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九十九 夜行【求票】

    灯火首先祝各位端午好!阖家吃的好,喝的好!

    其次,灯火要去回家做饭...

    支持灯火,敬请投票,谢谢!晚上会有一更。

    ---------------------------------------------

    周

    叶皖躺在上,睡到半夜忽然醒了。

    郑渊的事,一直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为了对付郑渊,兄弟们劳,但却几乎没他的份。

    他虽属国安一员,却从未受过专业训练,这是其一。其二是事与他有关,胡拥军怕他临阵冲动,会出意外。

    虽然叶皖完全明白并且理解,但是心里就是憋闷。

    叶皖一下子翻下了,扣上针囊,里面的针全部是新订的,通过国安渠道制出来的针更偏向于攻击,而不是治病。合金制成,韧极佳,而且尾部微翼状设计使得掷出时更稳定,速度也更快。

    送来的时候,叶皖试了一下,针速比以前要快了20%,劲道也大了很多。

    叶皖穿上鞋,看了看手表,才二点。

    这表是项杜鹃在他过生时买来送给他的,四万多块。现在叶皖天天戴在手上,寄托点相思罢了。

    叶皖转出了卧室门,将放在客厅正在充电的手机取下。回头看了一眼项杜鹃的照片,大大的眼睛盯着他,含笑的嘴角似乎在说:老公,加油!

    从储物柜里拿出一卷细绳,一把刀。叶皖一黑色运动衣,鞋上穿着黑色高帮软底城市作战靴,飘然出门。

    皇鑫公司的监视器已经被臭球动了手脚,他和苏敏合作制作了一批干扰器,手机大小,只要在行动前打开干扰器,所有的监视画面全部定格。

    叶皖静静地站在联华大厦。果然有值班的门卫,打晕,或者杀掉他们,毫不费力,可是这样一来恐怕行动就要失败。

    行动是什么?叶皖突然想到,他来到这里,完全没有任何意义。杀人?郑渊会在楼里么。如果要查什么,他什么也不懂,电脑别的不说,就是系统自带个密码他就解不了,更何况手里根本没有专业工具,什么事都做不成。

    叶皖凭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心气来到这里,却不知道要干什么!

    静静地又站了几分钟,叶皖决定直接爬到37楼,闯进去,不管怎么说,既然来了,就没有回头的道理。

    大门不行就爬!伪间谍叶皖决定用牛刀来宰鸡,因为他没有宰鸡刀。

    叶皖跑到楼后,目测了一下楼层高度大概是两米五。每层中间有一个十五厘米宽的水泥檐,就它了!

    杜鹃儿,保佑我不要摔死!

    叶皖吸了一口气,真气在体内运转,虽然仍然微有不适,却已经能够让他感觉到浑充满了力量。

    站在楼角,双腿一纵,两只手闪电般攀上楼檐。微一停顿,又发力一窜,上了三层。

    就这样叶皖在没有任何保护的况下,硬凭着双手,连攀带窜地一直上了30多楼。如果有人看见,一个人在大楼外面纵跃,一定会认为见了鬼,要不就是有着异能人穿越者,比如蜘蛛侠。

    心里默数楼层,似乎有点儿乱,风越来越大,刮得叶皖几乎要掉下去。

    叶皖双手手指又酸又疼,死死地扣在楼檐。扭着头往下一看,下面的小轿车已经小得像只玩具,街道,在路灯的照下,象条闪亮的丝带往两旁无尽地延伸着。

    快要坚持不住了,叶皖又上了两层,忽然发现里面有灯光。

    叶皖下意识地侧了侧,这一微小的动作立刻使他失去了平衡。近百米的高度,风速快得惊人,温度也很低。一阵强风将叶皖吹得打了个转,右手脱开,右脚也踏空,整个人挂在半空中,仅仅依靠左手手掌挂着体。

    在半空中叶皖被吹得体晃动不休。

    胡拥军安排24小时监视郑渊。郑渊晚上没有回家,目前还在楼内,今晚值班是胡拥军和油子,两人轮流休息。

    菠萝蜜沾在郑渊衣服下摆内部的窃听器,突然失去作用了。不知道是被发现还是坏掉了。没办法只能靠人海战术熬。

    也该叶皖出事,胡拥军本来是不会看不到叶皖来这里,但是巧的是叶皖来到楼下的时候,胡拥军正低躺在车内打电话给臭球,询问公安局查的结果。臭球在电话里说,管伟国是安徽暖城人,2001年来到深圳,通过与当地黑社会联手,很快站稳脚跟,目前做的是娱乐业,没有证据表明他涉嫌走私,也没有其他不法活动。

    收了电话,胡拥军想了半天,总觉得管伟国不对。但是现在却不是对付他的时候。摇了摇头,胡拥军举起红外夜视望远镜观察着大楼。

    “该死的,是叶皖!”胡拥军大叫一声:“流氓吐,准备支援,叶皖在楼上,有危险,通过油子和臭球立刻过来!”

    叶皖惊出一声冷汗。子使劲靠向墙,左手抠着楼檐一动不动,子慢慢慢着风向调整,右手摸着墙搭到楼檐上,刚刚稳定下来,想要再上一层翻进楼内。

    突然旁边的窗子被人打开,撞在叶皖腰上,差点要将叶皖撞落,叶皖大惊,左手一松,没等子下沉,闪电般抓住窗子,腰一拧,竟然钻了进去。

    开窗的人万万想不到居然有人会进来,张着嘴巴叫了一声,声音倒不大,却把叶皖吓个半死。叶皖站起一把捂住那人,低喝:“别叫!”

    一个女孩,睁着大眼,正死死地盯着叶皖。

    叶皖见那女孩面熟,一时也想不起来,事关紧急,也顾不上礼貌,搂住女孩推到男卫生间。

    女孩以为叶皖要耍流氓,吓得拼命挣扎,两只脚乱踢腾,叶皖一急两腿一分,将女孩两只脚紧紧夹住,又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女孩的两只手:“别叫,我不是坏人,你听明白了吗?”

    女孩惊恐地摇了摇头,唔唔唔也不知道说什么。

    “听着,你不叫,我就松手,而且不会动你,明白没有?”叶皖声音稍微放大了一点。

    女孩终于明白了,点了点头。

    叶皖松开手,将女孩放开。

    女孩赶紧躲到一边,靠在水池边上:“你你你,你干什么的?”

    “这是哪一层?”

    “38楼。”女孩下意识地回答。叶皖放了她,她心下稍安,打量了叶皖几眼,见叶皖长得帅,不大像坏人,心里就渐渐地放松了警惕。

    虽然长得帅和人品无关,不过还是有很多的人会有这样的联想,这也没办法,古代选官都要挑五官端正的,这看人也有这样的心理暗示在里面。

    “谢谢!”叶皖转就走。

    “喂!我想来了,你是不是会打太极拳的?”

    啊,被人认出来了,叶皖回过头看着那女孩。

    “我叫窦萌萌,上次在街心花园见过你。”女孩儿面露喜色,看着一运动装的叶皖玉树临风,有种说不出的矫健和酷劲,刚刚的惊恐已经抛到九霄云外。

    叶皖这才想起来,这个女孩是那个短发圆脸的,曾在街心花园练太极拳见过。

    “哦,是你呀?你在这里干什么。”

    两人很诡异地在凌晨二点多,在男卫生间聊起了家常。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