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六十 控股

    张全友匆匆回到书房,关上房门,按铃叫来了助手韦培恩。

    韦培恩很快来到书房。这是一名四旬左右的中年人,相貌清瘦,衣着整洁优雅,像是受到过良好教育的智囊。

    事实上也确是如此,韦培恩是名职业经理人,思维敏锐,专业知识扎实,人脉雄厚,更重要的是他对张全友极为忠心,一直跟着张全友打拼,目前在张氏企业居第二位,拥有张氏企业5%的股份。

    “张总,什么事?”韦培恩微微欠

    “替我调查一个人,我要他所有的报,三天内。”张全友面无表地说出了叶皖的名字。

    叶皖再次回到润玉斋,受到了自集团老总以下的所有员工的烈欢迎。

    应该说,是夹道欢迎,并且有两位美女几乎投怀送抱。

    虽然这家集团的人少了点,连叶皖在内只有四个。

    在钟秀和赵亚男两人的既烈又真心关怀的呵护下,叶皖耐心地解释了没有带礼物的原因,并且表示会以一顿以上的高档饭店烛光晚餐相邀为代价作赔。

    候文东站在叶皖边,看着健康又回到叶皖的边,不由得心里涌起兄弟连心般的幸福和喜悦。

    “小子,跟我上去。”

    叶皖上了楼,跟着候文东坐到电脑旁边。看着候文东捏着鼠标点了几下,“咔咔咔”一通响,边上的打印机打出两张文件来。

    “看一下!”

    叶皖接过一看,吓了一跳。

    “东哥,你什么意思啊?这我绝对不能接受。”

    候文东倒没激动,像是早料到叶皖会有如此反应。摆了摆手,缓缓地说:““叶皖,你对我有救命之恩,这个先不说。”

    “就凭你对我的帮助和这份,我东哥早就认你这个兄弟了,你说我这话假不假?”

    自然不假,没去缅甸前,候文东就拿叶皖当兄弟一样看待,从不端老板架子不说,发工资也给的只多不少,叶皖心里明白,点了点头。

    “我早想着洗手不干了,这润玉斋,是我的老本,也是我玩玩的。说是老本,是因为我玩这么多年,攒下的钱除了买房子和车,其余的全在这,银行里没落什么。我舍不得关了或转让,是因为润玉斋对我有感。”

    “而我说玩玩的,是因为我早没雄心把润玉斋搞大,只要能维持,赚多赚少我都不在乎。”

    “这次缅甸的事,我感触很深!我老婆虽然不知道具体况,但是我也没有骗她。我告诉我老婆说这次很凶险,遇见杀人犯了。”

    “她死活要我歇了,要我将润玉斋转了。其实你没来之前我就动过念头,一直没机会而已。”

    “我真的想休息,想天天睡觉起来不用上班,泡泡茶楼,玩玩小牌,带着老婆兜兜风,晚上能找你喝喝酒吹吹牛。”

    “所以我前些子,想来想去,想出个这样的办法,这不是白给你便宜,你看清楚了,你也要投入的。”

    投入什么呀?这份文件上,明确写着候文东将润玉斋的30%股份转让给叶皖,叶皖在五年内不得转手。最重要的是,候文东虽然拥有70%的股份,但是经营和管理权完全下放给叶皖,只是每年拿红利而已。

    候文东拍了拍叶皖肩膀:“你的投入就是五年青!你代表说一个新的润玉斋。你的能力,我不说你自己明白,想想吧,小伙子。”

    叶皖仔细想了一会,摇摇头说:“东哥,我还是不能接受。”

    候文东瞪圆了眼珠子,骂道:“嗬,你还真有个啊,你倒是说说理由。”

    叶皖整理了一下思路,真意切地说道:“东哥,润玉斋是你的心血,我知道。你想休息,我也相信。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接受股份。”

    “我在最艰难的时候,是你收留了我,给了我一份工作,这份恩我记在心里。你真的想休息,其实完全用不着这样做。我还会继续在这里工作,我可以帮你管理、经营,但是这没必要接受股份。”

    候文东气的翻着白眼球子:“妈的,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白要,是不是?那老子找人估个价,你先收着股份,参股钱慢慢从你工资里扣,成不成?”

    叶皖还是觉得不妥,正要开口再次拒绝,候文东飞快地点出一个文档:“你看,你在缅甸给我选的翡翠,我全解了!转手卖给君子楼,你看赚了多少!”

    候文东前后花了十万多美元买玉,折人民币是90万左右,叶皖是知道的。叶皖疑惑地看了看文档,原来是候文东记的帐,几笔交易后结出盈余,竟然是触目惊心的1600多万!

    一次赌石,赚了十六倍还拐弯。简直比贩毒还火爆!叶皖吃惊地看候文东。

    候文东哈哈大笑起来:“妈的,没你帮我,我能赚一倍就要谢老天爷了。你那双眼珠子,值一亿美金,你信不信?”

    叶皖沉默起来,他不贪,但是还是被1600万的数字吓倒了。候文东察颜观色,见叶皖已经不再执拗,便趁打铁道:“叶皖,你对自己没有信心么?说实话我这间店,顶多值个300万,你拿30%还没到100万。你的本事难道连这点钱也不值?钱是赚不完的,你要是还有心结,那你以后给我抓紧多赚点,不就会有了?”

    叶皖终于想通了,点了点头,说道:“东哥,我信你。你将润玉斋托付给我,我也有信心把它经营好,你说的对,钱永远赚不完,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做事。”

    老候放下心来:“明天我找人评估一下,再找个律师和公正人把转让书签了。”见叶皖没有反对,心里舒畅得尤如六月天喝了冰红茶,浑上下都冒着金光闪闪的“爽”字,从抽屉里掏出一只小盒,扔给叶皖:“这是你雕的小黄猴,当时要买我没给你,你拿去吧。”

    一万多块钱的一只玉雕,本来叶皖是肯定要付钱的,现在面对1600万这样彪悍的数字,叶皖还真不好提钱,那不是惹候文东暴走么?

    所以叶皖也很坦然地接过盒子,道了声谢。

    候文东又掏出一本支票,刷刷地填了递给叶皖:“这钱你拿去,算是你工伤费、差旅费、看玉费、奖金,总之你想什么它就是什么,别拒绝,拒绝我要骂人。”

    叶皖苦笑了接过,扫了一眼,200万。多了点,不过又貌似不能拒绝。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