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八十二 将幸福进行到底

    叶皖没有学过跟踪与反跟踪,但是他的感觉是一流的。下班后叶皖直接赶往一家海鲜大酒楼。因为今天是他和小满共同的生,本来计划好要请王通一家和候文东一家,结果中间插出个项杜鹃的事来,就不好意思请了。最后决定三人共庆,地点就设在这家海鲜城。

    叶皖上班前和她们说好,下午五点直接打车过来。为了生,叶皖订了一个蛋糕,又找了一件红木盒子将黄猴儿装了进去,在下车准备进店的时候,走过一家首饰店,头脑一激灵,转过来。

    “咚”的一声,叶皖被一个人迎面撞了一下。

    “对不起!”那人低着头匆匆走了过去。

    叶皖头脑一乍,摸了摸口袋。呵呵,钱包手机礼物盒什么的都没丢。原来不是小偷啊!想到小满在丹江口火车站偷他钱时的模样,叶皖嘴角露出笑意。

    叶皖想着项杜鹃肯定要给他俩送礼,三个人最后就是她一人没礼物拿,似乎有点不好,所以决定给项杜鹃买件礼物,正好没给她买过首饰。叶皖进了店就直奔售货员:“请问小姐,我想给女朋友买件礼物,应该买什么好呢?”

    售货员打量着叶皖,笑着说:“这个啊,选择很多啊,每一种首饰都可以的,如果是订婚可以送戒指…”

    “呃,是生礼物。”叶皖晕晕地说了一句。

    “生礼物的话,那可以选我们最新推出的钻石手链,还有这枚铂金耳针,另外有一款特别设计的针也可以。”售货员一边介绍,一边飞快地将几样首饰摆出来。

    叶皖想了半天,貌似杜鹃有耳针,而且很漂亮,手链呢?成天戴着就不用做事了,针?

    叶皖拿起那枚针,细细地研究着。

    针是铂金镶黄金,中间嵌着几粒碎钻,造型是半只蝴蝶的翅膀,确实很别致。

    “好的,我要这枚针。”

    “谢谢,先生好眼力,这枚针原价13800,打折后8800元!”

    叶皖口袋左右两边各放了一个盒子,美滋滋地进了预订的包厢,二女已经坐在里面,小满拿着手机正准备拨号。

    “哥,怎么才来啊?”

    项杜鹃走上前来,脱了叶皖的外,挂在衣架上。

    “老公,今天你猜我给你送什么礼物?”

    “呵呵,什么礼物都好,小满呢?”

    “哼,我才不送东西给哥哥呢。”小满一听杜鹃喊叶皖“老公”就来气,偏偏杜鹃很无耻,根本不在乎小满呕气拈酸,叫的一天比一天欢,小满麻木了,却还是不由自主地生气。

    “咱妹妹是天底下最漂亮,最可的,老公你可不要随随便便拿个东西就打发了。”杜鹃搂着小满,一句话就让小满郁闷全无,心里飘飘的全是幸福。

    叶皖示意服务员可以上菜,坐到座位上,一边一个搂着两个女人,笑着说:“今天咱们庆祝小满的生,顺便庆祝杜鹃儿!”

    “庆祝我什么?”项杜鹃惊讶起来。

    “庆祝你也可以获得礼物,哈哈。”

    项杜鹃压根没想到叶皖会送她礼物,看着叶皖手一翻,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首饰盒,放在她的掌心。

    “看看,杜鹃儿。”

    小满好奇地伸过头来。项杜鹃忍住心头激动,轻轻地打开小盒,一枚银白中闪着金光的针出现在眼前。

    “谢谢你,老公。”项杜鹃感动了,抱着叶皖又一次送上香唇,叶皖细细地品着杜鹃的丁香小舌,伸手抚上她的美。这样的形真的很温馨,小满也有点酸酸的,不是吃醋,而是被感动,哥哥真好!

    叶皖松开满面的杜鹃,抱过小满搂在怀里:“小满,哥哥给你准备了两件礼物。”

    一枚晶莹玉润的小黄猴儿,一枚指甲大小的羊脂玉,雕的是小满的头像,眉眼风栩栩如生。

    “小猴儿是摆在家里的,这块羊脂玉我穿了孔,可以挂在手机或脖子上。”

    小满接过满面欣喜地看的不释手。项杜鹃也看得眼馋:“老公,这是你雕的么?”

    “嗯,雕的怎么样?”

    “太好了,以后…能不能给我也雕一个啊?”

    “没问题啊,不过要亲一口才可以。”

    项杜鹃幸福满满,伸过脸亲了叶皖。

    “我也要亲!”小满将东西放在桌上,搂着叶皖的脖子,叶皖摸摸小满的脑袋,亲了亲小满的脸蛋儿。

    “还要!”小满闭着眼,仰着头,撅着嘴。

    叶皖心里一惊,抬头看了看杜鹃,项杜鹃促狭地挤了挤眼。叶皖无法,只得伏下子,轻轻啄住小满的唇。

    小满子微不可见的颤了一下,突然抱紧,伸出舌头乱着叶皖的嘴唇和牙齿,叶皖微一张口,一条细细软软的小舌头闯了进来。

    小满似乎也被自己吓了一跳,舌头一动不动,呼吸却渐渐粗了起来。

    叶皖早预料到这一天,却想不到会在这种况下,会是今天。

    该来的总会来,其他的只要把握住就行。叶皖在杜鹃儿的调教下,接吻技术一千里,他裹着小满的舌头,轻吸慢,又伸到小满口中打着转,两条舌头缠在一起,小满子益发的软,侧着头,动地感受着叶皖的侵略。

    叶皖松开星眸迷离,喘不已的小满,点了点她的鼻子说:“小满,这样以后是不可以的,知道吗?”

    “不要!”小满闭着眼睛,靠在叶皖怀里。

    “小满,你还小呢,哥哥以后还想送你上学,有的事现在不能做的。”

    小满睁开眼睛,鼓着嘴说:“要小满听话,那哥哥也不许做!”

    呃!叶皖和杜鹃儿两人对视了一眼,颇有点脸红。

    “好啦,哥哥,你看我送你的礼物!”小满从包里掏出个包装精美的纸盒,叶皖打开一看,却是一双手

    “呵呵,小满自己打的么,很好看,哥哥喜欢!”

    “真的啊?”小满眼睛一亮,笑的十分开心。

    “当然了,咱家亲亲小满亲手做的嘛!”

    叶皖当场戴上了这双橙色的手,屈了屈手指,大小倒也合适,就是颜色艳了点儿,另外接头貌似也太多了,不过是小满的一片心意,当然要强推,而不是打压。

    一连三个“亲”字,小满高兴的笑了起来,满脸都是喜悦的表,能得到哥哥的认可,小满受了那么多苦,手指被扎破磨出泡,都值了。

    项杜鹃也拿出给叶皖的礼物,却是一只BLANCPAIN宝珀男表,蓝宝石表面,黑色表盘,内敛冷峻,在明亮的灯下幽幽地泛着光,是极MAN的一款手表,叶皖可谓一见钟

    “宝贝儿,这表很漂亮,谢谢你!”

    杜鹃给叶皖戴上手表,又痴痴地看了一会儿,抱着叶皖嗔道:“老公,我的钱都买这只表了,以后要你养活我啦!”

    叶皖吓了一跳:“这表,多少钱?”

    “嗯,打折后四万六。”

    “啊!”叶皖和小满一齐叫了起来。四万六对叶皖来说并不算很多,但是他却从没用过这么贵的东西,戴着价值四万六千块钱的手表,叶皖吃饭时始终小心翼翼,被两女又笑了一通。

    三人步出酒店,正是灯火辉煌,街上车如流水马如龙。两女一左一右挽着叶皖,兴奋和喜悦溢于言表,一个貌美如花,感妖娆,一个青涩可小玲珑。叶皖感受到浓浓的幸福,心里蓦地涌起雄心壮志:将幸福进行到底!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