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九十四 香港之行-玉石展(4)

    接下来的几天,叶皖悠闲地带着小满逛遍了香港,迪士尼乐园、维多利亚港湾、星光大道、大屿山、浅水湾,天天小满直叫累,回酒店都躺在上动也不动。

    这几天,小满另一大收获就是吃,香港的海鲜小满相当适应,清蒸海斑、避风塘炒蟹、扇贝、螺、蚬、蚌,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海产,总之小满吃到几乎要撑爆,每天都是叶皖扶着、背着,伺候着。购物的心反倒淡了。崇光百货、时代广场、世贸中心,经常是路过匆匆一瞥,就被里面的人山人海吓住了,世界各地的游客购物起来,简直和不要钱一样疯狂。

    这一天早晨,两人吃过早餐,叶皖郑重地对小满说:“小满,明天我们回去,今天哥带你购物。”

    “买什么好呢?”小满倒为难了。

    “买几件衣服,然后看上什么深圳没有的就买。”

    “嗯!”

    叶皖其实并没有什么想法,他和小满都习惯了贫民化的生活,即使有了钱,也没刻意追求名牌,何况现在两人的衣服都多。所以两人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悠闲地在街头漫步,叶皖一样没买,倒是小满顺手买了几件小玩具,乐呵呵地捧在手上拔弄不休。

    “小满,这么大还玩玩偶啊?”

    “哼,哥,还说呢,你说要给我做玩具,一直都没做。”小满手里拿着一个动漫玩偶,制作的相当精美,价格也不便宜,288港币。

    “那哥错了,哥回去后就给你做,好不好?”

    “嗯。”

    叶皖拉着小满,也没目的地,就是乱走。刚刚拐过一条小街,突然看见对面放着一个硕大的彩虹门,两边飘着氦气球。定睛一看,原来是玉石展览。

    叶皖来了兴奋,拉着小满往里挤,到了门口,站在门口的门卫手一伸:“先生,请问您有请柬吗?”

    叶皖晕了,看个展览还要请柬?国内顶多买张门票就可以进了,只要有钱,在钓鱼台国宾馆吃饭都可以。

    “哥,那我们走吧!”小满拉着叶皖的手说道。

    “哇,叶先生?”

    突然叶皖听到一个极难听的声音,扭过头一看,原来是解罗比。

    解罗比比缅甸时更胖,一张肥脸油光发亮,盯着叶皖倒露出欣喜的神色。

    “解罗比?”

    “系我系我,哈哈,叶先生还记得我啦!”解罗比伸过手和叶皖相握,又问小满:“这位小姐好靓哇,系不系叶先生的朋友哇?”

    叶皖巨恶心解罗比的港味普通话,却也不得不答:“解罗比,这是我妹妹小满。小满,这位是香港的解罗比先生。”

    解罗比两只大手一把攥住小满的小手,乍一看就象一张大嘴吃掉小满的小手一般。

    叶皖不动声色地推开小满,对解罗比说:“解罗比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改天再聊!”

    “喂喂喂,叶先生,不要这样生份嘛,你在缅甸救了我一命,我解罗比恩怨分明,绝对没有忘记你。”解罗比极为亲切地拍着叶皖的肩膀:“不要叫我解罗比先生,叫我罗比好了。”

    解罗比不待叶皖说话,拉着叶皖走进展厅,小满白了白眼,只得跟在后面。门卫昂首,恭送小满。

    “叶先生,你什么时候来香港的啦?”

    “哦,我前几天刚来,是办点私事。”

    解罗比将叶皖引至贵宾席,殷勤地吩咐服务生送上果盘饮料,笑呵呵地对叶皖说:“叶先生,你是行家,这次玉石展,你可不可以帮我看看啊?”

    叶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叶皖早看出来了,这个所谓的玉石展,不过是一次玉石业内部的拍卖会而已。只所以不叫拍卖,就是因为对外不公开。这样的好处,是内部鉴定、流通、交流以后,还可以通过大拍卖行转手,获得更高的利润。

    而这个玉石展,展出的全是已琢出来的成品玉器,还有极少数已经解出的玉料,只要粗通玉石,根本没有什么可看的。好的、坏的,一目了然,顶多是个眼力高低和财力大小的问题,看走眼是不可能的,顶多看高或看低。

    果然,没过多久,着燕尾装的主持人走上前台,敲了敲麦克风,厅内嗡嗡的说话声静了下来。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下午好!我系翰海拍卖行的欧阳文槐,这次很高兴接受香港玉石协会主席马达先生的委托,主持这次玉石展…”

    欧阳文槐说了十几分钟后,拍了拍手,两位着旗袍的美女各捧一只小匣走上前台,打开一看,是一只玉镯和一片玉锁。

    欧阳文槐介绍了两件玉器的由来和玉质,又插进几个小典故,倒是逗得台下笑声不断。

    接着就是竞价开始。叶皖扫了一眼,就知道了这只不过是中档的花青和白玉,价格不会太高。反正自己不想买,也没那么多钱,叶皖一边和解罗比聊着天,一边听着下面报价,倒也乐趣无穷。

    慢慢的,展出品越来越高档,竞价也越来越激烈,解罗比有心抓几件货,叶皖感其好客,也就指点了几句,结果有几件虚高的玉器,解罗比让了别人,而另外几件极品又被低估,解罗比顺利地以低价拿到。开心得不得了。

    “叶先生,我请你来帮我好不好?一年给你…500万港币!”

    “呵呵,罗比先生,谢谢你的厚,我暂时还不想跳槽,以后混不下去一定会找你。”叶皖也懒得解释自己已经是润玉斋的股东。

    “那好,说定了,叶先生!”解罗比也知道仅仅几句话,不一定能打动叶皖。

    竞卖持续了近两小时,虽然终于到了尾声,欧阳文槐重新站到台上,激动地宣传,本次玉石展的压轴之宝将要呈现在大家眼前。

    在后台刻意营造的激动人心的音乐声中,一位盛装美女款步进了出来,怀里捧着一只玉雕美人!

    叶皖差点要跳起来,那是他为张剑雕的美人!仔细一看,叶皖突然发现,那仅仅是一件仿制品,虽然玉质几乎同样是极品,但玉雕美人的面部表和张剑并不相同,只是姿势完全一样。叶皖识玉的境界已非同小可,看得出这件玉雕,刀法和自己完全不一样,但却很轻易地能看出雕者刀工熟练,想像力丰富,完全是大师级水准。

    奇怪了啊,谁知道张剑的那个雕像?而且还仿制了一件?更何况,既然是大师来雕,万万没有模仿别人创意的。叶皖百思不得其解,看来以后要问问张剑了。

    解罗比也发现叶皖的异常,扭过头问道:“叶先生,你怎么啦,不舒服吗?”

    叶皖对解罗比弱弱一笑:“呵呵,不是,我是看这件展品太漂亮,忍不住激动起来。”

    解罗比哈哈大笑起来,凑过头悄悄说:“这件是我送上去的,怎么样,极品吧?”

    叶皖这次真的被惊住了,吃惊地望着解罗比的小眼:“罗比先生,我能问问,这件玉雕,是谁雕的吗?”

    “呵呵,是我的首席玉雕师,一个大美女!”解罗比极为自满地说,跟着又叹了口气:“不过她常在澳州,一年只做三四件。”

    最后解罗比的玉雕美人,被一名凯子以800万港币的高价买走。叶皖心里一阵疼痛,我雕的给张剑才50万,这件还不如我的,居然卖到这个价位,老天看来是没长眼。

    叶皖正在乱想着心事,解罗比拍了拍叶皖的手:“叶先生,我去前面一下,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啦?”

    叶皖一楞,摇了摇头:“解先生请自便,我就在这等你。”

    “也好,也好!”

    解罗比刚刚站起来,就见主持人欧阳文槐陪着一对中年夫妇走了过来。

    解罗比脸上立马堆满了笑,快步迎了上去。

    “罗比,这位是瑞士联合银行香港区执行副总裁满臣勋先生和夫人。”

    叶皖见满臣勋手里拿着一只红木匣,原来是那名凯子。叶皖偷偷一笑,突然想到,这人也姓满,笑呵呵地扭过头对小满说:“小满,你看这个人和你一个姓…”

    突然叶皖发现小满脸色苍白,急忙问道:“小满,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

    小满神色慌乱地站起来,靠在叶皖后:“哥,我有点头晕,想回去了。”

    叶皖并未多想,见解罗比和两人聊得正,不便打扰,也没有告辞,牵着小满的手溜出了展览场馆。

    出了展览场馆,小满气色慢慢好了,默默地跟在叶皖后,仍是一言不发。

    “小满,你家哪里的啊?没想到在香港也能遇见姓满的,呵呵。”

    叶皖走在前面,自顾自地说着话,走了一段路,才发觉小满在后面一句话也没说,奇怪地转过,却发现小满在流泪。

    “小满,怎么啦?”叶皖莫名奇妙,突然头脑中灵光一现:“满臣勋是你爸爸?”

    “不,不是,哥。”小满叫了起来:“我又认不识人家,我是大陆的,他们是香港的,怎么会是我爸爸妈妈。”

    这样解释,叶皖勉强可以接受,狐疑地看着小满一会儿,问道:“那你刚刚怎么哭了?”

    “我,我刚刚眼睛里进了沙子。”

    叶皖见小满绪十分低落,也不忍再问,搂着小满慢慢回到酒店。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