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六十八 爱情曾经来过?

    “杜鹃,我要赎你!”

    正在说着知心话的杜鹃,突然楞住了。“皖哥哥,你说什么?”

    “我要赎你!”

    杜鹃想大笑,笑这个男孩不懂事,不知深浅,不知天高地厚。

    杜鹃又想大哭,这句几乎和戏文一样搞笑的话,她竟然在现实中听到了!

    而且,是对她说的!

    杜鹃看着叶皖的表,久久没有说话。

    “杜鹃,我喜欢你。我也知道你对我好,我有钱,我可以赎你,你愿意么?”

    杜鹃的手指轻柔地抚上叶皖的脸:“皖哥哥,你有这心思,我就心满意足了。也不枉今天对你动。”说罢,又伸嘴吻上了叶皖。

    叶皖心里一急,跳了起来,推开杜鹃,又伸手将她揽进怀。

    “杜鹃,我说的是真话,我一定会做到,你相信我吗?”

    我一点都不相信,我知道你说的是真话,但你哪里知道这个俱乐部的后台有多深?我跳进这个火坑,一辈子都完了,认识你,已经是我的幸运,你能偶尔来看看我,就是我这辈子的想念。

    杜鹃面色凄婉,又不忍打击叶皖,张了张嘴,没说话。

    “你要是相信我,等我一个月,不,半个月!”叶皖坚定地看着杜鹃。

    “我相信你,皖哥哥。可是…”

    “没有可是,杜鹃,你这段时间不要…工作好吗?电话给我,等我消息。”

    难道这个男孩手眼通天?杜鹃听叶皖说的坚决,反倒半信半疑,点了点头,想到自己的份,又面带含羞地说:“皖哥哥,你真的不嫌弃我?”

    “我嫌弃你干什么?哪个女孩是真心愿意做女?男人了舒服了,反过来嫌弃做这事的女的,天底下都这样想,女孩天生就是被人欺负的命吗?”

    话说的很难听,什么女、的,其实是犯了这行当的忌讳,但是叶皖说的很清楚,而且真意切。杜鹃听得动容,眼泪簌簌而落,一把抱住叶皖痛哭起来。

    “呜呜呜,我真的好开心,你就是骗我我也愿意。我从今天起子就干干净净地留给你一个人。”

    叶皖被杜鹃又搂又抱的浑,男雄风又振。杜鹃敏锐地感受到了,带着泪,含着笑,坐到叶皖上,美下移吞下火的凶器,扭动着小蛮腰,颠簸纵送,尽心尽力地伺候着叶皖。

    这番激又不似方才。叶皖初窥**,动作不再生涩,加上刚刚爆发一次,持久力更是惊人。体力充沛的叶皖学习速度惊人,在杜鹃的配合下完成一个个高难度动作,时而轻推慢摇,时而暴风骤雨,竟然将杜鹃弄的直丢三次子,浑瘫软,下泥泞不堪。

    “皖哥哥,你真强。”

    叶皖听了极为舒畅,能力得到人的真心赞誉,可比任何夸奖都要来得顺耳。杜鹃见叶皖仍然坚,吓的不敢动,叶皖见杜鹃累的一根的指头都不愿动,体贴杜鹃,忍着放过。

    “皖哥哥,你不用忍的,我伺候你。”杜鹃挣扎着爬起来,头埋到叶皖**,舌头一卷,了上去,跟着小嘴微张,含住了叶皖的凶器。

    这与刚刚的感受又是完全不同,第一次感受,叶皖浑发麻。杜鹃伸尽功夫,**亲吻,配合着小手轻揉,不一会儿叶皖就坚持不住了。

    “吐出来,我要了。”

    “唔!”杜鹃含含糊糊地表示反对,手上、嘴里动作更快,叶皖后腰一麻,喷涌而出。

    杜鹃抬起头来,嘴角挂着一丝白沫,丰,加上面若桃花眼含水,这等**,叶皖何曾见过?

    杜鹃微微一笑,香舌伸出,竟然在嘴角一扫,将那丝白沫进口中:“小男人,好你!”

    叶皖激动的差点要跳起来,杜鹃说完话,竟然又埋下头打扫战场,直将凶器的干干净净方才罢口,重又偎进叶皖怀里。

    叶皖拉着杜鹃坐里浴池,把玩着杜鹃前两团嫩。杜鹃神色痴迷地看着面前的小男人,伸嘴过去就要求吻。

    呃?叶皖想到刚刚的形,吓的一楞转开头去。

    “咯咯”,杜鹃心思电转,哪有不明白叶皖心思的道理,不依不饶地凑上樱唇,在叶皖唇上轻轻一吻。

    “你自己的东西,还嫌脏啊?”

    其实男人还真嫌,要说怕脏倒也不是,就是个心理因素。这道理杜鹃明白,不过是想逗弄小男人而已。

    “这个…”叶皖面红耳赤,杜鹃笑连声。

    两人分手前交换了电话号码,杜鹃象个小妻子一样,尽心地伺候着叶皖穿上衣服,又站在叶皖面前,细细地掸了几下,看着候文东和王通两人面色含笑地站在一边,才含羞停手。

    “哈哈哈,看上我们这个小帅哥了?”候文东打趣道。

    杜鹃低头不语。叶皖倒也不想这在多说,上前亲了杜鹃一口,对着耳朵说了句:“一定要等我。”这才和两人结帐而去。

    叶皖在浴池里和项杜鹃说要赎她的时候,心里就有了计较。

    他并不是莽撞的人,他敢说这话,最重要的信心就来自于国安局的份。

    他想到回到深圳以来,一直没时间去国安局报道,现在正好可以去,顺便打听一下皇朝俱乐部的背景。

    ---------------------

    项杜鹃这一角色,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塑造的。这一段构思,也是完全依照大纲在写,或许有人感觉本章很突兀,但灯火想解释的是,这不是现写现发的小白书,而是构思良久推进剧和故事发展的一个起点,如果真的认为不正常,那是灯火笔力不足,构思不当,在此道歉!

    项杜鹃,是叶皖生命中次重要的女人,在某种程度上,超过张剑,虽然这个女人的命运...不说了,呵呵,灯火正在码字,晚上简单用excel作了个统计字数的小公式,一算吓一跳,灯火存稿足足有39万字,而且还在继续码...各位读者不用担心灯火没稿子发临时编写乱七八糟的来哄推荐。

    灯火保证做到的是,一切故事和构思都是费尽心机用心在写。

    如果满意,敬请推荐,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