨谟云一个斜插柳躲开飞镖,右足上踢,叶皖已经听到门外有了人声,不敢再纠缠,打定主意拼着受伤也要出去。竟然合扑上,肩膀一痛中了一脚,但是杨谟云却已经被叶皖扑倒。

    小巧绵软的功夫,斗的是技术,杨谟云比不得叶皖的正宗嫡传,拼了两招,杨谟云双肩受制,腰一拧便想翻过叶皖。

    叶皖松开杨谟云肩膀,左掌虚拍,右手指尖夹着一枚钢针,精准无比地按进杨谟云的肩井

    杨谟云半个子一麻,侧着子倒在地上。叶皖一把抓住杨谟云的脚,想废掉他的武功,心思电转间,手部加力,往外一送,将杨谟云抛出。

    “饶你一次,后会有期!”叶皖翻出门。

    叶皖刚刚走出门,就听见不远处有数人的脚步声,忙转过头进了楼梯口,咚咚咚的脚步声,伴着喘息声从楼梯口又冒了出来。叶皖没未受过逃避训练,想了一下,又拐回38楼。

    窦萌萌还没结束工作,正在办公桌盯着电脑打字,听到后传来声音,回过头来,见是叶皖。忙站了起来奔出门外:“王军,怎么啦?”

    “我要下楼,有没有其他地方?”

    “啊,你…那你怎么下啊?”窦萌萌本来想叫叶皖从电梯或楼梯下,又想到叶皖是“飞”进来的,份不合法,就不能按常法下去。

    “有没有其他通道,或者说有没有绳子?”叶皖带来的绳子被扔在楼下花圃里。

    “绳子没有啊,通道,好象只有楼梯啊…对了,你会用滑翔伞嘛?”窦萌萌突然想到财务部部长是滑翔好者,办公室里有滑翔伞。

    “我会!”叶皖其实都没见过滑翔伞长什么样。

    窦萌萌眼睛发亮,拉着叶皖就跑,拐出走廊,到了财务部经理办公室,窦萌萌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这时电梯“当”的一声打开了,里面涌出七八个人,手里持着枪。

    “啊!”窦萌萌一声惊叫,叶皖反应快,一把抱起窦萌萌钻了进去,右腿后踢,将门关上了,跟着弹起子,反锁住了门。因为角度关系,保安们并没有看见。

    窦萌萌知道事紧急,冲到一个大柜前,拉开柜门,里面现出一具拆解开的滑翔伞。

    “你会安装吗?”

    “不会。”

    “啊!那,你帮我,我来装。”窦萌萌手忙脚乱地安装着滑翔伞,叶皖在一边帮着打下手。不一会儿,滑翔伞组装完毕,窦萌萌帮助叶皖装在后背上。

    滑翔伞的翼展巨长,办公室长宽都不够,叶皖拎起一把椅子,对着面前的落地窗狠狠砸了过去。

    “嗵”的一声巨响,玻璃发出惊天的响动,同时惊动了门外的人。“还在楼里面!他杀了郑总,小心点,先挨排搜。”

    门外传来惊呼,对讲机哇哇乱叫,有人一间间地踢着门开始搜索,还有忙乱的脚步声和恶毒的咒骂。

    “你干什么了?”窦萌萌看着眼前的男孩帅的简直要让她迷醉,话问起来都很弱。

    “我…”正在这时,门外响起撞击声。

    窦萌萌听着外面说的话,心里嘭嘭乱跳,又是害怕,又觉得刺激,这个男人,杀人了?

    夜风猛烈地从窗口吹进来,室内的碎玻璃和文件、小盆栽被刮的满地乱滚,窦萌萌的短发吹得竖了起来,脸色苍白,眼睛发亮,正盯着叶皖。

    “你真的杀…”窦萌萌话未落音,“咣”的一声,门被打开了,几个人端着枪冲了进来。叶皖反应神速,伸腿一踢,整张老板桌打着滚砸向保安。跟着叶皖窜到窗前,纵扑了下去。

    “哎,你!“窦萌萌正要说话,一个保安举枪瞄准她就要,正在这时,一枚钢针从窗外穿进,精准无比地钉在保安手指上,一声痛呼,保安丢下了手枪。

    跟着窦萌萌腰上一紧,整个人被叶皖揽在怀里。叶皖一抖牵引绳,巨大的滑翔伞无声地向着黑夜滑去。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