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九十五 香港之行-初相见(5)

    小满魂不守舍,在叶皖的催促下,进了浴室。

    叶皖静静地望着浴室的门,疑心更胜。

    小满一定有什么心思,而且很可能与满臣勋有关,或许满臣勋就是小满的父亲,或者是亲戚。什么眼睛里进了沙了,根本就是小满看狗血电视看多了。

    要不要问小满呢?叶皖思量良久,也拿不定主意。

    叶皖和小满住在一起,已经相当适应,而且彼此之间有了深厚的感,此刻突然出来一个小满的父母,横插一杠子,并非是件好事,说不定三方都会因此而难堪,不如永不相认。

    可是,小满要是见不到满臣勋还好,但事实上却见到了!以后小满的心肯定难以平静,想的很多,如果小满内心是愿意与父母在一起的呢?

    叶皖核计来核计去,也没想出什么结论,算了吧,这事等小满自己说吧。

    浴室里,小满无力地躺在浴缸中。那个男人,那个女人,虽然有近十年没有见到,但是小满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自从那个“东风夜放花千树”的夜晚,小满与至亲分开,再无消息。年仅六岁的小满,依稀还记得那双大手,那张温柔的脸,那亲切的呼唤,和那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

    以后的子,充满了灰色和黑色。无尽的恶骂和随时随地的体罚,偷窍的耻辱,臭不堪的房间,无时无刻地伴随着她。一直到哥哥出现在她的边。

    就象冬去来,就象电影中的特技镜头,小满的世界渐渐被五颜六色的幸福和甜蜜充满,灰色和黑色一去不复返。小满有了笑,有了,还有了希望。

    小满泡在温暖的水中,伸出纤细的腿,头脑里浮现叶皖的轻薄,水花打在上,便似哥哥的手温柔的在抚摸着自己。

    “呀!”小满捂住脸,羞得满面通红,过了半晌,慢慢伸出一只手触摸着口的蓓蕾,虽然也有麻酥酥的感觉,可没有哥哥按在上面那舒服。

    小满胡思乱想了半天,又羞又喜,匆匆洗净子,手忙脚乱的擦干,穿上衣服,站在镜前,默默地想着:我永远都不要离开哥哥,小满,和哥哥一样,没有爸爸妈妈!

    出得浴室,叶皖仍然如同以往一样,小满的心慢慢静了下来,将沉重的心事渐渐丢开。

    第二,叶皖和小满在酒店大堂准备结帐,离港返深。突然电话响了。

    “喂,叶先生吗?”

    “是我,请问…”叶皖一时倒想不起来谁打的电话。

    “我是莫尔斯,瑞士联合银行香港分行的银行经理。”

    “哦,莫尔斯先生,你好!”

    “是这样的,叶皖先生,你最近可以抽空来香港一趟吗?我们确认了您的材料,您随时可以来办理开户手续。如果你不方便的话…”

    叶皖没等莫尔斯说话,声音洪亮地说:“莫尔斯先生,我就来。”

    有了上次的教训,叶皖和小满又重回原来的房间,叶皖换上了才买的一波士西装,小满换了一件较为正式的Fendi女装裙。两人相视一笑,携手而出。

    到了瑞士联合银行,莫尔斯正在大堂等候,叶皖不为瑞士银行的敬业精神感慨万千。在中国,一百个人有九十九个会在办公室等人。

    莫尔斯亲切地将叶皖和小满引进自己位于6楼的办公室。

    橡木地板、红木家具、闪亮的银质咖啡壶、彬彬有礼的侍者,古色古香的装潢既显出瑞士联合银行的悠久历史,又毫不张扬地显示了奢华和厚重。

    莫尔斯取出一份文件,简单给叶皖讲解了一遍,原来是一份客户授权文件,签署后银行方就可以开通个人帐户。当然还需要开户费和首笔高于最低限额的存款。

    叶皖完全相信莫尔斯的职业素养,虽然看不懂这份用英、法两种文字写的文件,但还是在莫尔斯的指点下签了字。

    “谢谢!叶先生,请随我来,满小姐,您在这稍候一会儿,可以吗?”

    小满点了点头。叶皖给小满一个鼓励和安慰的微笑,跟着莫尔斯到前台办理开户手续。

    小满坐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东瞅瞅,西望望,象只小老鼠钻进了蛋糕房一般,既感到新鲜,又感到好玩。门是掩着的,也不怕别人看见。

    小满枯坐了几分钟,装模作样地喝了几口咖啡,皱了皱眉头,嘻嘻一笑,站了起来。

    “咳,咳!”小满迈着方步在办公室内走着:“哥…不对,是叶先生,请你将这份文件拿去抄100遍。”

    “嘻嘻,真有意思。”小满心里还是有底的,并不动办公桌上的任何东西,但是摸摸桌上的石制小象,对着光可鉴人的红木书柜吐舌头,却是很刺激的一件事。

    小满注意到办公室的角落,有一个仿生鱼缸,里面游着十几条小带鱼,五彩缤纷的,相当感兴趣。

    小满两只小手掂着裙子,迈着小碎步跑到鱼缸前,看了半天,也想不出来怎么给带鱼喂食。

    “怪事啊,难道小鱼都可以不吃东西吗?”

    要不是鱼缸是密封的,估计小满一定会扔点饼干渣进去,或者倒进半杯咖啡。

    小满看了半天带鱼,有点腻味,一低头,居然发现墙角放着一根高尔夫球杆,球杆边放着一枚高尔夫球。

    “咦,这是什么?”小满蹲下子,认真地想了想,终于想起来这是电视里看过的高尔夫。

    “呵呵!”小满双手似模似样地握着球杆,用高跟鞋尖拔了拔球,将球拔在面前。

    这时门外响起一个声音“莫尔斯,你在吗?”

    小满哪里听得懂英语,瞄准了球,使劲一挥杆。

    “唰”的一下,球对着门飞了出去。

    门一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啪!”球不偏不倚地打在那个男人的脸上。

    小满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脸都白了,慌忙扔掉球杆,跑到门前。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那个男人揉着脸,严厉地盯着小满。

    小满做错了事,又惊又吓,低着头,根本听不懂英语,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对不起!”

    “你是大陆人?”那个男人用普通话问道。

    小满一抬头,登时楞住了,这个男人,正是她的亲生父亲,满臣勋。

    满臣勋初把小满当成小偷,现在看着小满,直觉却告诉了他,这个女孩不可能是小偷。于是换了种温柔的口气问道:“小姐,请问您是莫尔斯先生的客人吗?”

    小满总算听懂了这句,拼命地点着头。

    原来是这样。满臣勋微笑起来:“您可以告诉我,莫尔斯先生现在在哪里吗?”

    “莫…莫尔斯先生和我哥哥出去了。”小满害怕被父亲认出来,但血相连的亲,又鬼使神差地让小满勇敢地抬起了头。

    满臣勋正值中年,年富力强,一张标准的国字脸,高高大大,配上一得体的精品职业西装,又威风又潇洒。

    爸爸,我的爸爸!小满望着满臣勋的脸,眼睛里渐渐充满了泪水。

    满臣勋根本没有认出眼前的女孩就是他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见小满莫名奇妙的哭了,自己也是莫名奇妙,我没吓她啊,我的脸被打痛了,我也没怨她啊。

    “小姐,您怎么啦?”满臣勋掏出丝织手绢,递给小满。

    小满发觉自己失态,连忙用手擦了擦眼泪,挤出一丝微笑道:“对不起,不好意思。”

    满臣勋收起手绢,微微鞠了一躬:“小姐,真不好意思,让你受委屈了。您请自便!”说罢正要转离开,门一响,莫尔斯和叶皖推门而入。

    “满总裁?”莫尔斯见满臣勋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赶忙肃立。

    “呵呵,莫尔斯先生,我刚刚在找您,您有客户,就不打扰了,一会儿您忙乱了请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满臣勋对着叶皖点头致意,又对小满笑了笑,推门而出。

    叶皖心中自是惊疑不定,虽然他昨天已经知道满臣勋是这家银行的执行副总裁,但是偏偏这么巧,今天就和小满相遇。叶皖看着小满面上泪痕尤在,一时也不敢多问。和莫尔斯匆匆说了几句,带着小满告辞而去。

    莫尔斯送走叶皖和小满,赶到满臣勋的办公室,满臣勋交待了工作任务,又相互交流了几个金融事件的看法。

    聊了半个多小时,莫尔斯起告辞,满臣勋点了点头,突然脑海中闪现出小满流泪的神,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刚才在你的办公室里,那位小姐叫什么名字?”

    “满总裁,我的客户是叶皖先生,那位小姐是他的妹妹。”

    “哦,没事了,你走吧。”看来对不上号,满臣勋百无聊奈地挥了挥手。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