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七十七 小满的决定

    求推荐!灯火发现一家盗贴网站推荐都近本站的三分之一,实在是意外。

    喜欢本书的朋友,只有推荐多了,更新才会多!

    ---------------------------------------------

    小满连续两天没见到叶皖,叶皖前天打电话说是晚上有事不回来,昨天打电话又说是住在一个朋友家。

    小满无精打采地在家里织着一双手,那是她偷偷买了书学的,想做为生礼物送给叶皖。为了挑毛线,她跑了两天,才找到喜欢的。

    一双橙色的手已经完工,虽然形状有点古怪,中间还有点断头,可还是能清清楚楚地看得出是一双手。小满看着自己的手艺,有点小骄傲,也有点小不满。

    下次,一定要给哥哥织一条围巾,要织得漂漂亮亮的!

    小满自我打气,听得厨房里电子汤煲响了起来,跳起来跑去扭小了火。

    “小满!”叶皖打开门,开始换鞋子。

    “哥!”小满高兴的跑了出来,笑着跳到叶皖面前,习惯地环着叶皖的脖子,亲了亲叶皖的脸。

    “呵呵!”叶皖也很自然地扭了扭小满的鼻子。两人之间的亲昵和默契度极高。

    叶皖和杜鹃在一起,想到的是和温柔。而和小满在一起,想到的是扯着心的怜和温。完全不同的两种感受,都让叶皖由衷地幸福着,肩头的责任,让叶皖很骄傲,也很舒心。

    小满牵着叶皖坐到沙发上,这才发现叶皖穿的是一件新衬衫。

    “哥,你买新衣服啦?”

    “嗯,哥要和你说个事。”叶皖面带微笑,心里却多少有点心虚,如果小满这一关通不过,他是绝对会让步,放弃杜鹃的。杜鹃是他的女人,而小满却是他的心头

    叶皖自己都没意识到,小满在他心中的地位,早已超过田蓉,更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人。

    小满并没有感觉什么不正常,面前的叶皖神色自如,依然精神、帅气、明朗。

    叶皖握着小满的手,慢慢地开始讲述。

    小满的面色,慢慢的苍白起来,眼泪渐渐堆积,圆润却依旧纤细的子猛地一抖,扑在叶皖怀里,啜泣起来。

    叶皖慌了神,抱着小满说:“小满,哥做错了事,你要不愿意,哥永远都会陪着你,别哭了啊,小满!”

    小满的心智,还没有成熟到“女”的地步,少女的怀初开,最担心的就是郎离弃。叶皖两天没回来,一回来竟然给她带来这么震惊的消息,尤如晴天劈雳,将她完全打懵。

    怎么办?小满不仅没有答案,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哥哥变心了,上了其他的女人,还和她睡觉。小满头一阵阵地发晕,心头气苦,哭着挣脱叶皖,回到卧室,关上门,扑到上。

    叶皖站在门口,急得团团转,心里又是难受,又是心疼。风流的代价,小满承受不了,他也承受不了。

    小满哭了一阵了,隐隐约约听到叶皖在门外磨磨蹭蹭、哀声叹气,心里气倒也平了不少,坐在上,发起了呆。

    叶皖耳朵贴在门上,听里面没有声音,不知道内,心里倒急了,敲着门小声问道:“小满,小满!”

    小满存心想不理叶皖,却又怕他乱想,挨了半天这才说话:“哥,你不要管我,我没事。”

    叶皖听到小满的声音,放下心来,继续在门前打着转。

    小满心里的哀愁,其实源于她对叶皖的的越深,就越受伤。她默默地坐在头,心里翻腾着遇见叶皖以来的一幕幕。车轮下的初牵手,火车上有相依偎,在田蓉家门口,拼命地抱着自己,那么大的雨,要和自己一起走,还有叶皖全发烫地躺在上,几乎要死,自己和哥哥抱在一起,那个年夜的烟花,多美啊!

    还有,还有初潮的夜里,哥哥多么慌张,吓的脸都白了。

    小满又是羞,又是喜,嘴角渐渐弯了起来,脸上了渐渐有了笑容。

    哥哥还我,哥哥是真的在乎我。那个女的,什么样呢?

    小满毕竟是孩子心,胡思乱想的倒把主题忘记了。突然迫不急待地想见到叶皖说的那个女人。

    小满揩干眼泪,打开房门。

    叶皖一把抱住小满,左看右看,面上是抑制不住地欢喜,小满低着头靠在叶皖怀里:“哥,我能不能看看她啊?”

    “啊?呃,当然可以啦。”叶皖一楞,高兴的忘形。

    “哼!要是我不喜欢,你就不许再找她!”小满恨死自己这么快投降了。可是看着叶皖对自己这么紧张,心里沁起一丝甜蜜。

    叶皖选择了一家茶馆作为三人会面的地点。项杜鹃接到电话后欣喜若狂,又是感动、又是期待,隐隐中还有点心虚,飞快的穿上衣服出门。

    忘机茶楼。

    叶皖坐在小满的边,提起紫砂壶倒了一杯茶,放到小满面前。

    “哥,这什么茶啊,好香的!”小满看着茶杯里的茶叶打着旋抱着团,茶色微黄,浓香扑鼻,品了一口,笑着说:“嗯,比瓜片好喝多了。”

    叶皖怜地摸了摸小满的头,笑着说:“呵呵,这是铁观音,福建、广东这边都喜欢喝的。”

    “哦,原来这就是铁观音啊!”小满美滋滋地又喝了一小口,闭着眼睛,满面幸福的样子。

    叶皖看着小满的样子,心里宁静下来。

    午后的茶楼人并不多。茶博士坐在高大的柜台后冲着茶盅,几名服务员静静地站在角落。

    茶楼里摆了很多大叶绿色植物,叶皖认不全。阳光下一只小飞虫晃晃的飞到一株芭蕉上,很辛苦地啃着叶片,叶皖伸指轻轻一弹,小飞虫惊的振翅飞远。

    “哥,你说那个杜鹃姐姐,脾气好不好啊?她不会欺负我吧?要是欺负我,你可要帮我!”

    玩了半天,小满终于想起正题,端着空了的茶杯,很紧张地问叶皖。

    叶皖正要说话,茶楼门一开,项杜鹃走了进来。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