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献给灾区的孩子们,和他们的父母、老师

    献给所有为灾区祈祷和祝福的人们

    献给最可的战士们

    献给战斗在灾区第一线的白衣天使

    献给所有夜不休,为灾区捐款、捐物、抢运物资的人

    献给所的关心灾区的人们

    作者:西蒙诺夫(前苏联)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只是要你苦苦地等待,

    等到那愁煞人的

    勾起你的忧伤满怀,

    等到那大雪纷飞,

    等到那酷暑难捱

    等到别人不再把亲人盼望,

    往昔的一切,一古脑儿抛开。

    等到那遥远的他乡

    不再有家书传来,

    等到一起等待的人

    心灰意懒──都已倦怠。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不要祝福那些人平安:

    他们口口声声地说──

    算了吧,等下去也是枉然!

    纵然子和慈母认为──

    我已不在人间

    纵然朋友们等得厌倦,

    在炉火旁围坐,

    啜饮苦酒,把亡魂追荐……

    你可要等下去啊!千万

    不要同他们一起,

    忙着举起酒盏。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死神一次次被我挫败!

    就让那不曾等待我的人

    说我侥幸──感到意外!

    那没有等下去的人不会理解──

    亏了你的苦苦等待,

    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

    从死神手中,是你把我拯救出来。

    我是怎样死里逃生的,

    只有你和我两个人明白──

    只因为你同别人不一样,

    你善于苦苦地等待。

    ---------------------------------------------

    附:作者简介和作品欣赏

    这首写于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作品曾感动过当时千千万万的人。它的异乎寻常的强烈、执着的感使任何人读了之后都会受到触动。具有震撼心灵的强大力量。

    此诗自始至终有一种呼唤的声音,穿过遥远的距离和内心的阵阵寒冷,不断地向人传递。他没有描绘枪林弹雨,也不以战壕中的潮湿、饥饿,甚至受的伤痛为虑,他的心思在人那边,总惦念她可能遭受的凄雨霜风,忧愁牵挂。正义的战争必胜,他坚信不疑。战争是死地,胜利总要用鲜血来换取,这一点谁都明白。既然是责任那就别无选择,但用生的可能排斥死的可能,这是所有参战者共同的心理。

    诗篇回旋往复,一次次呼唤,带着言辞之外的恳求,兵士的求生祈愿与亲人盼归的渴望在诗里紧紧地融合,强烈的绪因战火的无、结果的难以预卜而化为复杂的低吟。“就让那不曾等待我的人/说我侥幸——感到意外”,说的是重逢后的景。“从死神手中,是你把我拯救出来”的真挚感动天地,胜过了上帝之力。这前所未有的祈祷,在下一次冲锋陷阵之前的空隙。

    诗篇长久地激动着人们。它是战争时前线与后方人们精神的食粮,那些没能从战场上回来的人,念过、背诵过这首诗,把它作为献给亲人的最后礼物。

    作品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人象征着伟大的祖国,而作品中的“我”象征千千万万反法西斯、保家卫国的战士。

    康斯坦丁·米哈伊洛维奇·西蒙诺夫(1915~1979)Simonov,KonstantinMikhailovich

    前苏联小说家,诗人,剧作家。1915年11月28生于一个沙俄军官家庭,卒于1979年8月28。曾参加反法西斯卫国战争。1938年他在高尔基文学院毕业后投文学创作。曾任苏联作协书记处书记、《新世界》月刊主编和《文学报》主编。西蒙诺夫的成名作是头一个剧本《我城一少年》,早期作品还有诗歌《等着我吧》、《打死他》等,随后又创作了表现卫国战争中俄罗斯人英雄主义精神的《俄罗斯人》。1943~1944年西蒙诺夫完成描写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中篇小说《夜夜》。此外,卫国战争期间他还创作了大量诗歌。50年代后西蒙诺夫致力于表现战争题材的小说创作。从1959年起用了12年的时间完成了他的代表作:三部曲长篇小说《生者与死者》(第一部《生者与死者》,第二部《军人不是天生的》,第三部《最后的夏天》)。小说既有反映卫国战争这一伟大历史事件的真实内容,又有迎合某种需要的主观描写。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