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九十七 流氓的维修

    油子穿着电信的工装,背着一只大包,手里还提着一圈电线,上衣兜里插着一支水笔,口袋里塞着一本维修单。两胯张得大大的,一边走一边挖着鼻孔,联华大厦的保安看到油子的动作,一股恶心之感涌了上来。

    胡拥军同样穿着工装,但是几乎是本色表演,一脸正气加上衰气,跟在油子后。

    油子伸手就去推门,保安拦住了:“对不起先生,请问你有预约?”

    油子停下脚步,歪看着保安:“预约?你妈要死了,你是不是要先预约了人来收尸啊?”

    这话真他妈恶毒,保安忍住扑上去狂扁一顿这个家伙的强烈**,严肃地说:“没有预约的话,是不能够进入本大厦的,对不起请你离开。”

    “我靠,皇鑫公司是不是在这?他们电话坏了报修,是不是还要先通知你们?你们懂什么?会修吗?你们只懂晚上用公司电话偷打色语聊吧?哇哈哈哈。”

    保安气得浑发抖,一言不发转过拨打内线电话进行核实,二分钟后面无表地走了回来,让开半步。

    “哼,小子学着点,牛比专门是牛给狗看的。”油子嘴上越骂越爽,昂着头走了进去,胡拥军肚里好笑,却装成老实样乖乖跟在油子后。

    “喂,是你们公司电话坏了?”油子塌着肩膀,挖着鼻孔,看着面色铁青的邱余山。

    邱余山心里虽然不爽,但是对于电信这么快的反应速度倒真的很吃惊,不管怎么说吧,接线员发彪是他个人的事,与维修员不一样。

    想到这里,邱余山换了副笑脸,满心喜欢地伸出手:“嗯,没错,鄙人邱余山,乃是皇鑫公司的业务主管。”

    伸出手邱余山就极度后悔了,这个维修员可是用右手挖鼻孔的,握手后一定要多洗几遍!

    谁知道油子瞧也没瞧伸过来的手,屈指一弹,一枚鼻屎正好弹在邱余山西装领口上。

    邱余山脸上变色,油子后的胡拥军傻傻一笑:“是不是你们没缴电话费啊?”

    这哪来的人?邱余山心脏一紧,又开始疼了。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我们公司没停电,没停水,,和停水没关系!我是说我们也不欠电话费,包括网络使用费,而且我们整个公司只有两个部门的电话出现这个问题。”

    解释得口干舌躁,邱余山暗地思考,是不是以后家里改装铁通的电话?这电信,太欺负人了……

    “带路,要检查线路。”

    邱余山带着两人走到销售部门口:“这里的电话全部没信号,还有那边,策划部。”

    油子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一头钻进销售部似模似样地查了起来,胡拥军跟在后瞪着眼睛东张西望。

    邱余山顺手从饮水机里倒了两杯水,放在桌上。

    “嗯,师傅,请问怎么称呼?”

    “我姓刘,我师傅姓朱!”胡拥军瓮声瓮气地回答。

    油子扭过头来:“小刘,去查查线路。”

    “唉!”胡拥军点了点头,转就走。

    邱余山心里微觉意外,看着胡拥军的背影。

    胡拥军溜出销售部,左手拿着一个手机大小的仪器到处瞄,右手放在挎在肩上的帆布包里。脸上带着憨厚和拘谨的笑,对每个路过的人都点点头。

    “胡哥,继续往前走!”臭球的声音从语聊器里传了出来。

    胡拥军手里的仪器是用来定位监视镜头的,只有找到所有的监视镜头镜头并且让它们失去作用,或者说在合适的时候失去作用,下面的行动才可以展开。

    胡拥军偶尔停下来看看线,不过要是有人有心观察,会发现这丫看的是电线。

    油子两边跑了一圈,扯扯电线头,查查电话,又掏出一个巴掌大的东西量线路。

    “不通啊!”当然不通,通的话臭球就要被打成烂球了。

    邱余山瘪瘪嘴,拉着脸没吭声,真是废话啊,通我找你来干嘛?

    油子“啪”的打开一台没人的电脑,一**坐到椅子上,趁着启动的空当,抓过一杯水边喝边说:“你们这网布的,真*蛋!”

    邱余山口起伏了几下,又忍住了。这网是他找的一家公司布的,出问题总是很没面子。

    “嗯?**狂花版连连看?”油子两眼放光,双击鼠标,玩起了游戏。

    邱余山简直有要叫保安拖出去打死油子的念头。

    “朱师傅,您看我们这电话线是怎么回事啊?”

    “哦,没事,一会小刘来再说…哎我,挂了啊!”

    油子品行极为无耻,未经主人许可在硬盘里乱翻,东点点西点点,突然点开了一个AV。

    顿时“哦耶”、“亚麻爹”的声音很清晰地在整个销售部响了起来,一个本女人躺在上,很**地张着双腿,迎合着一小猥琐男的手戏。销售部里面坐的人齐唰唰地转过头看着油子。

    邱余山脸色一变,伸手要关音箱,油子漫不经心地关了AV,打了个哈欠:“妈比,**太小。”

    小你妈比!邱余山终于爆走:“朱先生,我们打电话是要维修电话线路的,请你稍微敬业点好么?”

    油子张着嘴,用一种看火星人的眼神看着邱余山:“你怎么啦?我这不是在检查吗?”

    检查女优?我靠啊,当我是傻二啊?

    没等邱余山反驳,油子又说了一句:“你不是傻二吧,不知道电话线和网络是相通的?”

    “我这是宽带好不好?”邱余山的话没什么底气。

    “知道什么叫超五类线,什么叫HUB,什么叫路由器,什么叫弱电中心么?”油子摇摇头,很是鄙夷的样子,一转头又点开一个文件,邱余山一看,《跑跑卡丁车》。

    邱余山看着油子的一副流氓样,心里起了疑,悄悄地走出销售部,站在走廊拨通了电信局的维修中心电话。

    “喂,这里是深圳市福田区电信局维修中心,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标准的普通话,是个年青人。

    万幸,终于不是猥琐男臭球了!当然,邱余山不知道臭球的名字,他也不可能知道这个接线员就坐在让他发狂的臭球边。

    “我是皇鑫公司,请问我们要求维修电话线路的申请,你们有没有接到?”

    “哦,请稍候…”

    邱余山的听筒里传来一阵敲击键盘的声音,然后年青的接线员说话了。

    “先生,您是9点27分报修的,我们的维修人员当时接到通知已经过去了。如果正常的现在早到了。”

    “那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维修员姓名?”

    “好的,请稍候。”翻动纸张的声音。

    “维修员有两名,一名叫朱傅彪,一名叫刘万雄。”

    “谢谢!”

    妈的,电信真他妈蛋!邱余山又愤怒了,接线员和维修员都变态,今天是倒霉还乍的?

    胡拥军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地对油子说:“师傅,问题查清楚了,是他们的线路板局部受潮。我已经换了一排插孔,现在试一下吧。”最后一句话却是对邱余山说的。

    叶皖和臭球在车里把所有的话都听清清楚楚,臭球笑着按下一个键,登时所有的红点都消失了。

    邱余山试了试几部电话,全部正常了!

    真他妈邪门了,师傅打打游戏看看A片,徒弟跑去换个什么板子,问题就解决了。

    邱余山将瘟神油子送走,摸摸额头,竟然全是汗。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