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四十六 缅甸惊魂之雨过天青(5)

    第二天,众人不约而同的起了个早,叶皖拎着木桶到河边洗漱完毕,又打了一桶水带给张剑。

    推开门来,张剑正在上拥被而坐,白嫩可的小脚丫露在外面。看见叶皖进来,张剑甜甜地笑起来,神色慵懒,满目含。叶皖脸色一红,将水放在桌上,正要转出门,张剑喊住了他。

    “叶皖,我漂亮吗?”

    “牙刷了么?”

    “去死!”张剑将枕头奋力扔出,叶皖伸臂接住,笑了笑走出门外。

    “哼,胆小鬼!”张剑看着叶皖的后背,嘴角露出一丝狡诘的微笑。

    吃罢早餐,五人走回客房稍做歇息,便有人来相邀参加赌石大会。

    候文东和王通当先,叶皖与张剑并肩随后,吴郭跟在后面。五人进了料场大厅,里面已经坐了十余人。

    叶皖看着空阔的大厅,倒有点象梁山泊的聚义厅。正前方一张长条桌,两边分翅排开一溜长椅,不同的是椅前有案。

    四周摆着几台机器,有大有小,叶皖也识不全。一堆堆未开口和已经开了口和切了面的毛料随意的堆在地上,每堆毛料的旁边都有一盆清水和一盏台灯。

    “这是用来给客户看石头的时候用的。”王通坐在叶皖边,低声和他解释。

    叶皖点点头,观察着边的赌石客。里面有几个外国人,还有昨天见到的那个死胖子,每人后都站着几名高大保镖。

    大厅侧门一开,一个瘦小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叶皖惊喜地发现这人竟然穿着长袍马褂,要不是边的人衣着入时,还真直疑是回到了三十年代。

    中年人笑眯眯地站在当间,看着站在侧的料场负责人点了点头。抱拳拱手道:“各位朋友,欢迎光临敝厂!这里我看见了老朋友,还有第一次来的新朋友,我希望每位朋友都能够满载而归。赌石是赌命,我裴觉温讲究的是一个义字,从不欺瞒朋友,如果哪位觉得无法接受失败,现在请回,我安排车子送到边境!”说完顿了一顿,见没人吭声,又道:“可是有一点,如果各位已经留下,再做出不仗义的事来,也别怪我老裴无!”

    场面话该交待的已经交待了。裴觉温语气一转,煦若风地说:“前天和昨天,我已经紧急调来五车全世界最好的玉料,是沙还是珠,是瑰宝还是顽石,就要看各位的眼力了!”

    双掌一拍,两名汉子推着几张平板车进入,车上堆着大小不等的玉料。大的几乎有一人大小,小的也有一尺方圆。

    赌石客早已期待着这一刻,一见真家伙出来了,眼睛发亮,死死盯着一块块表面毫不出众的石头。而一些大商家雇来的看玉客,也摩拳擦掌,要为东家搏一块好玉,也好多挣点奖励。

    叶皖缓缓走了过去,候文东看着叶皖起,也慌忙站起来走到他边。叶皖细细地看了一会儿,轻轻摇了摇头。

    这几车石头,只是个开场菜,品质不算高,也掺有不少能让人一贫如洗的废料。是以没有什么人竞争,很快便以几千至十几万元不等的价值售出。

    又是几车石头送了进来,叶皖费心挑了几块,替候文东喊了价,叶皖出的价高,别人也肯定不了是真是假,也都没敢死命抬价,吴郭推着候文东买下的玉料,站到一边。

    渐渐的,玉料上的品质越来越高,气氛也越来越闹,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好几件叶皖看中的巨大玉料被财大气粗的商家当场拍走。他们一掷数百万,候文东一个土财主,哪里比得上,只得忍气吞声。

    “各位,下面我将隆重介绍本次赌石的玉王――雨过天青!”裴觉温双手一拍,一辆垫着红缎的小车缓缓推了进来。

    一块巨大玉料,上面开了巴掌大的一个天窗,静静地立着。

    料场大厅顶上有块亮瓦,明媚的阳光进来,正好照在玉料上,那块开窗的地方,果真如雨后的天空一般纯净,不带一丝杂色,在光线照下隐隐有水波流动。

    “哇!真好绝色。”死胖子解罗比的金鱼眼死死盯着窗口,神既贪婪又虔诚。几名财大气粗的商家也纷纷涌上来围观。众人都是识货的行家,那一双双眼睛盯在巴掌大的天窗里,望着那方雨过天晴,不由得全部屏住了呼吸。

    裴觉温面有得色,喜气洋洋地注视着众人。

    候文东也吃了一惊,他和王通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艳。

    绝对是从未见过的极品玉料!如果里面全部是如此品质的翡翠,那这一块转手就是百倍利润!要是切割开后制成玉器,千倍也不在话下。如果是假的,一秒钟就可以让人跳楼,看这成色,上千万都未必拿得下!可以说,这一块玉料就能让人升入天堂,或者堕入地狱!

    张剑张着丰满的嘴唇,痴迷地望着窗口中的一抹碧绿,宛如女子看见最心的男人。

    叶皖升出手,在张剑面前晃了晃:“喂,发花痴了?”

    “拿开!”张剑伸手拨开。

    “我要说,这块玉料是废料呢?”

    张剑没听清楚,候文东和王通却听的一惊,轻轻的一句话,却似在他们耳边炸了个雷。

    “怎么?”王通实在是不明白,叶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连看都没看仔细,怎么会如此武断。

    候文东却知道叶皖话里有话,掏出手机指了指,叶皖会意,也掏出手机。

    候文东打字的速度不快,发过来的短信还带着错别字。

    “你怎么知道?”

    “我感受不到那块玉料里面的脉络。”

    “那会不会是你的感应布灵了?”

    “不是,是那块玉料其他的地方全是石头。”

    “你确定?”

    “嗯,这块玉料没有灵气,相信我,别买。”

    候文东长舒了一口气,删光了短信,收起手机。这块玉料即使是真的,他也买不起。现在知道是假的,就要看谁当冤大头了。

    看闹的最喜欢的就是事大,既然事不关已,那心自然极为愉快。候文东翘着二郎腿,拿起茶杯美滋滋地喝了一口,口里还哼着歌。

    王通坐在候文东边,正好可以听到候文东的声音。

    “死了都要,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歌也可以这样唱?王通一口茶直喷在空中,漫天茶水飘洒在舞着灰尘的阳光下。

    “这是串烧版,小样你乡下人,不懂!”候文东一本正经,很是不屑地看了王通一眼。

    张剑和王通看着两人捏着手机捣鼓半天,莫名奇妙。张剑压在叶皖肩膀上看了几眼,还没看清楚字叶皖就收了手机。

    “搞什么名堂嘛,哼!”张剑白了叶皖一眼,重又把目光锁定在那块小小的窗口上。

    玉料开了窗,比不开窗的要高很多。加之这一块玉料又大,开的窗口又是极品翡翠,所以竞购者甚众。

    “800万!”

    “120万,美金。”

    “130万,美金。”

    解罗比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掏出手机打了一通,憋着气大吼一声:“我出140万美金!”

    “145万美金。”一个洋人志在必得。

    价格越来越高,最后只有那个死胖子和一名外国人在争。

    候文东看着两人争先恐后地往火里跳,心下不忍,侧过子对王通说:“你想办法告诉那胖子,说那块玉料不能买,叫他让给洋人算了。”

    王通明白这是叶皖的决定,虽然他看不清叶皖,却从心里无条件信任他。于是点点头,走到胖子边耳语了几句。

    “发噏疯!”死胖子看着王通,根本不信。要是有人告诉他可以预知玉料内质,那他宁愿相信有人会飞。

    王通摇摇头,坐回座位。

    解罗比在败家仔大赛中很骄傲地胜出,他以188万美金的高价,买下了“雨过天青。”也宣告了赌石正式结束。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