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六十五 销金窟的故事(1)

    叶皖在二楼正在看着书,候文东挂着风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王通。

    “走,去签约!”

    “签什么?”

    “股权转让啊,你不是改主意了吧?”

    叶皖这才想起来有这回事,倒也不矫,收了书下楼,钻进车后。

    马永-梅利律师事务所。

    这家律师事务所是由马永和梅利两人合伙组建,并且按照国际惯例搞了个这样的名字。马永是个50多岁、精明睿智的职业律师,而梅利则是位30左右的女人,面色有点发黄,扁平的嘴巴不说话时永远闭着,一双眼睛倒是有神,在镜片下闪着小寒光。

    “能人哇!上次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牛盛寿的贪污案,从原判18年硬是改成了6年,法院的人见着她都说她是大神。”候文东小声地咬着叶皖的耳朵。

    小会议室装修的极为高档典雅,朴素的风格很贴合律师这一职业,用料和设计方案的奢华又隐示了事务所本的能力和前途。

    “候老板,请呷酒!”马永是福建人,一嘴客家话,被刻意变音成普通话,倒是能听明白,却十分搞笑。

    “呵呵,马大,不客气,我们自己来。”

    梅利着浅灰职业装,一头青丝在脑后挽成个髻,戴着无框眼镜,默立在一侧看着三个人。

    事实上这样小的生意,律师事务所根本不需要两个头同时来,甚至不需要老板出面,一份股份转让书而已,只要是律师谁不会搞。但是昨天马永和她说了今天一定要来,并且把股份转让书草拟的事交给她亲自做。梅利倒也并没有什么反感,只是觉得很惊讶。

    面前的三个人,并不出众,400多万的股权拆析,也没什么难度,梅利往是看不上眼的。

    “候先生,如果可以,请你们先看一看这份股份转让协议。”梅利姿态优雅地坐在桌子另一侧,递出三份合同书,分送给三人。

    候文东来之前已有预约,前期工作律师和审计师也已全部做好,所以事很简单就搞定了。润玉斋经审计,评估价为460万元人员币。叶皖拥有了30%的股份,王通通过现金入股,候文东转让给他10%的股份。

    走出律师事务所,候文东高涨,似乎做了件天大的便宜事,拉着叶皖和王通就要去庆祝。

    “东子,你自己去,我要回去。”王通对王娅感很深。

    “,今天不喝醉全不许走!”

    叶皖看了候文东一眼,满面红光,幸福的小疙瘩绽开着,只好和王通说:“王哥,今天就去玩玩吧,你看东哥什么样,别扫了兴。”

    王通倒也没什么事,听了叶皖的话后点了点头,掏出手机打了电话,叶皖也打给小满,说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候文东看看表,才四点,时间还早,想了想对开车的叶皖说:“叶皖啊,你知道哪里好玩么?”

    “我哪儿知道,我到深圳都没玩过什么地方。”

    “嗯,那听我的,我带你们去个好地方。”

    叶皖开着候文东的大轿车,在候文东的指引下,开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一座大厦。

    停了车,三人搭上电梯。

    “呵呵,今天你们绝对能够体会到什么叫男人!”候文东那张脸一路上就抑制不住兴奋和,叶皖和王通骂声不绝,也没打消他发彪一把的念头。

    叶皖心里颇为忐忑,照眼下这况,看来不妙。

    电梯门打开,四位着短装旗袍的绝色美女齐声躬迎:“欢迎光临!”

    候文东掏出一张泛着金光的卡递给一位美女,美女接过,和另一位同时转引着三人走向大厅。

    叶皖抬头一看:皇朝顶级俱乐部,后面还有一行小字:私人会所,非请勿扰。

    步入大厅,一股强烈的富贵之气人而出。大厅装修的奢华无比,大幅度的使用耀眼的金色装潢,高大的绿色植物、亮眼的水晶吊灯,四散摆放的高档沙发、泛着金色泡沫的香槟、肃立的侍者和美艳靓丽的服务小姐,以及其他衣着光鲜的客人,无不透露出这家俱乐部的顶级和豪华。

    叶皖和王通不是凡人,却也有点不知所措,候文东倒是毫不在意,走到前台。

    美女用候文东的卡在终端上划了一下,确认份后还给候文东,微笑着说:“先生,请问你们需要什么服务?”

    “先找个房间,再摆一桌五九贡筵。”

    “好的,先生,请随我来。”

    三人在服务小姐的引领下,穿过铺着厚绒地毯的走廊,进入包间。

    “采薇”,包间顶上的金色金属牌上刻了两个古篆字,叶皖倒是识得。

    两个心神不宁的人和一个存心摆阔冒充大富的家伙在一起吃饭会发生什么?

    候文东很明智地选择了低度酒,要不早被叶皖和王通灌倒。叶皖面对几乎饭来张口的场面,唯有把一腔怒火发到候文东上。

    候文东一边喝着酒挟着片百合丢进嘴里,一边享受着包厢服务小姐的轻柔推,指点面前的两人:“你们没经历过,所以我才带你们开开眼界。说实话,谁都有个第一次,是不是啊,美女?”

    候文东回过头对着正拿两个大蜜桃在揉候文东背的小姐**一笑,很为自己一语双关而高兴。

    那名小姐装作羞的样子轻啐一口,惹得候文东哈哈大笑起来。

    “又不是要你们做啥献,不过吃顿饭而已,看你们那表,就像立马要被**似的,至于吗?”

    叶皖张口结舌,王通把筷子捏在手心几乎要拗断。

    “好啦,好啦!你们是我兄弟,我会害你们么?你们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我绝对不勉强,吃顿饭就把你们憋成这样,饭后还有节目呐,你们不会当场爆出来吧?”

    “我**的东子,这是吃饭么,这是恶心人!你还腆着脸说什么兄弟,害我是吧?我今天反倒看你怎么害得了我。”王通终于“爆”出来了,指着候文东一通大骂。

    候文东倒也不生气,仍旧笑眯眯地看着王通,伸出手捏了捏后小姐的一对儿大白兔。

    叶皖还是处男,实在不喜欢这样的气氛,他不想装成熟,更不想被人看作不通世故,大惊小怪。所以他扔下筷子,拿过小手巾擦了擦嘴,说道:“东哥,吃好啦。怎么玩你安排,不过我自己玩你用不着管。”

    “嗬嗬,叶皖,你小子瞧不出,还真开眼了。”候文东吃的八成饱,也扔下筷子,站起来:“小王要没吃好继续吃,吃好了就跟我走,哥们泡泡。”

    王通没好气地站起来:“泡死你个狗的。”

    “哇哈哈,我喜欢。”候文东恬不知耻地狂笑。

    ---------------------------------------------

    叶皖命运的转折点由此开始!请追读,节会越来越精彩,灯火的构思不会让大家觉得狗血,叶皖在今夜以后,会有什么故事,是喜是悲,敬请期待!

    请投票支持,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